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的天堂和地狱,现在和过去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星河

  一天,笔者带着孩子及其朋友去了温哥华警察博物馆。我们是乘坐天车去的,一路上看到一些樱花树已经挂满花苞,即将绽放。温哥华最美的樱花季又要来了,想想就让人期盼。

  在科技馆天车站下车,眼前是科技馆极具现代感的圆球建筑,与水中的倒影相映成画,每次看到都让人感到心旷神怡。旁边的游乐场上几个孩子在开心玩耍,多么和谐、安逸、干净、舒适的一幕幕,这是温哥华如同天堂的一面。

网络图片

  转乘公交车,坐了几站下车,一下子到了温哥华的地狱--East Hastings街。由于是地理盲,一开始我并未意识到警察博物馆所在的E Cordova街就在这条最乱最脏的街道附近。下了车立即忐忑不安起来,“天啊,我怎么带着孩子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方”,赶快守护着两个孩子,小心躲避着地面上的垃圾和污渍,也更小心躲避着街上的人。幸好,博物馆就在不远处,到了干干净净、具有历史感的博物馆门口,我提着的心才敢放下来。

网络图片

  参观完博物馆,我们本来打算乘坐返程公交车,但脏乱的East Hastings街一下子让人非常没有安全感,再加上凑巧遇到一个无家可归者倒在地上,几个人围着在紧急救助,其中一人手里举着针管。我赶快拉着孩子们绕开走,却躲避不了街上那么多人。有个男人突然嘟嘟囔囔跟我们说话,似乎在说他不小心撞了我们,对不起。我恐慌地看了他一眼,那是一张面孔白皙、干净的脸,虽然身上的衣物比较脏。

  我连忙说没有关系,带着孩子立即离开,心里想着这个看着挺礼貌、干净的人,为什么会来到这条街?如果在大温其他地方遇到看着友善、礼貌的人,我们肯定不会恐慌,而是正常回应,但是此街的气氛太让人紧张,太让人觉得不正常。随处可见的垃圾,靠在墙根的无家可归者,乱七八糟的帐篷。新闻里报道的抢劫、枪击、纵火、袭击案一股脑地涌到脑海里,抬头一眼看见前几天街头帐篷着火,烧到的华人剧院--嘉禾大戏院,门脸已被烧得黑乎乎一片。

作者拍摄

  之前笔者只是和家人开车经过East Hastings街,看到的场景就已经让人心惊肉跳,这次居然在这条街来回走了两趟。也许是因为太恐慌,也许是因为过于脏乱的环境,我们居然找不到返程的公交车站。为了赶快离开就放弃了寻找,拐到旁边的唐人街,那里相比较干净、安全一些。

  走着前往天车站的路上,街道越来越干净,周围的人和景物渐渐恢复正常,笔者的心跳也终于恢复了正常,但是可怕的记忆挥之不去。地狱一般的街道真是不敢再来,我们是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恐惧,在那条街安全感顿时全无,我从未在大温其他地方感到如此恐慌过。

  East Hastings街之所以变成地狱般的模样,肯定有政治正确的原因,然而如果一直这样政治正确下去,又会让多少普通人躲避、害怕此地?它就在热闹、繁华的温哥华市中心附近,也与如同天堂般的温哥华樱花街相距不远,为什么一定要是两个世界?为了所谓政治正确的原因,我们永远会看不到改变么?

作者拍摄

  对地狱般的街道描述了这么多,再说说我们参观的温哥华警察博物馆。该馆于1986年为纪念温哥华警察局和温哥华市成立一百周年而开放。博物馆收藏了大约30,000 件物品,包括档案文件、照片、出版物、没收的枪支和其他武器等。该博物馆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以法医调查为重点的教育项目。

作者拍摄

  就笔者而言,最感兴趣的是博物馆展示的温哥华历史,比如那场大火。据资料记载,1886年6月13 日,温哥华大火摧毁了新成立的温哥华市大部分地区。大火向东北蔓延到城市,造成大约 20人死亡,并摧毁600-1,000 座建筑物。大多数居民逃到 Burrard Inlet 岸边或 False Creek岸边逃脱。 此后,温哥华市继续发展,第一支警察部队成立,第一座砖砌建筑建成,第一辆消防车从附近较大的新威斯敏斯特镇运来。

作者拍摄

  还有温哥华交通设施的发展,华裔移民在大温如今的社会中,常常感慨加拿大居民非常遵守交通规则,街口STOP标志的使用体现了居民的文明和礼节,对行人的礼让也十分人性化。但在过去的温哥华,一系列交通规则尚未实施前,街头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也很混乱。一切良好习惯和文明礼节的形成,都需要耗费时间、精力,以及管理部门的不懈努力。

作者拍摄

网络资料图片

  展览也包括温哥华历史上著名的社会骚乱及谋杀案,其中一个案件是发生在斯坦利公园的儿童谋杀案。笔者一直觉得斯坦利公园风景优美得如同天堂,然而它也有令人恐惧的地狱一面。1953年1月14日,斯坦利公园的林地里发现了两名受害者的遗体,大约是在1947年被谋杀。他们的尸体被摆放成一条直线躺着,每个人的脚底板都对着另一人的脚底板,用女人的雨披盖住。1998 年进行的 DNA 测试证明两名受害者都是男性,并且是兄弟,死时年龄在六到十岁之间。温哥华警察局于2022年2月15日公开确认了这对兄弟的身份,Derek 及 David D'Alton。

  另一个引起笔者注意的展览是讲述一位腐败的温哥华警察局长,让人再次感叹,在任何时代,温哥华这座城市都有着天堂和地狱的一面。展览提到1950年代的温哥华,在健康的家庭生活和田园诗般的郊区魅力的外表背后,存在着一个腐败的城市,卖淫、酗酒、吸毒和赌博等非法活动被允许蓬勃发展,只要收费就行。

  在警察局长沃尔特·穆里根 (Walter Mulligan) 的带领下,许多这些“不道德”的活动是由他手下的侦探中士鼓励和领导的。主流媒体不愿揭露这一腐败事件,但温哥华的黑暗一面最终被一位有良知的记者曝光。他之前是温哥华“省报”的记者,辞去工作后,将腐败官员的报道在多伦多报纸上发布!

  展览里提到的腐败场景,让人忍不住想到现在如同地狱般的East Hastings街,以及充斥整个大温的毒品危机。黑暗的背后是否也隐藏着罪恶?为了让自己心安、心静,是不是只要把目光仅仅投射到温哥华的樱花等等大好风景上,就算了结了?真的可以么?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