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温哥华港湾+-

舌尖上的温哥华美食专栏作者

艾力斯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我认为温哥华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好的餐厅,非Ophelia Mexican Kitchen莫属。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墨西哥菜在温哥华很是吃香,但大多是小店规模,要找高档墨西哥餐厅如Ophelia Mexican Kitchen者则不多见。

  餐厅一进门的玄关位置,一堆酒瓶似的烛台上放了一组白蜡烛,上灯时分便会点上,立时变得有如人在墨西哥大教堂里的气氛。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接待前台亦有一组白烛映照著。有趣的是由于餐厅是将原来WildTale旧址只作有限度的改装,保留了原先暗色系的木板牆、䠷高格格天花板和墨緑色皮质沙发构成的欧陆旧世界味道,和这墨西哥氛围成了两极的踫撞,给我的感觉是隠隐然和此间行政总厨Chef Francisco Higareda的厨艺暗合。

  因为这位曾服务于西班牙米其林三星餐厅Arzak Restaurant及巴黎米其林二星餐厅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的总厨,其菜式亦是取经于墨西哥传统菜而添加了西式演绎新风味。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Ophelia Mexican Kitchen在装潢上的最大改动是加了两张由墨西哥艺术家César Alegría画的油画,色彩绚丽却又诡异神秘。

  最大的一幅画,画中人是头上插满金盏菊的美女快要变成sugar skull的骷髅头像,生机勃发和枯萎死亡不过是瞬间,亦是人生的一体两面,这幅饶有深意的画作是不少人特别要来打卡的。至于我,更是每回都爱坐在这画下,因为拍食物照时有这作为衬景特别有感觉。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另一幅画作是挂在后壁牆上,图正中间是一颗红彤彤的圣心(Sacred Heart),戴上了皇冠,长著一对飞翼。圣心是墨西哥宗教民间艺术中最常见的图案之一,圣心图像会以各种形式出现,如周围有火焰、加有皇冠或匕首穿过中心,有时还有荆棘冠冕,它们都同样代表著耶稣对人类的爱。想来圣心长著飞翼,相信是喻意自由无拘束的大爱吧?!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和我一样认为Ophelia Mexican Kitchen是奥运村最好餐厅的大有人在,只要看它的人流旺盛,就算不是周末和假日依然高朋满座,下班时分就人如潮进,可知其受欢迎程度。

  餐厅如此受欢迎除了是因为总厨的独特厨艺之外还有另一关键人物Tim Cole,这位来自澳洲的酒务经理和总厨一拍即合,以他的调酒创意将传统墨西哥风味如mezcal及tequila融入鸡尾酒之中,还设计了多款自创风格的margarita。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Margarita可说是甚有代表性的墨国鸡尾酒,最经典的材料是龙舌兰酒tequila加青柠汁和橙酒,Tim Cole则将此发扬光大,推出了四款之多:“Ophelia”、“Passionfruit”、“Picante”和“Pear Y Vanilla”。

  此图为“Passionfruit”版本,以Gran Centenario Plata加百香果汁及青柠叶苦精调合,杯沿缀以海盐。Gran Centenario品牌龙舌兰酒是甜味先行,接续是胡椒辣,糅合了百香果汁的浓香及苦精的微苦和青柠酸,果真是五味杂陈,甜酸苦辣咸式式俱备,其中以浓缩的甜度和果香最为出跳。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吃西餐会附上麵包牛油(但这优良传统已开始买少见少了!),而吃在Ophelia会先行奉上三式蘸酱及两三片玉米薄脆corn tostada先让你下酒开胃。

  若然你爱吃辣,这三式蘸酱正对你的胃口了。总厨炮製的这三款由微辣、小辣至大辣不等,橙红色辣汁看著吓人实则只是微辣,作用是提味,最后方的奶白色辣汁居然最辣,后劲凌厉,世间事又岂止是人不可以貌相呢,连辣汁居然也晓得伪装。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吃墨西哥菜不可无taco,这里的taco有三款,食材全都是以猪肉炮製,今回我挑了taco de cochinita pibil。

