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吃错药进ICU 这类药中国人一年吃掉十几万吨

39深呼吸+-

近日,福州一名65岁的阿伯因感冒擅自吃了一粒阿莫西林,出现了严重的药物过敏性休克:满脸红肿,全是疹子,眼睛被挤成一条线。紧急送进ICU治疗7天后,情况才有好转。

该话题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最多的声音就是:原来阿莫西林不是消炎药,用了这么多年竟然都用错了!

作为百姓家里常备的“消炎药”,人们一直以为阿莫西林能消炎,故不管感冒头疼发烧,均会自行服用。

可实际上,阿莫西林是抗生素,适用于细菌性感染。由于疗效佳、价格低,很多医生都会选择阿莫西林治疗扁桃体炎、支气管炎等常见病。而对于新冠、甲流、乙流等由病毒引发的呼吸道感染,阿莫西林是治不好的!

用药是一件非常谨慎的事,尤其是抗生素,若不明确病因而自行服用,不仅治不好病,反而会成为疾病的“帮凶”!

疫情全面放开已一年有余,人们还没从新冠的劲儿中缓过来,各种流感又来了,医院儿科门诊、呼吸科门诊每日爆满,咳嗽、咽痛、发烧轮番袭来……人们再次感受到了呼吸道疾病的威力。

面对流感,部分人会习惯性购买某某“西林”“霉素”等抗生素自行治疗。但实际上,抗生素这件事,比我们想象中复杂得多。

感冒吃错药进ICU 这类药中国人一年吃掉十几万吨

01

滥用抗生素,中国是美国的10倍!

所谓“抗生”,是指微生物与微生物之间的抑制作用,科学家将微生物中的抗生物质提取出来,制作成药,就成了抗生素。

1928年,青霉素最早被发现,在二战时期拯救了无数遭受细菌感染的生命。随后,红霉素、四环素、链霉素等抗生素陆续被发现,人类对传染病逐渐有了治疗措施。

接下来的几十年间,抗生素逐渐走向“神坛”,无论是头痛、咳嗽、发烧、感冒,还是支气管炎、鼻窦炎、肠胃炎,医生简单听诊后,常常不论病因就开出抗生素。

印象中,小时候感冒发烧,去卫生院或诊所看病时,医生通常会开几大瓶抗生素,让你输液输上个把小时。

1979年,美国医事总署甚至自信地发表言论称其对传染病的研究已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就是要重点研究癌症和心血管疾病。

但时至今日,人类非但没有攻克传染病,反而抗生素滥用问题成了全球一大医疗灾难。

几乎每个国家都存在抗生素滥用的情况。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美国每年开出2.5亿个抗生素治疗处方,但其中有1/3的处方是不必要的。

在中国,抗生素滥用现象更为普遍。有调查显示,中国每人每年抗生素的消耗量是美国的10倍,约138g。而住院患者抗生素使用率是欧美国家的2倍,达70%,远超世卫组织30%的建议。

从产量上来看,中国也远超其他国家。以2018年为例,当年中国抗生素原料药产量19.6吨,约85%在国内消化。

02

未来,或将有1000万人死于耐药细菌

细菌耐药性,是抗生素滥用导致的后果。世卫组织曾强调“耐药性”已成为一种流行病,是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风险之一,它有可能会毁掉一个世纪的医学进步。

2012年6月,一名澳大利亚男子感染了链球菌,起初他只感到喉咙痛,结果短短几天内,四肢溃疡发黑、肾功能衰竭、陷入休克……由于免疫系统无法抵抗链球菌,加上没有任何抗生素能治愈他,最终医生不得不将他的四肢截去以保留性命。

2014年人民网报道,沈阳一朱姓女士在村卫生所接受抗生素治疗30年,花的钱越来越多,开的药越来越贵,病越来越严重,与她一同接受治疗的近十名老病号已因“无药可治”而死。朱女士感慨:“不想治了,只想等死善终。”

