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可以不快乐吗?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读者

忘心

  节日的气氛总是浓烈的,浓得化不开,像一锅煮煳的粥,乌烟瘴气,呛得难受,难以下咽。

  生活的狗血和苟且需要节日,需要这份热闹来掩盖疲惫。成年人的窘迫和绝望需要节日,需要这份仪式感来表现体面。于是,节日,必须快乐!每句祝福都是真心的,说给旁人听,其实,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

  但是,有那么一群人,在节日里很难快乐,而这种对周围喧哗欢乐的无力感,会变成一股风暴,席卷整个身体,就像被扔进了洗衣桶,搅拌,旋转,挤压,扭曲,抽空。如果这样子只是让人感到疲累,倒是一种解脱了,但是扑面而来紧紧缠绕着的是那一层厚厚的孤独,与这个节日格格不入的孤独,最不应该出现在喧嚣中的孤独。

  孤独并不罕见,但是节日里的孤独就像一群饥饿觅食的幽灵,有着让人瞬间窒息,剥皮抽筋的力量。这份孤独来自哪里?也许是孩童时父母的每日争吵,因为那毫不意外的吵闹使你对节日唯一的幻想也灰飞烟灭。幼小的你不懂,那是节日呀,真的不能假装快乐一点吗?于是,节日的欢愉是别家的,它只是放大了自家的狼狈,小小的你站在巨大的孤独里,小心翼翼,无所适从。

image.png

  未长大之前,对这种孤独的认知是怀有希望的,因为自己码上了截止日期,一定是在恋爱后。因为有人爱你,有人在意你,有人会为了你忍住自己的脾气,这些话多美好,这就是幸福全部的样子!金钱,能力,颜值,在“我可以不跟你吵架,我不忍心你流泪”面前,都显得渺小卑微,无地自容。只是,这样的期望,这样的“终于幸福,不再流泪的“高期望一定会被婚后的生活抽的血肉模煳。这一次,孤独狂笑着,肆虐的攀爬在每寸撕裂的伤口里,并铆足了劲往身体钻,侵占每个角落。是的,孤独占据了你的五脏六腑,成为了你的底色,可是周围都是吵闹声和嬉笑声,你也不假思索的吵闹着嬉笑着,以为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人生。在每日的忙碌,繁杂,应酬,责任中,孤独会被尘封,会被一碗碗的心灵鸡汤稀释。

  但是,它不会死亡。它会在某个时间像洪水一样冲出来淹没你,也像泠冽的寒风一样狠狠的给你几个大嘴巴,那个时间就是过节的时候,热闹的时候。因为你对如何过节手足无措,即使已经为人父母,你依旧慌乱的像数年前站在巨大孤独里的小小的自己。但是,怎么办呢?你不再是一个人,想怎么甩脸子给这些节日都可以,你身后有小小人在看着你,在看你怎样塑造他们的节日。于是,这份孤独有了帮凶,它叫愧疚。

image.png

  愧疚其实也应该是个老朋友。在父母吵架的时候,它来过。当母亲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早都不活了”的时候,它在心里剜了一下子。当失控的脾气把爱人吓跑时,它发出暗沉的胜利的笑声。当遇到孩子时,呵,愧疚便像路边的杂草一般,肆虐蔓延,毫无章法。

  在节日里,每一张合照,每一个祝福,都被重重的加上滤镜光环,让这些被孤独和愧疚吞掉的人无力反击,奄奄一息在幽暗里。在圣诞节,喧嚣和寂静,红色和黑色,祝福和怨哀,分裂着你,撕扯着你,心底有声音在怒吼:圣诞节,可以不快乐吗?

  这时,有一束光照进这黑暗,这束光,便是圣诞节全部的意义。这束光曾经为孤独和愧疚的人而活,亲自赶走孤独和愧疚,并在节日里装满喜乐的新酒,轻轻的与你碰杯:孩子,不要孤独,不要愧疚,要有爱,要快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