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失联!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

万维读者网+-

万维博主百草园:这里讲得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记录了一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看病动手术的经历。

在美国读过书的人,无论是留学生,还是美国本地人,都应该知道,当一个大学或者研究生院录取了你以后,他们会给你一个大学费用计划,而医疗保险的开销是一定列在其中的。也就是说,在美国上学,买医疗保险是必须的,这个估计大家都非常明白。这里要讲的故事是在你买了保险以后,当你生病的时候,如何正确使用美国的医疗系统。

魏铭( 假名)是2012年来美国留学读本科的,他就读的大学在美国排名不错,学校位于美国的中部。

魏铭是一个乐天的小伙子,不到18岁来美国,他喜欢自己在这里自由自在的日子,小伙子独立性很强,知道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课程和时间。来了快一年,几乎没给家里添任何麻烦,除了父母要按期付大学的费用和他的生活费,魏铭的门门功课都是优秀或者良好。这真是一个省心的孩子。

刚来美国时,魏铭的父母也像其它的中国留学生父母一样,替魏铭在美国找了一个监护人,魏铭爸爸的堂姐,也就是魏铭的姑姑。魏铭也按照大学的要求,规规矩矩地把姑姑的联系方式填在大学要求的系统里。

魏铭姑姑的家并不跟魏铭的大学在一个城市,如果开车,大概要4、5个小时的车程。魏铭这孩子非常独立,除了刚来的时候问问姑姑如何买手机,如何开银行账户以外,倒也没多打扰他的姑姑。

这样到了快读完大一的春天,再过两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这几天,也不知道是准备期末考试压力太大,还是吃的东西不对,魏铭感觉肚子一阵阵地痛。挺了两天后,疼痛不见减缓,魏铭去了大学校园里的门诊所。校医也没看出他到底有什么问题,只是告诉他回去休息,继续观察,并且说,如果疼痛不减轻,就马上回来看。在宿舍休息的魏铭,给父母打了电话,跟他们说了自己在生病,为了让父母放心,他也讲了校医不认为有什么大问题,应该休息一下就好了。父母听了,还是很紧张,嘱咐魏铭好好休息,如果不行就立即再去医院。

过了一天,魏铭感觉疼痛不但没减轻,而且加剧了,好像整个人也在发烧。他只好跟自己唯一的室友Eric打了个招呼,说声去看校医了,就忍着剧痛,又去了校园的门诊所。

到了门诊所,校医看到几乎站不住的魏铭,非常吃惊,在做了简单的检查以后,校方立即用救护车把魏铭紧急送到了附近的大医院。魏铭进了急诊室,大医院的医生诊断魏铭是得了阑尾炎,但不幸地是已经穿孔了,现在整个腹腔都感染了,需要马上手术。

我们这个故事的正戏要登场了。

一进大医院,护士就把魏铭的所有情况都记录了下来,包括个人健康史,过敏史,家庭病史,紧急情况的联系人和联系方式,所在大学及联系方式,当然还有目前的病症。

进手术室前,护士问魏铭,“谁签手术单?因为你已经18岁了,你要签署你的手术要不要通知你的家人、联系人、以及学校?”魏铭自己签了自己的手术单,对其它问题一律签了No。

正戏的第一幕是,魏铭的父母跟魏铭失联了!

在知道魏铭生病以后,父母在第二天傍晚给魏铭打电话,想知道病情的进展,可咋打电话也没人接。在试打了无数次以后,焦急万分的父母只好给魏铭的姑姑打电话,姑姑试打电话的结果一样,魏铭的电话无人接。好在魏铭的父亲忽然想起,魏铭曾经给过他们室友Eric的手机号码,在快到半夜时,魏铭的姑姑跟Eric用message联系上了,Eric的回复很简单,只知道魏铭去了医院,哪个医院不知道,得啥病也不知道,医生咋处理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更不知道!这也不能怪Eric,魏铭都不让父母、联系人和校方知道他的情况,更何况一个roommate呢?

