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用铊毒害美国室友,只因…

北美省钱快报+-

11月24日,铊中毒的清华才女朱令在病房中度过了她的50岁生日。

但媒体《凤凰周刊》在最近一篇文章透露,朱令曾一度病危,情况并不乐观。

11月18日,她的脑瘤发作,颅压过高,瞳孔放大,高烧至39度,陷入重度昏迷。家人称“已经做好了准备”

朱令的现状令人揪心,骇人听闻的投毒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无独有偶,2018年,一位中国留学生也用铊毒害美国室友,5年后,他怎样了?

宿舍食物被投毒,美国学生铊中毒

事情要从2018年2月说起,当时在宾夕尼亚州Lehigh大学就读的学生朱万·罗亚尔(Juwan Royal) ,正在房间里吃晚饭时,突然感到头晕,视线变得模糊。他眼前一黑,醒来时已经仰面躺在地上,并被送往医院。

罗亚尔回忆道,症状最早出现在2018年 2 月,当时他在房间里用水瓶喝水时,舌头感到发烫,他不断漱口,但几天后舌头仍然疼痛,同时他也把这件事告诉了室友Yang,提醒他小心。

罗亚尔说,在他昏倒的前几周,他全身起了皮疹,他怀疑这跟可能与中毒有关。“在2018年3月至5月期间,我的体重下降了约20磅,因为我要么无法下咽任何食物,要么根本不敢吃东西。”

罗亚尔补充道,因为心悸,他戴了30天的心脏监视器,但2018年还在上学的时候,因为有一天晚上呕吐不止,他第二次被送往医院。

中国留学生用铊毒害美国室友,只因…

罗亚尔形容,一开始他的手脚出现刺痛感,但症状很快恶化。"就好像有人拿了一百把小刀,刺向我的双脚。”

这种 "难以忍受的疼痛 "让他无法入睡或行走,他甚至还一度怀疑自己是否需要截肢。

2018 年 4 月,他的父母将他带回纽约州的家中后,他最终被诊断为铊中毒。

而幕后凶手,竟是同住4年的室友Yang,这让罗亚尔很震惊。

罗亚尔说,他和Yang可能不是最好的朋友,但他们之间并没有矛盾,并且一直友好相处,因此至今,他仍无法确定有什么事情导致他们的友谊发生了急转直下。

离奇中毒,中国留学生室友是凶手

但警方却毫不意外,因为Yang的表现和罗亚尔中毒前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一切都太巧合了。

罗亚尔在2月份首次感到不适后,曾经告诉Yang并提醒他注意。Yang随后利用自己的化学背景向室友分析道,可能有人在饮料和食物中下毒,而且这种毒素是无色、无味并且溶于水的。”

检察官说,3 月 18 日罗亚尔再次生病后报了警,Yang告诉警官,他认为有人对冰箱里的牛奶和罗亚尔的漱口水做了手脚,因为这两件物品都变色了。

3月29日,罗亚尔再次病发的一周后,有人在他的床上涂鸦 "n***** get out of here"(黑人,滚出美国)。当时Yang提供了一份书面声明,声称案发时自己离开了房间并锁上了门。但检察官说,警方将涂鸦与Yang的信件进行了对比,发现两者笔迹非常相似。

罗亚尔说,在中毒事件发生前的几周里,Yang 曾用家具和箱子在两张床之间筑起一道屏障。Yang经常说自己因为学业和家庭而 "很痛苦"

警方称,Yang被拘留后交纳了现金保释,并计划飞回中国以避免起诉,但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ICE) 特工将他送回了当地。

最后,在种种确凿证据下,Yang承认了用铊投毒的罪行。

Yang承认将化学品与宿舍冰箱里的食物和饮料混合在一起(电视剧)。但他辩称在网上购买化学药品,是为了在成绩开始下滑时伤害自己。

室友要搬走,他崩溃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媒体lehighvalleylive的一篇报道揭开了真相。

就读化学专业的Yang是一名出色的学生,他在Lehigh大学的学习成绩近乎完美。

但他也被描述为孤独、完美主义和患有 "分裂型人格障碍"。

法官斯蒂芬-巴拉塔(Stephen Baratta)说,Yang受到来自父母和祖父母的巨大压力,必须成功。

Yang孤僻,罗亚尔是Yang唯一的朋友,也是他认为唯一稍微理解他的人"。所以他依赖罗亚尔,以满足他与人接触的需要。

但当他得知室友要搬走时,他崩溃了。于是,他开始在室友的漱口水和食物中加入毒药铊。

"这是我唯一能解释'这是怎么发生的?巴拉塔说。

在法庭上,Yang向罗亚尔道歉:"我无法挽回我对你们生活造成的伤害。我希望今天在这里接受我应得的惩罚”。

Yang说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曾多次试图自杀。他写了一封的长达六页的信件,称这是他的 "遗书"。信中提到了自杀和一个假想的女朋友。

Yang声称他服用铊是为了伤害自己。

“他相信他在食物中加入了足够的化学物质来引起罗亚尔的注意。”心理学家弗兰克·达蒂利奥(Frank Dattillio)说,他诊断Yang患有精神分裂型。“他对我说,'我知道我需要放多少药剂才能杀死他,因为我知道我需要放多少药剂才能结束自己的生命'。”

巴拉塔拒绝了这一说法。法官说,与重金属中毒相比,自杀的痛苦要小得多。

“如果他能伤害他最好的朋友,他就可以伤害任何人。这是我担心的,”巴拉塔说。

最后,法官判处Yang判处七至二十年监禁,假释后他将被驱逐出境。(小编注:按照法官的刑期计算,Yang最早在2025年可假释出狱)

受害者罗亚尔说,中毒至今,他仍在忍受疼痛,并担心这可能会困扰他的余生。

但他和他的母亲都原谅了Yang。"原谅是为了自己。我需要这样才能平静。"罗亚尔的母亲说。

但罗亚尔的爸爸弗雷德说,他无法忘记在他家接待Yang的那些夏天,以及他的家人给予Yang的善意。

"真相大白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弗雷德说,"Yang,我不会原谅你,知道吗?"

宽恕是一种难得的智慧。

这也是为什么,当朱令的爸爸说出那句“已经放下了”的时候,让人那么心疼,却又是那么的难能可贵。

2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江泽民时代的黑案

  • 游客屏蔽

    可怜,被最高学府的同学投毒,被共产党的特权放跑犯罪分子,暗无天日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