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今夜不快乐抑郁症专栏:谁动了我的血清素?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留夏

 “地球今夜不快乐”抑郁症专栏:

  说来可笑,像我这样一个从事抑郁症研究工作的人,竟然患上了抑郁症,颇有监守自盗的意思。各种方法一一试过,才明白个中滋味,才知道以前很多时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在这里以散文小说的形式分享出来,为大家揭开抑郁症的面纱,而对于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们:如果地球不快乐,今夜就让这些文字来陪伴你吧!

   得了抑郁症之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并不是要如何治疗,而是:为什么?我怎么会得抑郁症呢?

  关于抑郁症的病因,如果你翻开市面上的任何一本书,都会发现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抑郁症的病因尚不清楚。”围绕着这一至今没有破解的难题,专家学者已经做出了大量的研究与探索,目前业内一致认为:抑郁症是内部因素与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有很多问号:有的人患有抑郁症,是由于一个非常明确的“原因”,比如亲人去世,或者离婚、失业等生活变故,这么看来,抑郁症的病因岂不是一目了然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一个问题请大家思考一下:同样是面临亲人去世,同样遭受感情坎坷、事业挫败,为什么有些人得了抑郁症,而有些人没有?也就是说,同样的事件放之于不同的人身上,并没有带来一致的后果。

4_1.png

  抑郁症的产生,有时确实与这些生活事件紧密相关,它们就是潜在的外部诱因。对我而言,留学和移民的长期压力、温哥华的冬季阴雨天气、独居的孤独状态,这些都是香喷喷的“美食”,抑郁症闻着味儿自己就跑出来了。

  其他常见的外部诱因,还包括被虐待(性侵、家暴),安全受到威胁(战争、犯罪、恐吓、校园霸凌),患有重大躯体疾病(癌症)或慢性病,严重过失导致的内疚感(不小心给别人造成伤害)等等。看完这些,顿时觉得老天爷对我实在算是够仁慈的了。

  当然,外部诱因并非都像上面提到的那么严重,有时,它可能只是一件看上去非常小的事情,比如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或者转学到一个新的环境。看似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发生,但如温水煮青蛙,在融入新环境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很多无形的压力与孤独,也可能会引起心理问题。

  其实,人与人的痛苦是没办法比较与量化的。一个在惨绝人寰的环境中长大的人,未必就一定痛不欲生,而在温室象牙塔中滋养着的花朵,也不见得就不会有歇斯底里的绝望。关于痛苦这件事,只能说因人而异,冷暖自知。

  面对同样的事件,有些人安然无恙,而有些人却不幸躺枪。那么,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答案并非一个人是否“坚强”那么简单,而是与一系列复杂的内在因素相关,比如基因、性别、年龄和早年成长经历等等。

  抑郁症与基因的关系十分复杂,并不是单一的某个基因决定了抑郁症的发生,而是多种基因变体或基因位点以复杂的遗传方式,影响了抑郁症的“生物基因基础”。但是,即便有了这样的基因基础,也不代表一定会发病,只是增加了风险而已。

  女性和老年人群体的抑郁症发病率要普遍高于其他群体。女性感情细腻,受荷尔蒙或生育影响,情绪相对容易波动,这些特性某种程度上为抑郁症的发作“煽风点火”。老年人面对身体与生命的衰败,尤其在退休之后,日常生活空虚、孤寂,也更容易患上抑郁症。只不过,老年群体的心理问题常常被外人甚至自己所忽略、掩盖,秘而不宣,于是也就鲜有人知。

  成长经历往往与原生家庭息息相关,父母之间的感情状况,对孩子的教育方式,以及孩子早年是否得到足够的关爱等等,不仅会影响孩子的抑郁症“倾向”,甚至会影响他长大后的性格与人际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

  有位朋友在得知我患有抑郁症之后,曾安慰我说:没鞋穿的总好过没脚的,那些中东国家战火中长大的孩子,不也得活下去。

  “没鞋穿的总好过没脚的”也曾经一度是我的心灵鸡汤。只是,在听了这些话的当下,我的心境已然不似从前。我产生了很多疑问:战火中长大的孩子们,我们真地了解他们的现状吗?有人走近过他们的内心世界吗?远离战争之后他们就可以像丢弃旧衣服那般扔掉过去、得到崭新的幸福了吗?

  而那些在不幸的原生家庭中长大的人,离开父母之后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去完整地拥抱生活吗?

  人生不似画布,可以随意地在涂坏了的地方抹上新的色彩,甚至在一副成品之上再盖上另一层《蒙娜丽莎》。过去的经历往往既像一根刺,钉在幸福之门上,当你每次扣响幸福的大门时,它就刺痛你的心;又像梦魇一样,在黑夜里如影随形。

4_2.png

  也有朋友劝我:“开心点儿!”我于是努力咧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我不是不想开心,而是不能开心啊。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抑郁症,一旦抑郁演变成病理性疾病,患者体内的生物化学成分就可能会随之发生改变,比如大脑中的一种叫做血清素的神经递质就会降低。血清素水平与情绪控制、睡眠状况、记忆和认知功能息息相关。换句话说,很多抑郁症患者,开心不起来已经不再是一种主观能力,而是体内的生化水平所限制的被动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硬要劝他们高兴起来,就相当于对着一台没电的电脑狂按开机键。

  很多抗抑郁药物都是通过提高血清素,来改善抑郁症。万幸的是,运动也可以增加血清素,比如跑步、快走。另外,温哥华药房的保健品区能够直接买到血清素的前体物质5-HTP(5-羟色氨酸),不过谨慎起见,最好与医生商量来看看自己是否适合服用。

4_3.png

  开心不起来其实也不必过分着急,“拔苗助长”有时会适得其反,不如就让我们的心灵“待机”一晚上,让它慢慢地康复吧。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