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工作,温哥华职场里的那些事儿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罗文

  在加拿大工作,同事关系比大陆简单。你就从直呼其名,就能看得出来。比如,在公司里,无论是经理还是总监迎面走来,你都可以像遇见朋友一样,直“嗨”其名,不挂官衔。这就和大陆个别总想巴结领导的女士,见到领导这个“总”、那个“总”的嗲劲儿形成鲜明的对照。

patio.jpg

  工作场合的风气,就像一个家庭一样,全看家长的作风。主管好“哪口”,下属就会上行下效迎合那种“胃口”。

  可在加拿大,就没有这种事情。吃饭时,你不必像众星捧月似地勉强和主管坐在一起,也不必饭后投其所好,参加主管喜欢的余兴活动。因为主管是何等的聪明啊!工作主要看业绩,上下级都一样。所以,主管代卖公司彩票,你不喜欢,也可以不买,他也不会因此给你“小鞋”穿。

  当然,工作愉不愉快,开不开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主管的关系。这一点,在哪里都相同。

加拿大.jpg

  而我从大陆到北美,从社会主义“潜伏”到资本主义,发现资本主义倒有点像社会主义,回首社会主义,却看出不少个人主义。

  的确,比起大陆的工作,加国的工作相对简单。有时,品味琢磨,之所以简单,不是因为技术多么简单,而是归结于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人事关系,没有那么多的人情世故,没有那么多的是非,使人觉得不那么累。在这里,天是透明的,人是单纯的;上下级之间没有“老鼠见了猫”的那种感觉,只有简单的工作关系。这正是很多像我一样简单的人所追求,所向往的。

管理.jpg

  而说到我在这家技术公司的主管Freddie,他不仅是我的“领导”,还是我值得佩服的人。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特别高兴过,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拉长过脸,更没见过他当众表扬过谁,或含沙射影批评过谁。可同事们都服服帖帖地服他,听他管。不知这是公司体制的不同,还是他个人品格素质的魅力。

  Freddie言语不多,平常见面,也就是点头致意而已。他不是喜欢用语言鼓励和说教员工的那种主管,而是靠巧妙地平衡关系,简明扼要,公平合理,用绝对信任的方式管理员工。

透明的天.jpg

  测试一台设备,无论进度表上的时间有多紧,他总要问员工需要多少时间。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经验和能力,直言不讳。其实,他当了多年主管,何尝不知道基本情况呢。但你一旦说出,他也不会驳你,而是相信你,从来不会摆出其他人的看法让你为难,绝对让你留有余地。这就让员工工作起来特别舒服,效率反而也更容易提高。

  公司考勤也是一样,他不用公司规章制度一分一秒地卡人,闹得双方都尴尬。而是技高一筹,自有方略,既不伤和气,又达到一视同仁,严格管理的目的。他抽查考勤时,就在临近上班的钟点,在未签名的签到单上,用Marker涂成黄色,以示提醒。迟到的人可以根据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填写。迟不迟到自己定,全凭自觉。你若未如实填写,他也不会和你计较,全凭你的良心和承受众人雪亮眼睛的能力。

  Freddie善于管理员工,不仅体现在方法上,也展现在行动上。他总是在员工最需要得到指示、遇到难题、甚至走神的一瞬间,经过员工的工作台。既给人以提醒,又给人留点面子。他在公司里的行动,总是恰到好处,不仅每天在现场出现的时机都相当精准,而且站的地方,也总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纵观全局的最佳地点。

  所以,我每天看到精明强干,反应敏捷,形象酷似“铁臂阿童木”一样的Freddie、快步穿梭在员工之间时,总觉得特别好玩,特别想笑。华人可能有所不知,尤其是在大陆,不是所有的员工对自己的主管都投有这种目光,都有这种感觉。

  别人见Freddie习以为常,不当回事。可我总是把充满感激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一会儿。因为是他面试的我,并给了我工作机会。知恩图报不仅是我个人的品格,也是我们华人的传统美德。况且,他不仅是我个人的恩人,换一个角度说,他也是对华人拥有良好印象的加拿大人。

  一个人在公司或者单位工作,能否做得长久,不一定要看“硬件”条件,还要看“软件”环境。具体说,不一定取决于工资和福利,而更要看主管是否为人公正,秉公办事,左右搭档是否和谐相处,配合默契。有的地方,工资虽高,但工作高度紧张,度日如年;有的地方待遇平平,可工作轻松愉快。俗话说:人生苦短,开心快乐最重要。所以,就我而言:工作诚可贵,收入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夜空.jpg

  在职场,有时候,与其说是为了生计而工作,不如说是为了“领导”而工作,或贪图那种已经熟悉的工作环境。这种感觉不仅在大陆明显,在北美也是一样。所以,对我来说,主管Freddie和搭档保罗Paul,缺一不可,失去一人,都会打破平衡,让我难过。

  工作像钟表,周而复始。它调剂着人们的生活,也给人们带来了欢乐。于是乎,每天我见到我工作台上的测试仪、计算机,以及正极、负极、校准、QC,就像见到相敬如宾的好伙伴一样,总有一种亲切之感。因为它们在我眼里,不仅是工具,还有点像我爱不释手的变形金刚。工作没有强制性的约束,完全是自我把控、任凭想象、细心琢磨的过程。回想起来,这种感觉只有童年时才有。

吉他.jpg

  工作间隙,坐在公司门外的Patio上,迎着清风,听着张三李四弹着吉他,望着夕阳西下,颇有一种西部浪漫的情怀。下班时分,皓月当空,流光泻地,车在寂静中行驶,云在夜空中穿梭,清风拂去脸上的倦,月光送我回到家。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