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今夜不快乐”抑郁症专栏第2夜:白马不是马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留夏

      “地球今夜不快乐”抑郁症专栏:

  说来可笑,像我这样一个从事抑郁症研究工作的人,竟然患上了抑郁症,颇有监守自盗的意思。各种方法一一试过,才明白个中滋味,才知道以前很多时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在这里以散文小说的形式分享出来,为大家揭开抑郁症的面纱,而对于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们:如果地球不快乐,今夜就让这些文字来陪伴你吧!

      第2夜:“白马”不是马

  不少人在说到抑郁症时,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害,我也抑郁啊,谁没有郁闷的时候,过一阵子就好了!

  这话一听就外行了,事实上,抑郁症与抑郁情绪是两回事。

  抑郁情绪是《头脑特工队》里面的忧忧,是人的七情六欲之一,每个人都会拥有的正常情绪感受。尤其是在经历一些重大负面事件时,人就会产生一些负面的情绪感受。比如没能够连任美国总统,川普有可能会郁闷。(当然实际上他很可能不会,面对同样的事件,每个人的反应不尽相同,受到的心理创伤也迥然各异。Anyway……)这种郁闷有可能只是一种短暂的情绪,过一阵子就会烟消云散。

2_1.png

  而抑郁症是一个医学概念,需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比较常见的诊断标准来自于美国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也就是业内大名鼎鼎的DSM-5(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堪称精神疾病行业的圣经。根据这一标准,抑郁症是持续两周以上,大部分时间都感到抑郁或对活动的兴趣/愉悦感大大降低(二者至少满足其一),外加下列症状中的至少4种:

  1.在未节食的情况下体重明显变化(包含减轻或增加);

  2.睡眠问题(失眠或嗜睡);

  3.精神运动性激越或迟滞(可以简单理解为坐立不安或迟钝);

  4.感觉疲劳或精力不足;

  5.感到自己毫无价值或过分内疚;

  6.注意力不如从前集中,或犹豫不决;

  7.反复出现死亡的想法、自杀念头;

  有些人看完之后,比对着自身一琢磨,刚好满足了里面的三种症状,那这“三缺一”到底算是有还是没有抑郁症呢?

  首先,奉劝各位一句:不要自己瞎诊断。就算理解了抑郁症的定义,我们距离成为专业人士,依然还有几万步之遥。在加拿大,能够对心理疾病做出专业诊断的是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心理医生(psychologist)和精神疾病科医生(psychiatrist),另外护士和社工可以做一些评估,但不能给出正规的诊断结果。所以,想要对病情进行确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找家庭医生。

  另外,精神疾病的诊断是一个多维度的复杂过程,包括自评量表(也就是患者自己做的评分量表)、他评量表(由医生/医护人员提问、根据患者的回答进行评分)和问诊(医生与患者交谈、询问具体的情况),最终给出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准确的诊断。所以,仅仅依靠抑郁症的定义,就把自己归为患者的行列,那就过于草率了。

2_2.png

  尽管我这样义正言辞地劝诫大家,但当初发现自己可能患有抑郁症时,我却并没有去看医生,而是暗搓搓地做了自评量表,进行了“自我诊断”。这就应了那句话,“懂得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我使用的是一个非常简单、十分常见的抑郁症自评量表——《病人健康问卷PHQ-9》,实际上如果去看医生,他们首先也会拿出这个量表来让患者填写。该量表只有9个问题,每个问题根据严重程度评分在0-3之间,总分0-27分。

  那么问题来了,多少分算是抑郁症“合格”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首先澄清我们对抑郁症的一个常见误解。很多人认为抑郁症都是非常严重的,就好像不想自杀的人都不配说自己有抑郁症一样。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自己抑郁经历的文章,里面有几句话文笔稍微俏皮了一些,底下便有人留言说“还能开玩笑,肯定没有抑郁症”。连心理咨询师(counsellor)都没资格做的诊断,却被这位读者一句话宣判为没有抑郁症,一时间我也是哭笑不得。

  而现实中,很多人对抑郁症都怀有同样的困惑:到底多严重才算是抑郁症呢?这就要说说抑郁症定义的另一个方面。其实,抑郁症并不是一个一刀切、非黑即白的疾病,而是一个谱系化的范围,从白渐渐转黑、有一个过渡的范围。

  比方说,这个自评量表PHQ-9 的总分如果在0-4分之间就可能没有抑郁症,5-9显示的是轻度抑郁,10-14代表中度,15-19是中重度,20-27则是重度抑郁。很多轻度或中度抑郁患者,仍然可以“正常”地工作和社交,周围的人甚至都难以觉察,而他们确确实实也受到抑郁症的困扰。

2_3.png

  在此,我再次劝诫各位病友,一定要及时就诊。诊断结果有可能会影响治疗方案,而医生也会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治疗方法。像我这样“自力更生”、仅仅依靠自我管理来对抗抑郁症,某种程度上是走了弯路,事倍而功半。虽然我对抑郁症有一定的了解,但淹死的,往往都是会游泳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