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大温真难!副市长租不起房,10年内遭驱逐4次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原野综合报道:活在温哥华真的太难了!

年薪已经超过10万的电影行业从业人士竟然已经居无定所,靠朋友收留才能勉强度日;做过副市长的公务员,竟然也曾在10年内带着孩子,遭房东驱逐多次……

Kristin Thurber在电影行业的服装部门工作,她的时薪为41元,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在大温本拿比租了一间小小的公寓,月租金2600加币,“我在这里住了整整5年,和邻居都成了朋友。”

但一切都戛然而止于2022年7月——她收到了一份驱逐通知。

房东卖掉了这所房子,她也只能搬离那里,但是她绝望的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可以负担的房子,“我是一个正直的公民,我年收入超过10万元,但我找不到负担得起的住所,这真是太痛苦了。”38岁的Thurber欲哭无泪。

被驱逐的那段日子Thurber非常绝望,从接到驱逐通知,她就和公司讲了自己面对的混乱状况,但非但没有被理解,还遭到了解雇!

同时,刚巧还赶上了编剧和演员行业长达数月的罢工,这让她很难找到新的工作,基本处于一种失业+无家可归的状态。更惨的是,今年3月份的一场大火,还烧掉了她几乎所有家当……

活在温哥华好难!副市长也租不起房,10年内遭驱逐4次!电影人士也已居无定所

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更加无法租房,因此她只得辗转寄宿于各个朋友的家中,靠热心朋友的收留勉强度日,如果哪天没有人能收留她,她就只能住在自己的车上。

Thurber希望尽快重新找到一份工作,但这段被驱逐的经历告诉她,即使再次获得不错的工资,也不能保证她能够获得负担得起的、可靠的稳定的出租住房,而在温哥华买房更加是天方夜谭。

副市长十年内四次遭驱逐

和Thurber的想法相似,Andrea Reimer也深知“高薪工作并不能保证不被驱逐。”

在担任市议员的10年时间里,她说自己至少经历过四次驱逐。

而值得一提的是,她绝非低收入者,即便在市政厅工作的十年间工资有所不同,但她曾经一度担任副市长,期间的年收入高达118,000加币,“我一想到驱逐不仅对这个租户和他们的家庭产生的影响,我的心就是颤抖的。”

活在温哥华好难!副市长也租不起房,10年内遭驱逐4次!电影人士也已居无定所

“即便我在市政厅工作,即便我有很好的收入,我也希望找到便宜点的房子,房租不超过收入一半的那种,让我有足够的收入来支付这笔费用,因为一旦我负担不起,我就只能带着孩子流落街头。”Andrea说,在2008年自己首次当选市议会议员之前,她的收入确实比较低,因此她带着孩子和伴侣经历了多次被驱逐。

甚至有一次,他们全家在朋友的沙发上睡了挺长一段时间,因为始终“找不到新家。”

越来越多高收入者也遭驱逐

今天的温哥华,租金负担能力和对被驱逐的恐惧,影响着越来越多的租房者。而过去十年来这里的生活成本已经极速飙升,今天的被驱逐者已经有很多高收入人士。

数据显示,2021年被驱逐者中有近三分之一的年收入达到或超过7万元(2022年几乎四分之一的受访者都是如此),而 2023 年迄今为止被驱逐者的这一比例更是跃升至40%。

活在温哥华好难!副市长也租不起房,10年内遭驱逐4次!电影人士也已居无定所

现任UBC大学公共政策和全球事务学院兼职教授的Reimer说,在大温哥华地区租房感觉就像一场“抢椅子”游戏,“当音乐停止时,”她说,能否获得一张空椅子通常取决于你拥有的金钱和机会。

Reimer补充说,今天的状况对女性和有色人种、跨性别者和残疾人来说更难,因为这部分人的收入通常更低,“解决这场住房危机的真正办法是建造更多的出租建筑。”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驱逐发生在BC省的私人二级租赁市场,例如公寓或房屋的一部分。根据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2023年1月的一份报告,大温地区超过42%的租赁存量是私人拥有的公寓,这一比例是加拿大所有城市中最高的,远高于19%的全国平均水平。

3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政府要税。 地税涨。 袋款利息涨 当然租金涨。 副市长到霉。 加拿大政府不是独栽。 没地位

  • 游客屏蔽

    活该,加息加税!

  • 游客屏蔽

    看了这新闻更加喜欢加拿大。一个小小副市长副县长副局长在中国那是何等威风,百姓想见他们还不容易,还可能要下跪,在加拿大被赶的满地跑,人民当家作主,国家平等法制人权普世,大好!

  • 游客屏蔽

    自作自受,地税加加,每年加10%,地税加租金跟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