孟晚舟案新进展:她会与美国达成认罪协议吗?

美国之音+-

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从加拿大引渡美国受审案突然出现新进展。上周四《华尔街日报》率先报道,美国司法部正与孟晚舟的律师进行认罪协商。美国司法部提出的是“推迟起诉协议”,孟晚舟需要承认部分控罪,以换取自由,回到中国。而在星期一,孟晚舟继续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出庭,听取2018年在温哥华机场逮捕她的加拿大警方人员证词。

image.png

焦点:孟晚舟是否会接受协议?

目前,媒体讨论的焦点是,孟晚舟是否会同意这份以认罪换取自由的协议。

加拿大中国问题学者、前外交官查尔斯·伯顿教授(Charles Burton)认为,这一信息虽然为解决孟晚舟案带来了希望,但依然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

他表示:“这项协议要求孟晚舟承认她有针对汇丰银行的欺诈行为,华为公司可能需要为她交付一定数量罚款。我不认为,华为公司以及中国政府会接受,除非他们担心孟晚舟最终会被引渡去美国。”

他还表示:“我当然希望孟晚舟能够接受这个协议。她可以谈判一些条件,但也要考虑,案子中提供的证据。”

美国曼哈顿检察官的引渡申请显示,孟晚舟涉嫌“电汇与银行欺诈”,以及在涉及与伊朗交易上对美国的汇丰银行(HSBC)撒谎。

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次表示,美加抓捕、引渡孟晚舟纯粹基于政治动机,是为了打压中国电信业巨头华为公司。

所以,如果孟晚舟选择认罪,也会考虑给华为公司未来带来的影响。

加拿大移民律师、熟悉孟晚舟案的理查德·科兰德(Richard Kurland) 却认为,认罪协议只是司法程序中的一个选项,孟晚舟是否需要接受,这完全取决于她个人。他相信,双方的接触谈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他给孟晚舟的建议是:“此时,孟晚舟应该听取有经验的律师团队建议,这是个谈判的过程。她需要衡量自己各个选项,比如,美国正处于政府过渡期,新的政府如何处理她的案子?检方是否可能给她更好的条件等等?”

加拿大“两位迈克尔”命运牵动人心

image.png

加拿大民众2019年3月6日在温哥华法院外呼吁中国释放被拘押的两名加拿大公民。(2019年3月6日)

孟晚舟引渡案出人意料的转机引发加拿大人热议,而讨论的重点却是,在孟晚舟被捕之后,遭中国扣押的两名加拿大人的命运。

孟晚舟于2018年12月1日遭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机场扣押。九天之后,中国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外交智库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 。到本周四,两名迈克尔在中国监狱被关押就满两年了。

加拿大和西方一直认为,这是对逮捕孟晚舟的报复,是“人质外交”,但是中方否认这一点。

星期五,在被问及孟晚舟案的这一最新进展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不愿意多加回应,但强调说,加拿大政府的头等重要任务,就是保证两名迈克尔安全回到加拿大。

加拿大政府也一直希望美国采取行动,与孟晚舟达成协议,以换回两名迈克尔。

今年年中,康明凯的太太接受媒体访问透露说,自己的丈夫被单独囚禁,整晚在强光照射下。而且,限制他的阅读,精神上受到了虐待。

随后,有媒体报道,中国以疫情为理由,拒绝了加拿大大使馆对康明凯和斯帕弗的领事服务。直到最近,中国政府才允许加拿大使馆人员与两名迈克尔视频对话。

两名迈克尔在中国的遭遇披露之后,引发加拿大人的强烈反感。今年年中一项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中国的好感度只剩下了14%。

反观孟晚舟,她被捕一周之后,以1000万加币获得保释,并住进了自己在温哥华的总值千万加元的豪宅。她案件的所有进展都是公开透明,依照司法程序进行的。

引渡案两年:“加拿大坚持了司法独立”

孟晚舟引渡官司打了两年。她的律师团队以多种理由上诉,希望阻止引渡。同时,中国政府也不断给加拿大施压。

不过,在法庭上,孟晚舟团队输掉了关键性的“双重犯罪”裁定。

根据加美引渡协议,当事人被指控的罪名须在两国都构成犯罪才符合被引渡条件。

孟晚舟的辩护律师上诉说,加拿大没有像美国一样对伊朗实施制裁,所以,孟晚舟的行为在加拿大不违法,因而不符合引渡协议的规定。

但今年五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裁定,孟晚舟被指控的关键罪名是“欺诈”,这在加拿大也同样违法,因此引渡案可以继续。

上个月,孟晚舟的律师再次以加拿大边境局和皇家骑警在逮捕孟晚舟的程序中出现了失误,以及引用美国总统川普对孟晚舟案的评论,希望证明引渡案不合手续,是个政治案件。

与此同时,加拿大也受到来自中国的巨大经济压力,比如,中国禁止进口加拿大的菜籽油,在加拿大商品入关过程中进行刁难,以及对进口加拿大大豆设置障碍。

不过,加拿大政府没有对来自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压力低头。

总理特鲁多从一开始就坚定表示:案件属于司法管辖的范畴,政府无权干预司法的独立性。

伯顿教授认为,中国方面低估了像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样的中型民主国家在捍卫司法独立上的抵抗力。

他说:“总体来说,中国政府低估了民主的抵御能力。而是相信,对澳大利亚、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只要有足够的经济压力和贸易协议,他们就会放弃司法独立。这也是误判。”

加中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孟晚舟以及两名迈克尔事件的发生,令加中关系受到很大影响。

加拿大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主要国家之一,今年恰逢两国建交五十年,但双方关系却降到了冰点。

伯顿教授称,两国关系可能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因为相互间的信任没有了。

image.png

他举例说,比如之前的加中贸易协议谈判不可能再继续了;以后中国在能源方面的投资,加拿大的审查将会不利于中国;华为5G在加拿大的使用也是不可能的了。由于两国关系紧张,加拿大议会专门设立了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而近来该委员会的报告对中国非常不利,包括称中国的新疆政策是“种族灭绝”。

同时,两国关系的紧张也反应在加拿大的主流民意上。超过半数的加拿大人认为,自由党政府目前的对华政策太软弱了。

至于美国和加拿大的关系,伯顿教授认为,加美关系在拜登政府时期会有更多合作。拜登会与民主同盟国家联合,应对中国的公开挑战,而加拿大一定会非常积极响应。

不过,多伦多和平外交研究所的姜闻然教授却认为,中加关系以及中西关系的处理需要领导人更有灵活性和战略眼光。

他认为:“当中有结构性的东西,但也有主观方面的东西,并不是说定死了,所谓“必有一战”,要陷入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双方关系会继续紧张。我觉得,聪明才智、战略眼光,如何互动,如何处理都非常重要。中国可以继续改革开放,让自己的社会体制与西方拉近一些。从西方来讲呢,回顾一下历史,更有耐心地让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内部的动力,来解决中国的变化、改革、和发展问题。

而科兰德律师则认为,孟晚舟引渡案风波最终会过去的,三个国家的关系会继续向前。

他说:“这就像经营一场成功的婚姻,有高潮和低谷,历经曲折。事件过后,三个国家会继续交往,因为贸易是各方都看重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