  这近似pulled pork的小吃是起源于墨西哥玛雅地区Yucatán Peninsula的美食。传统的cochinita pibil做法,是将取自胭脂树红(annatto seed)炮製成的甜辣醃酱achiote paste来醃製乳猪,然后用香蕉叶包裹,在称为pib的地下坑中烘烤。在此间省去了香蕉叶也没有地下坑来烘烤,但用了慢煮之法achiote braised pork,配搭marinated pepper、酸渍洋葱、青柠等,由于猪肉丝好像个小山似地分量极多,酸辣酱汁亦自不少,小小一块corn tortilla根本没可能把食材全部包著,所以吃得有点儿狼狈,但以性价比而言是值的。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一般拉丁泡渍刺身多简单地只用柠汁,这道最新头盘tuna tostada用了超级肥美刺身级别的夏威夷金枪鱼(Ahi tuna)切粒,然后在刺身下面加了辣味蛋黄酱chipotle aioli、burnt salsa和牛油果茸来配搭,于玉米脆片的微咸中带出了金枪鱼的鲜甜;在质感上刺身的脆滑又有牛油果茸的稠滑来增添变化。

  Burnt salsa为中等辣度的酱汁,是将番茄和多种不同辣椒先在烧炉中烤得外皮焦黑,刮去外皮只取果肉,然后把这些素蔬打成茸,再和蒜茸、洋葱粒、芫荽碎等一齐煮成,味道醇浓并带有炭香。

  此味tuna tostada口味鲜爽清新,所有辣味和酸度只是有限度的提鲜,要突出的依然是金枪鱼本身的美味。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Pork belly en molé verde也是新菜式,挑起我一试的原由是墨国菜炮製猪肉素有水准,而况我很是好奇总厨如何处理这猪腩肉的猪皮部位。大槪是敝帚自珍的縁故,每回看到其他菜系有猪腩肉或猪皮我都爱和粤式烧肉来个大比并。

  手掌大小丁方的roasted pork belly亦是以慢炖法处理,骤看有点像烧肉一方,味道咸鲜咸鲜的也非常相近,不过脂肪部份在炖製过程中已溢出了颇多肥腻,故效果更胜烧肉,但我最为关注的猪皮则脆和软的口感兼有,不如烧肉的全部脆卜卜地香脆可口。

  Roasted pork belly上面搁了一大朿酸渍洋葱丝以去脂肥,下置好一把充满炭香的crispy broccolini,还有garlic butter potato及molé verde sauce佐膳。

  薯茸多与牛排配对,今回和猪腩肉相见亦无违和感,估计是因为垫底有那緑色的molé verde sauce之故。

  在墨西哥,炮製molé verde sauce的食材有甚多选择,有人用包裹玉米粉蒸肉(tamale)的胡椒叶(hoja santa)爱其芳香,亦有人添加青豆、佛手瓜、翠玉瓜、甜豌豆、香菜、tomatillos或jalapeños等喜其寻常风味。这里的酱汁有少许隐隐约约的辣意,在大快朵颐鲜滑猪腩肉时不经意地来那么一两下的小小刺激,加上broccolini的烟熏香,适足以为猪腩肉减腻。

奥运村(Olympic Village)最佳食肆  传统墨西哥菜却带新风味

  此间供应甜点只三款,分别为churro、tres leches cake和chocoflan,我觉得挑选chocoflan最为化算,因为这三合一甜品已包括了前两者的成份。最下层的dense chocolate cake湿润软滑而且是暖暖的,入口只觉质感非常轻盈,蛋糕的上半是墨西哥式布丁flan,上面还加了一小截炸得极为香脆并沾满了糖粉的churro,口感和dense chocolate cake成为了极致的对比,再配以一球香草冰淇淋,四周再浇上了焦糖酱cajeta和糖粉,脆口配以软滑质感,暖糕却有冰冻的冰淇淋来作比对。味道和质感皆有变化,然而对中国胃来说可能甜度较高。

  Ophelia Mexican Kitchen

  165 West 2nd Ave., Vancouver

  604-800-5253

  www.opheliakitchen.c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