戏曲的第二幕是魏铭的姑姑开始满世界找魏铭。好在这姑姑头脑还是挺有条理,先在网上收索了一下,魏铭所在大学附近,不管是给人看病还是给动物看病,一共有12家医院。名单不长,挨家找吧!大半夜的,姑姑开始给这些医院打电话。非常幸运,当她打到第三家医院时,证实了魏铭就住这家医院。

现在到了第三幕,姑姑光找到魏铭住在这个医院,并没有解决她和魏铭父母关心的问题啊!他们要知道魏铭到底咋样了。姑姑告诉医院,她是魏铭的监护人,并向医院提出了问题,魏铭得了啥病?医院咋处理的?现在的状况是什么?医院方非常礼貌地回答,因为魏铭已经年满18岁,根据魏铭本人的意愿,他们对这些问题也爱莫能助,因为无权奉告啊!其实,医院没有错,这是许多中国人不理解的美国的个人隐私保护,是美国医疗界的医疗法。

医院方面跟魏铭的姑姑解释,由于已经是下半夜,魏铭在休息,最好不要打扰。家属可以明天直接联系魏铭,由魏铭直接告知他的病况,也可以要求魏铭改签他跟医院签署的合同,让医生直接跟家属通话。

在经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后,第二天,魏铭的父母和姑姑终于跟魏铭联系上了。当他们了解到魏铭的阑尾炎已经穿孔,是动的大手术清除腹腔的脓肿,家人是非常担心。姑姑立马要求魏铭改签他跟医院的合约,让他同意家人跟医生通话。

主治医师跟魏铭的姑姑说,由于拖了太久才医治,魏铭的病情比较严重,穿孔后的脓布满整个腹腔,他们做了比较久的手术,也认为清除了该清除的东西,病人不应该有生命危险,但由于发炎太久,加上大手术,他们把魏铭安排在重症室,要魏铭再在医院观察几天,以防其它的并发症。医院也是很替魏铭着想,虽然他已经过了18,最后还是给他送到儿科,又怕他跟其它的重症病人一起吓着他,让他自己住了一个单间。

了解美国医疗系统人应该知道,在美国一般的小手术都不留住院,像剖腹产之类的手术也就留个2-3天,只有大手术,才会留病人住院一周。

后来,不出医生所料,手术几天后,魏铭又患了肠梗阻。医生诊断以后,这回立马跟魏铭的姑姑联系,告诉她他们要给魏铭做第二次手术,可能还是一个大手术,因为梗阻的不是一个地方。

就这样,魏铭的家人在忙忙碌碌地忙活了好多天以后,忽然意识到,为什么魏铭所在的大学根本没跟家长联系?难道大学里的一个学生好多天不上课他们都不知道吗?

魏铭的父母跟校方管留学生的主管联系了,也提出了他们的质问。校方回答是,由于魏铭是学校送去大医院的,校方知道魏铭的下落,但由于魏铭签署了不跟校方联系的条约,校方对后来的病情处理不清楚,也无权干涉。魏铭的父母问校方,为什么知道魏铭生病去医院而没有与监护人联系?校方回答是,大学只有在学生完全失去意识时才会不征得本人同意跟家里和监护人联系,魏铭的情况不属于这个范畴。

后来,魏铭重新更改了合同,同意医院跟校方联系,校方也开始积极地介入到整个事件中。校方主动帮助他联系了所有他的课程老师,允许他不参加这次的期末考试;还在他出院的时候派出校车接回,并且在他行动不便的时候,允许他使用宿舍只有工作人员可以使用的电梯;又告诉他的父母,如果父母要来美国看望生病的孩子,签证这一关,校方会跟领事馆交涉。

对魏铭的家人来讲,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虚惊。两次手术,他住了14天医院,医疗费12万多美元,不过他自己仅需付1千多美元, 其它的全由保险公司支付。

其实这个故事不光是留学生要面对的,美国的孩子也是同样。按美国的医疗法,孩子们在年满18岁以后,如果他们自己不签署同意书,就是他们的父母,也无权了解孩子的病历以及医检结果。一般地来讲,在美国,当孩子过了18岁以后,不管是去体检还是看头痛脑热的小病,医院都会问孩子要不要签署同意父母介入的合同,这个时候,美国的绝大多数父母会要求孩子签署同意。要说明地是,这个同意的合同有效期是无限,除非孩子又签署了不同意的合同。当然,当有大病要动手术时,医院还会再次核实这一点。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