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川普社媒账号 到底是不是有悖言论自由?

美国之音+-

image.png

在美国总统川普的支持者上星期暴力冲击美国国会山的事件后,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等美国主流社交媒体平台纷纷关闭了他的账号,理由是川普发布的很多有关美国大选的信息“不实”,并且鼓励了支持者的暴力行为。

那次事件不仅导致美国国会认证选举人票的过程一度中断,还造成五人死亡,包括一名警察。川普社交媒体账号被封在中国的网络空间上引发了有关言论自由、新闻审查的激烈讨论。

美国社交媒体巨头封杀川普账号算不算是侵犯言论自由?中国官媒把川普推文被删与中国对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删帖能否相提并论?言论自由是否应该被设置界限?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的创办人杨建利认为,社交媒体平台封禁川普的账号是正当的做法,而且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社交媒体公司也是有权力这么做的。

他说:“第一,侵害言论自由的主体是政府对于公民或私有企业。这次封号不是川普封了Twitter的号,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个事实上大家都明白,一个公司作为资本,非常庞大,成为市场的垄断,这时候它当然就具有了很大的能量去封别人的言论。这种情况的确存在,这就比较复杂。那么推特这样的公司,作为社交媒体平台,它是不是绝对的垄断?它不是。它有很多的竞争者。它的确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所以它的封号不封号可能会造成言论的倾斜,造成对某些人的公平,对某些人的不公平的情况。但是我们直到美国有个法律叫《通讯规范法》,它给了发表在它们社交平台上的言论,它们不需要负责(的权利)。但是,它出于对社会的善意(good faith)可以对言论进行审查。”

但纽约执业律师、时评人李进进认为,当社交媒体平台的影响力已经足够大的时候,它们的做法已经构成了半国家行政行为,因此这些社交媒体平台封禁川普的账号构成了对言论自由的侵犯。

他说:“我认为脸书、推特这种大型社交媒体实际上是一个公共媒体,实际上是以川普发的内容,而不是实际上的煽动……来永久关闭川普的账号。这一点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从它的社会权力的影响以及它的行为得到了美国国会立法的支持这个角度来看,它是一种叫做quasi-judicial,半国家行政行为。所以说是半政府行为,它实际上带有政府的行为,所以它实际上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迫害。”

李进进解释说,当社交媒体的权力过大时,并且与政府的立场一致时,它们就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政府的延申。

他说:“问题是什么呢?在一种特殊的场合下,微信或者社交媒体像推特和Facebook它们已经行使着非常大的社会权力。当这些社会权力和党内一些建制派,包括国家原有的法律权力吻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就是国家权力的延伸。在川普事件当中我们认为,已经是达到社会权力的一个部分了,虽然我们跟微信是不一样的。但如果把川普当成一个例外,这个例外可以接受。接受的理由不是因为法理上可以接受,而是从政治立场上接受。”

一些对社交媒体平台封禁川普账号提出批评的人士指出,推特、脸书等公司封号的做法与中国政府封微信号、关闭微博账号的做法无异,特别是在美国这样一个提倡言论自由、公民自由的国度。

但“公民力量”的杨建利表示,把Twitter和Facebook封禁川普账号与微信的封号和言论审查相提并论是完全不恰当的。

他说:“有人把微信封号禁言和推特的这次禁言相比完全是错误的。原因?微信和它背后的公司腾讯号称是私人公司。实际上是私人公司吗?它和政府之间的联系我们大家都非常知道。第一,它靠政府的强力干涉在市场上成了一个绝对垄断。另外它替中国政府一直在实行审查、检查、盗窃信息、洗脑等等这些功能。你可以把它比作公权力,当一个公权力封了你的号、封了你的言,这就是侵害言论自由,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推特第一,它在市场上所占有的份额不是靠政府的强力所得到;第二它不扮演任何政府审查功能。所以这种类比是完全错误的。如果你认为这种类比是不对的,那我建议大家去告推特。我还是那句话,美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有法律救济,你去告推特好了。但今天我们正在告微信,告微信的理由恰恰和你告推特的理由是相反的,这种类比是完全是错误的。”

也有一些中国官媒利用川普社交媒体账号被封禁大做文章。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1月10日发表社评说,“言论自由的政治含义一直被美国和西方的语境掩盖了,那就是言论自由的确存在政治和道德边界,对川普的噤声让这一含义在美国浮上水面。”

杨建利对于这样的论调予以驳斥。他表示,中国政府恰恰没有资格去笑话任何民主政府。

他说:“我们最要防范的是什么呢?就是政府的公权力来侵害人民的言论权。这个是我们最应该防范的,而这一点是中国政府恰恰没有任何资格去笑话其它任何政府的。因为我们知道微信、新浪等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禁言不是这些社交媒体的主动行为,而是中国政府控制他们一定要这样做。它们在扮演一个中国政府的政府角色。所以这些号称是私人企业的,可以比作公权力进行处理。所以它来封了我的言论,检查了我的言论,我就可以告它,因为政府没有资格在社交媒体上禁止我的言论。发生在美国的推特限制川普的言论恰恰是相反的。”


0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恐怖分子不该封吗?

  • 游客屏蔽

    这就是典型的双标,逢中必反的狗汉奸。

  • 游客屏蔽

    The Trumpnism extremists would feel tremendous l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