感冒吃错药进ICU 这类药中国人一年吃掉十几万吨

◎ 人民网报道:抗生素滥用拖垮农村病号。/图:网络截图

2016年8月,美国一名妇女臀部感染了肠道杆菌,医生用遍了市面上所有的抗生素,甚至搬出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的粘杆菌素,也无法杀灭该细菌。几天后,妇女因“无药可用”出现了多器官衰竭,医生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她痛苦地离开了人世……

如今,越来越多“神药”正在失效,甚至根本不起作用。比如,氟喹诺酮作为一种抗菌药物,可用于治疗因大肠杆菌引起的尿道感染,过去该药的疗效直逼100%,现在对50%以上的患者已失效。

耐药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未来人类将没有可用的有效抗生素,即使是常见的疾病,人类也束手无策,更多的人将死于细菌感染。

柳叶刀一项研究显示,2019年全球有127万人直接死于抗生素耐药性,495万人的死亡与抗生素耐药性感染有关。美国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曾预测,到2050年,每年将会有1000万人因耐药细菌而死。

感冒吃错药进ICU 这类药中国人一年吃掉十几万吨

◎ 2050年,对抗生素有耐药性的细菌将会造成的死亡人数,其中亚洲为4730000人。/图: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公布的《抗菌素耐药性评估报告》

除了耐药性外,抗生素滥用还会破坏人体的微生物系统,削弱人体免疫力,令多种疾病有机可乘。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日常使用的广谱抗生素作为一种“细菌杀手”,不仅会杀死它所接触到的有害菌,而且还会连身体的有益菌、中性菌一同击灭。

03

新药研发,跑不赢细菌进化

鉴于抗生素滥用危机,不少国家已出台政策对抗生素药物进行管控。2012年,中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2017年,该“限抗令”再度升级,严格限制医院所能使用的抗生素品种上限,提醒医生尽量不要滥用抗生素。

感冒吃错药进ICU 这类药中国人一年吃掉十几万吨

◎ 2012年实施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图:中国人民政府网

但有患者表示,平时感冒发烧喉咙痛,去乡镇、农村等基层卫生机构就诊,去互联网就医,不管是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部分医生或药师还是会直接开出“抗生素+感冒药”的搭配。

有的患者为了见效快,甚至会主动要求医生给自己开点抗生素进行“消炎”。

尽管阿莫西林等抗生素属于处方药范畴,但有患者表示自行购药并没有多大阻碍:线上填一下症状,医生简单问诊,电子处方很快就通过了。

老百姓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抗生素滥用的危害,一些医生药师对“限抗令”也置若罔闻。滥用情况越严峻,抗生素耐药性产生的速度就会更快,未来“没有抗生素可用”的日子,将会近在眼前!

目前,世界上有效的抗生素已经不多了。1940年—1962年,研发上市的新型抗生素有20多种。但自那以后,进入市场的抗生素新品种只有2个。

为迫切寻找新型抗生素,科学家花了不少工夫:有的深入黑暗的地下洞穴中探寻嗜极微生物;有的将目光投注到科莫多巨蜥身上;还有的认为亚马逊地区的切叶蚂蚁能分泌出强效抗生素……

然而,药物研发的速度,始终跑不赢细菌进化的速度。有专家估算,一种抗生素从发现到上市,需要历时10—25年之久。中间需要经历化合物筛选、杀菌能力测试、工作机理研究、毒性测试、临床试验等过程。

而且,新抗生素药物研发的成功率极低,全球约275个抗生素研发项目,最终或仅有2~3个能成功。即使研发成功了,这种新药也将会面临“雪藏”的结局而不能随意在市面销售。

对于这一风险大、收益低的研发项目,鲜有人愿意投入。现实中,阿斯利康、诺华等制药企业近几年来均纷纷放弃了该类项目的研究。

老药不管用,新药研发步履维艰,抗生素滥用现象又一时无法遏制,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人类所拥有的抗生素将会完全失效,未来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菌都有可能会要了我们的命!

抗生素是人类宝贵的医疗资源,我们应懂得珍惜。只有在真正需要的时候去用它,才能有效发挥它的最大作用,保护人的身体,控制疾病的传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