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了!生活费用高 加拿大高中生放弃梦想大学

大纪元+-

“生活费用高得离谱,没有全额奖学金,我简直不敢去想我可能读哪所大学,或者我可能得花高达10万元。”沙利文(Connor Sullivan)说,11年级他准备报考大学的时候,不得不面对严峻的现实。

沙利文对《环球邮报》说,2019年时他居住在大多伦多地区,一心想报读卑诗大学的保育生物学。

在计算了一番生活费用之后,沙利文决定放弃梦想的大学。沙利文的父母无法资助他,由于父母是高收入阶层,沙利文也无法参与安省学生助学计划OASP,既拿不到助学金,也不能申请助学贷款。

高昂的房租和学费,迫使沙利文放弃了第二志愿大学——贵湖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

沙利文选择了社区学院到大学的一个衔接课程,在线完成了安省彼得堡(Peterborough)弗莱明社区学院(Fleming College)的保护生物学课程。

在线读书期间,沙利文打两份工,滑雪教练和自行车修理工,平均每小时赚32元,在2022年秋季开学前,他获得了道明银行(TD)提供的约1.5万元的学生信贷,开始了在特伦特大学(Trent University)的学习。

沙利文与他人合租一套四卧室住宅,把房租减少至每月650元,每学年学费约7,800元,还有其它开支。

安省奥克维尔(Oakville)的碧比(Katya Bibik)放弃了梦想的卑诗大学和渥太华大学,选择了贵湖大学。

“当涉及首选哪个大学时,因为开支,我必须确保离家更近。”碧比刚刚完成了在贵湖大学第一年的神经科学课程。

靠暑期打工、学生贷款和父母的资助,碧比得以在第一年住校,体验传统的大学生活。现已搬回家,与父母同住。

租房网Rentals.ca的数据显示,与父母同住,对温哥华和多伦多的大学生来说,每学年可节省大约2.2万元;在埃德蒙顿等城市,可节省大约9,300元(基于八个月一学年)。

尽管父母计划支付约50%的费用,为了尽量减少债务,12年级学生尼西甘尼什(Anish Neethiganesh)还在申请梦想学校——渥太华大学和滑铁卢大学的带薪实习课程(co-op program)。

在计算了生活成本和住房开支后,尼西甘尼什似乎只能选择去渥太华。

加拿大央行一路加息,基准利率从0.25%攀升至4.5%,大学生们受到了生活消费、租金和食品杂货价格飙升的极大影响。

沙利文也选择了带薪实习课程,因为彼得堡虽然是个小城市,但生活费用也变得让人负担不起。

“我一直在全职打工以支付学费——彼得堡的房租大幅上涨,食品成本也在上涨。”沙利文说,他每月的预算,200元汽油和汽车开支,150元购买食品杂货,650元校外租房费。他在汽车修理厂每小时赚20元。

为梦想付出代价

“在这个学期,我始终在打多份工。 我每周工作20小时,这确实很糟糕。”郑(Jasmin Jeong)说,她没有选择家乡的亚伯塔大学,而是从埃德蒙顿搬到了多伦多,就读多伦多大学学著名的生命科学。

圆了大学梦,但现实还是很严峻。

靠大约2万元亚省学生助学金,郑能够应付第一年学费、房租和其它费用。

分租了一间没门的50平方英尺蜗居,郑每月要支付1,200元的租金,夏末迁居,她希望每月1,600元能够在多伦多中城租到底层的一居室单元。

尽管预计毕业时会背负“大量”债务,但郑不后悔。 “我可能还会这么选择。 在这里我拥有很多很好的机会,很多通向研究生院的大门打开了。”郑说,她想继续在多大深造,完成生命科学研究的研究生课程。

但对许多学生来说,学校知名度和排名,可能比生活负担能力更次要。

“我最终认为这是正确决定。”沙利文不后悔他选择了特伦特大学,“也许我可能会想:如果我选择了另一所大学、拿到了一张更令人羡慕的毕业纸,如果那会打开更多的门,生活会怎样。但直到上了大学,花费那8万到9万元,才能知道。”

加拿大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约50%的加拿大人毕业后背负了债务。

金融集团Desjardins财务规划师耶尔米耶里(Angela IermieriIermieri)建议,采用50-20-30的规则来平衡毕业后的开支。 “收入的50%用于基本开支,比如房租、水电、电话;20%用于实现财务目标、偿还债务、进行储蓄和留作应急基金; 然后30%用于服装、膳食和休闲活动。”

1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加拿大可以贷款念大学,毕业后换就是了。根本不存在年不起大学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