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日记(一)“这是富人才会得的病”

温哥华港湾+-

留洋派专栏作者落樱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晴转阴    温哥华

从孩子们放春假开始,我们的“隔离”生活已经过去两周。

从第一周的“兵荒马乱”,到第二周的“乱而有序”,生活好像已经开始进入了另一个轨道。

我们的活动空间忽然被缩小在一栋房子里,偶尔向窗外望去,感觉街道出奇的静,恍惚是另外一个没有人类的平行时空。

时间线仿佛被无限拉长,有时候又像是静止了。

每天还在活跃的就只有不断攀升的确诊数字。

1.png

网络示意图

朋友说,不但要宅,而且要深宅。

我觉得我们做得还是很到位的——

上小学的儿子和上幼儿园的女儿,在家工作的我和爸爸,一家四口整整齐齐地窝在家里。 

头几天还带孩子们去playground玩玩或者走走trail,后来公园和游乐场都关了,就只有在院子里撒欢儿了。

除了院子,我两周基本没出门。轻轻松松就破了自己的“宅纪录”。

每周四是固定出去采购的日子。可往往到了周二,就会发现蔬菜、水果或者牛奶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殆尽。

然后就在出门与不出门的纠结中,又勉强撑了两天。

爸爸自告奋勇负责采购,原因是他眼疾手快。特殊时期,这种“技能”竟然也具备了竞争力。

Costco限流需要排队进入,除了部分防疫物资,货物也都充足。

一般超市里的货物因为都算齐全,有些东西也需要限量购买。

爸爸去书店买儿子的钢琴教材,到了门口才知道只能打电话或在网站订购。

他就隔着门打电话,请店员帮忙在网上下单。

然后,爸爸看见书店的门打开一条缝,书从门里面扔出来,伴随着一句有礼貌的“谢谢”,门又迅速地关上了……

2.png


网络示意图

让我最头疼的是一家四口每日的三餐。

之前孩子们上学要带的午餐和一家的晚饭已经让我疲于应付了。

而现在,我们每天的话题有一半是在讨论:今天中午/晚上吃什么。 

我和先生安排好各自工作的时间,然后轮流照看孩子和准备午/晚餐。

孩子们还是挺开心的,对于“不能出去”这件事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

可能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父母就是是他们最亲密的玩伴,别无他求。

没有烦恼的年纪,真好。

可是,我却彻底地告别了休息日。

这些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随时需要伸出援(圆)手的哆啦A梦,而“妈妈”就是启动超能力的按钮——

及时出现,解决一切问题。

3.png

 网络示意图

朋友们在微信群里分享信息,互相鼓励,也免不了吐槽。

或真或假的疫情信息、孩子、猪队友,还有比去公司上班还要多的工作量。

我也被热心的朋友们拉进各种团购群里,趁着工作、带娃间歇的时候还要忙着为丰富我们的餐桌去“抢菜。”

时而收到爸妈和亲友们的关心和问候,不免感慨世事无常。

只是一个多月的光景,我们之间的角色就互换了。

国内陆续复工复产,眼看着生活快要回到以往的样子,好像大梦初醒一般。

4.png

网络示意图

忽然想起曾经只看过几集的美剧《穹顶之下》。

小镇被一个从天而降的“穹顶”罩住,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同时,也终结了小镇一贯平静的假象,从争执和混乱开始,各种匪夷所思的故事开始上演。

后来这剧越拍越遭,第三季之后就停播了,连个像样的结局都没有留下。

此刻的我们,也好像生活在无形的“穹顶”之下。

它将我们禁锢在一起,又不得不彼此割裂,难以亲近。

但愿我们的心没有被这阴险顽固的“病毒”封闭。只有守望相助,我们才能携手走出这“穹顶”。

5.png

图片来自网络

这场病毒疫情似乎让“所有人”都变成了“普通人”。

因为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总理特鲁多的夫人被感染已经痊愈,特鲁多也结束了自我隔离。

前些天,一向温文尔雅的特鲁多在例行讲话中发火,警告加拿大人尽可能待在家里。

原因是很多加拿大人把这段特殊时期当成了“假期”,仍然在户外聚集、扎堆。

加拿大卫生部长也表示,对那些不听劝告、拒不进行自我隔离14天要求的人,或将动用刑法制裁手段。

不知道经过这番操作之后,那些酷爱户外活动的加拿大人会不会安分地待在家里。

连着下了几天的雨,孩子们闷坏了。

今天上午太阳终于露了脸,我们全家在“隔离”之后第一次开车出去兜风。

马路上的车不少,沿路的树都冒了绿芽,早樱也粉嫩起来;运动或者散步的人们三三两两,散布在街道和公园。

6.png

作者拍摄

乍看上去,似乎与以往没什么不同。

只是商业区的店铺绝大部分都关闭了,与以往的周末相比,停车场明显冷清了不少。

7.png

作者拍摄

我们沿着湖边的trail开过去,徒步的人们仍然兴趣盎然地享受着阳光。

偶尔能看到驻足聊天的人,他们之间默契地保持着social distance。

8.png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辜负这大好春光,闷在家里确实让人难受。

但是,这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根本算不上一件难事。

而对于地球上40%人口,也就是大约30亿人来说,连基本的防疫措施——“洗手”都做不到。

因为他们的家里根本没有洗手用品。

在非洲东部和南部没有自来水的社区,人们不能买肥皂,也无法了解洗手预防疾病的重要性。 

即使是第一线工作人员、医疗工作人员,亦是如此。

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63%的都市地区人口,约2.58亿人无法洗手;而在中亚和南亚地区则是22%的人口,约1.53亿人不能洗手。

9.png

图片来自网络

数据非常惊人。

更不要那些生活在拥挤的贫民窟、难民营的人面临的风险有多高。

因为他们本身就有营养不良,或者罹患基础疾病,而且卫生条件也难以想象地糟糕。

但面对疫情,他们一点儿都不担心。

“你有看过住院的人来自这个贫民窟吗?那是有钱人才会得的病。”但最后死的可能绝大多数都是穷人。

10.png

图片来自网络

面对这些数字,我目前能做的好像只有沉默。

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所以,也请那些爱出门的人,忍忍吧。

即便不为自己,也请尊重世界上那些努力活着的生命。

邻居家的樱花树开了,再过些时日,将是温哥华最美的时节。

(待续)

11.png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的话:

希望在疫情期间,与朋友们分享生活和心情的点滴。

希望在疫情结束时,我们能彼此见证一段难忘的过往。

编者的话:

特别时期,如果你也有特别的话,或者特别的故事想与大家分享,请留言给我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