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丑闻曝光:为了高分,大批父母伪造医疗证明

对家长而言,如果孩子患上ADHD(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那绝对是忧心不已。

但在美国却有一部分家长绞尽脑汁让医生为孩子开具ADHD的证明,目的就是在SAT考试中获得比其他孩子更高的分数,增加进入名校的砝码!

01

越来越多的学生申请ADHD测试

纽约长岛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兼心理学教授卡米洛·奥尔蒂斯(Camilo Ortiz)教授表示,发现在近几年中有接连不断的ADHD测试申请向他涌来。

ADHD,即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是一种常见的神经发育障碍,其主要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多动和冲动行为。

患有ADHD病症的学生会因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动,在课堂上难以跟上教学进度,因此作业和考试成绩可能会受到影响。冲动和多动行为可能导致学生在与同龄人的互动中出现问题,影响其社交能力和友谊。

谁都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病症,却成为了申请美国大学的学生家长所“找到”能够帮助他们孩子在标准化考试中获得高分,从而申请一个好学校的方法。

奥尔蒂斯教授表示,一些孩子们在接受诊断后被告知没有患病,他们的家长不但不高兴,甚至会愤怒的要求,给孩子做更多的测试,直到他们的孩子被诊断患有ADHD为止。

Image

图源:Nypost.com

那么为什么这些家长如此疯狂希望他们的孩子患上ADHD呢?

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的特殊政策,如果患有ADHD的学生能够提供相关证明,则能够在SAT/ACT标准化考试中可以获得额外的25%-50%的考试时间。此外,患有焦虑、抑郁等精神疾病的学生也能在考试中得到相应的特殊照顾。

Image

图源:Nypost.com

Command Education大学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里姆(Christopher Rim)表示,家长门正在“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想尽办法帮助孩子在申请大学时能获取更多的优势。

“一些不道德的家长正在利用这项优势。因为增加的额外时间,他们的孩子们就可以回头检查卷纸,等于完全改变了游戏规则。这样的话,估计孩子分数能上升200分左右,”里姆解释道。

Image

 信息截取自Nypost.com

疫情期间,美国几乎所有的大学都采取了“Test-Optional”、“Test-Blind”等录取方式。而现在,美国一些精英学校相继恢复了需要学生提供SAT/AC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成绩的要求。

他们认为,在没有标准化成绩参考时,很难判断出学生学术水平及能力。

例如达特茅斯、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常春藤联盟学校已经恢复提交SAT/ACT成绩。

Image

02

“利用”ADHD提高分数绝非个例

现如今人人都“卷”分数的情况下,想要拿到SAT/ACT高分并非易事。即使为了保护隐私,在获得特殊照顾的学生身份、人数均不会向大学公开的情况下,拿到“ADHD”患病证明的孩子绝非少数。

“在今年过去的6个月中,越来越多的学生告诉我,他们的同学突然都在标准化考试中获得了额外的时间。他们抱怨称,这样真的很不公平,”里姆说道。

保罗·罗西(Paul Rossi)是一名高中数学老师,他在曼哈顿一所每年学费为65,000美元的格雷斯教会学校任教有9年。他表示,估计三分之一的学生获得了额外的考试时间,并表示其中一些诊断证明似乎是“假的”。

Image

 信息截取自Nypost.com

“这简直是一种敛财手段。教育心理学家靠开具这些诊断能够大赚一笔,”罗西说道。

奥尔蒂斯教授表示,正常申请ADHD报告的学生需要提交自述报告,并接受一些列心理方面等检查。而现在,很多心理诊所提供了一些“非正规途径”帮助学生获得ADHD患病检测报告,甚至只需要花费1万多美元即可获得诊断书。

肯塔基大学的大卫·贝里教授为此做过一个实验。找到了一些身心健康的学生,通过上网搜索资料来假装自己有ADHD的症状,结果证明他们真的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蒙混过关。而这种便利和可能性无疑助长了ADHD造假的趋势。

Image

图源:Inland.com

一位曾就读于新泽西州每年学费 80,000 美元的劳伦斯维尔寄宿学校,并已顺利从常春藤盟校毕业学生表示,估计有多达四分之一的同学获得了额外的考试时间。

Image

信息截取自Nypost.com

“这可以说是一个漏洞。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被诊断出有学习障碍,因为他们意识到可以这么做的,因为大家都在这么做,”她表示。

“虽然获得额外的时间能够帮助获得更高的成绩,但很庆幸我没有这样做。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是没有所谓额外的机会。当你毕业了,然后呢?没有哪个老板会因为你的ADHD而给你更多的时间让你完成工作任务。”

03

学生们其实深受其害

美国学习障碍协会(The Learning Disabilities Association)在一份声明中,抨击滥用此制度的人。

“这些行为伤害了所有有残疾的人,包括那些有学习障碍的人,因为它们让人们误以为许多在大学申请中获得特殊待遇的学生实际上并没有残疾。”

Image

信息截取自LDA协会声明。

患有ADHD的女孩开普利(Kaply)在网上表达了她的愤怒。她认为,那些鼓励作弊的父母们不仅缺乏同理心,伤害了真正的ADHD患者,同时也伤害了他们自己的孩子。

“那些通过伪造ADHD诊断来获取高分的学生会发现,他们能够轻率剥夺本该属于他人的机会时,自己未来的机遇,也可能因资源有限,被他人夺走。”

很多人会戏称ADHD的治疗药物为“天才药”,因为它可以提高孩子的注意力和专注力,让他们以更好的状态应对考试。更糟糕的是,为了考取高分并获得精英大学的录取,即便是一些不想服药的孩子们,也很可能会加入其中。

而事实上,治疗ADHD的药物(例如利他林、阿得拉等)会对身体产生副作用,包括焦虑、失眠、心率加快和高血压。此外,长期滥用这些药物还可能导致依赖性和成瘾。

精神方面,这些药物可能会引发情绪波动、易怒、抑郁或其他情绪问题。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滥用这些药物甚至可能导致精神健康危机。

学生们为了得高分和进名校,远不止ADHD诊断证明这一种办法。而教育应该是长期主义,而不是投机取巧。

真正的学习和成长需要时间和持续的努力。每一步的进步都是建立在前面的基础之上,需要坚定的毅力和专注力去克服挑战和困难。

投机取巧或急功近利的做法可能会带来短期的成功,但长远来看,只有通过不断学习、积累知识和技能,才能真正实现个人的成长和发展。

真正的成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

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方能走的长远。

Ref参考文献:

https://nypost.com/2024/03/27/us-news/private-school-students-get-fake-adhd-diagnoses-boost-sat/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blog/mouse-man/201007/new-study-claims-it-is-easy-fake-adhd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3244567/rich-nyc-teens-fake-adhd-diagnoses-sats.html

0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没有ADHD就利用运动员或者艺术类,反正有的是办法去对付标准化考试

  • 游客屏蔽

    一查就露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