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way与京士顿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罗文

  在温哥华,有一条大街,我一直只叫它的英文。它就是从English Bay到New Westminster斜斜的Kingsway。最近,我到东部旅游,经过加美边境上的京士顿Kingston,发现都有“King”作为字头的Kingsway和Kingston不仅可以使用相同的译法,还有相似之处。

  众所周知,加美两国边境很长,有八千八百九十多公里。两边的居民,和平相处,相安无事,从陆路过境美国也不算什么新鲜事。而我们这次,没有过境,只是在加拿大这一侧坐车,手机上就收到美国电信运营商的信号了,说是漫游,这不由让人就想到“入侵”。

  其实,美国的商业“入侵”,又何止看不见的无线信号呢!沃尔玛Walmart和Costco在加拿大每个城市几乎都有。美式卡车在加拿大也是一统天下,足以可见美国对加拿大的影响有多么巨大。但有些人有所不知,除了商业,在历史上,两国也有战争,也有关系紧张的时候。

  就说Kingsway和Kingston吧!Kingsway只是长长的一条街,而Kingston京士顿,也叫金斯顿,是加拿大东部的一座城市,两者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名字相近而已,但在历史上,两地曾经都是抵御美国入侵的前沿阵地。

Kingsway与京士顿

  原来,京士顿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早在17世纪,法国人与原住民进行皮毛交易,并设定新法兰西。1673年,新法兰西总督弗隆特纳克Frontenac在这里建立要塞。当时,这里的原住民管这里叫卡塔拉奎堡Cataraqui,意为“从水中隆起的石头”,后来则以弗隆特纳克总督之名改称弗隆特纳克堡了(Fort Frontenac)。

  1754年,英法爆发七年战争,英军于1758年烧毁了弗隆特纳克堡,并接管了新法兰西,但早期并未进行大规模殖民统治,直到美国独立战争以后,才在这里安置了效忠英国的十三州居民,并于1783年在此进行了土地测量并局部修复了弗隆特纳克堡。1787年,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正式命名此地为国王镇(King's Town),次年改成京士顿(Kingston)。

  1812年独立战争,也就是英美在北美的战争,京士顿Kingston成为英军“五大湖舰队”司令部的所在地。战后,为了防范美军,英军在此地修建了一系列的城堡和炮台。其中亨利堡Fort Henry和炮台等系列军事建筑完好保留至今,成为旅游胜地。在此之前,英军还修建了Rideau运河,以便船只无需取道圣劳伦斯河(即美加边境)就可以来往于上加拿大和下加拿大。运河入口就设在安大略湖尽头的京士顿。随着Rideau运河于1832年开通,京士顿的战略地位也进一步得到提升。

Kingsway与京士顿

  随着京士顿成为上加拿大的军事和经济重镇,Kingston于1838年正式建制为镇,后来又改设为市。1841年,上下加拿大组成加拿大省,京士顿迎来高光时刻,获选成为加拿大省的首府,但好景不长,不到三年就因为京士顿“规模太小并缺乏配套设施”和“过于接近美国边界、靠近水边,位置不利,难以抵御美军入侵”等诸多原因失去首府头衔。加拿大省首府便从1844年起,在蒙特利尔、多伦多和魁北克城之间轮替。直到1857年,由英国女皇维多利亚一纸诏书宣布渥太华为首府,于1866年正式迁往渥太华。

Kingsway与京士顿

  京士顿也是加拿大第一任总理约翰·A·麦克唐纳爵士(或约翰·A爵士)的家乡,他也是该市一位受人尊敬的律师和议员。如今,他的律师事务所(现在的Mayla Concept餐厅),仍然可以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织。约翰·A爵士在Bellevue House的家,现在也成为国家历史遗址,供游客参观。

  无独有偶,温哥华的Kingsway,也就是京士威,是沿用加拿大原住民的一条古道,当时也是基于英国皇家工程师理查德·穆迪上校的建议,在温哥华历史悠久的Gastown码头和不列颠哥伦比亚殖民地前首府新威斯敏斯特New Westminster之间修建马车道的,以便军队能够在这两点之间快速移动,防备美军入侵。穆迪上校将 False Creek Trail,也就是后来拓展的Kingsway,从首府新威斯敏斯特延伸到English Bay。如果美国海军驶入海港,发起进攻,Kingsway可以用来快速调兵遣将,利用地形,防御和阻击美军入侵。幸运的是,“伴君没有伴虎”,契约精神永存,战争从未发生。

  Kingsway于1860年开通,横穿了Burrard半岛,沿着其最温和的坡度前行,最高点位于本那比Burnaby的Metrotown附近。但由于当初修建道路时,温哥华的街道网还没有建立,所以这条道路与温哥华的街道网大约成45度。

Kingsway与京士顿

  1872年,本那比地区的这段道路被拓宽,被称为Vancouver Road。1892年本那比市设立,这段道路又进一步得到改善,并与前一年连接温哥华和新威斯敏斯特的平行城际有轨电车一起开通。沿线的地区也随着这条道路变得越来越适合定居。1912年,省政府和市政府又联合改善了这条道路,并于1913年9月30日正式命名为Kingsway。

  再看京士顿,17世纪还是法国人毛皮贸易的中心,18世纪就变成英国军队的驻扎地了,19世纪还一度成为加拿大省的第一个首府。但如今,从它静谧的街道,很难想象它昔日的辉煌。

  京士顿现在的居民主要由英裔后代所组成,美国独立时,13殖民地中效忠英王的英国人,不远万里,不辞辛苦迁移到此地,使京士顿披上了“忠诚”的光环,也让法裔居民纷纷离去。建造于1826~1832年的Rideau运河,是英国在加拿大投入人力物力最多的工程。这条运河从京士顿一路北上连到渥太华,原本是为了防御美军所设计的补给路线,但后来它却从未真正派上用场,成为战场,倒成为北美至今唯一仍在运作的古老运河。

  再说旅游,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不仅喜欢观赏风景,也喜欢关注那里的人文和地理。而有历史,有故事,发生过战争的地方,又让人感到到此一游,特别值得,特别有意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