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湾、福溪的在水一方,与离开本地 本族 父家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疫情这几年,扎扎实实地在本地游荡。

  远郊的皮特草原,有一条河,无悬念地称作皮特河。于是,从它与菲沙汇合的最下游一直往上,走到河的发源地,被山挡住,形成了一个美丽的湖。

  然后是菲沙河。也是从与皮特河的汇合处开始,一路向西,走到天体海滩,注视它缓缓溶入太平洋。往东,走到了兰里的乡村社区兰里堡,那里的菲沙河比温哥华的宽很多。

  其它一些无主题的漫游,也都是以自然为本,到了这第三个年头,深深感到,即便本地游历,也是时候以人为本了。

  就是朝人多的地方。比如固兰湖岛,它是一条宽大的溪流在溶入太平洋之前的一个城市中的岛屿。

  福溪靠近温哥华市中心,南面的步行道上,确实满了人,双向的步行者;还有单车道,也是双向。阳光很好,又是周末,各种人都出来了,年龄最小的坐在婴儿车上。虽然都是擦肩而过,还是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偶尔遇见佩戴的,就是那种特别谨慎的人,戴的还是N95。

  听到蜂鸟的叫声,我停下来站在一棵树下,观察它的美姿和一闪一闪的小红头。

  一位西人男士走过来,他也听到了蜂鸟的叫声。于是聊了起来,原来他就住在这里,算是家门口了。

  在这里住了很久吗?为何选择此处?

  这个话题令他欣然。

  从小在BC省北部的回声湾长大,那里的房子,大多数是浮屋,就是漂在水面的,每一家都是水上人家,注定着他终身都喜欢水,也离不开它们。长大到温哥华念书、供职,既然回不去了,也还是必须住在水边,与它朝夕相伴,福溪就给他这种在水一方、很近故乡的感觉。

回声湾、福溪的在水一方,与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何尝不是呢,童年给我们最深的印记,小致食物、气味,大到环境,我们愿望童年的那种被保护着的安宁温暖、快乐无忧的生活伴随一生,所以与童年居地相似的地方就仿佛有了一种应许,至少是内心深处的寄托。

  所以文章开头走皮特河和菲沙河的爱好,也同样来自童年时代里故乡河的美好记忆。

  北美移民的祖先,即最原始也最知名的,莫过于从广东台山到美国旧金山的老一辈了。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从那山到这山。

  新一代的移民也同样带着对原居地的固有爱好选择居住城市。

  习惯于北方冬天大雪纷飞,并且政治气味浓厚首都的选择渥太华;爱好国际大都市各样繁华生活的选择上海;喜欢阳光、偏爱温暖的也就挑了靠近北极寒冷加国最温暖的城市温哥华。在新的家园顽强地捕捉故乡的影子,找到相似之处,聊以自慰。

  不由得想到了圣经中人物亚伯拉罕。

  神要住在富泽的美索不达米亚重镇吾珥(宗教、政治、商业中心)、年已75岁的亚伯兰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神所要指示他的地方去。

回声湾、福溪的在水一方,与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他听从了。神应许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

  在他99岁那年,神将亚伯兰的名字改成亚伯拉罕,希伯来文就是多国之父的意思,并与他立约,使他的子孙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一样多。

  移民来到加拿大的你我,但愿也找到了应许之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