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留学生被疫情逼出抑郁症 住院9天付38000

超级爆料君+-

22岁留学生被疫情逼出抑郁症 住院9天付38000

  疫情把很多人逼疯了,而精神危机带来的后果不止是身心上的,还可能有财务上的。

  加拿大有一名22岁的国际女留学生,她在疫情中患上了抑郁症,有一次在打电话向警方求助后,她被送入住精神病院。更让她欲哭无泪的是,在住院9天后,她要自费支付$38311的巨额医疗账单。

  据CTV报道,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全国各地的医院都在接诊处于精神健康危机中。

  一名自尼日利亚的留学生艾拉(Ella),她在温尼伯的曼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学习科学,但疫情中她患上了抑郁症。

  这位有抱负的医科学生要求 CTV 新闻不要使用她的姓氏,她说自己以前从未有过心理健康问题。但在经历了近一年的封锁、上课中断和孤立之后,2020年年底,22岁的她患上了抑郁症,并感到有自杀倾向。

  “我觉得我需要帮助。我觉得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艾拉说。

  当她于 2020 年 12 月 29 日致电温尼伯警方寻求帮助时,她被送入医院住了 9 天,期间部分时候她被当作强制“非自愿精神病”扣留,然后她的医疗费用高达 $38,311加币,她说自己简直太震惊了。

22岁留学生被疫情逼出抑郁症 住院9天付38000

  此后,艾拉不得不与一家信贷机构打交道,而且还面临一项移民调查,她再次陷入更深的抑郁,并为寻求帮助而感到后悔。

  “我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她说。“我无法阻止精神崩溃,但我也为所有发生的事情而责备自己。”

  艾拉被带到温尼伯健康科学中心(Winnipeg Health Sciences),她回忆当时急诊室医生用注射方法使她稳定下来。第二天,住在多伦多的母亲保琳娜(Paulina)通过视频与她交谈。

  “我很高兴她还活着,”妈妈说。这位因暴力而逃离尼日利亚的三个孩子的单身母亲也要求不要透露她的姓氏。

  但除了女儿的健康,她最大的担忧是住院费用。因为艾拉没有医疗保险。

  留学生的健康保险通常由学费支付。艾拉的学费是由她的母亲支付的,她的母亲曾是尼日利亚的一名公司律师。但在加拿大获得庇护后,保琳娜的收入直线下降,她的兼职工作因 COVID-19 而关闭。而艾拉只注册了一个班级,她的健康保险至少需要三个班才能生效。

  “我真的非常担心,因为我知道我们负担不起她住院的费用。我不知道医院的账单是多少,”保琳娜说。她说医院工作人员曾向她保证不会产生任何费用。“他们一直说会找到一种方法来提供帮助,还说叫我们用担心。”

  艾拉也一直在努力离开医院。她说,第二天之后她感觉好多了,并要求出院,但工作人员根据一项非自愿的精神科命令将她留在医院。

  曼尼托巴省的《心理健康法》允许如果医务人员认为该人“如果不被拘留在设施中可能对自己或他人造成严重伤害,或遭受严重的精神或身体恶化”,则可以硬性非自愿拘留。

  艾拉说,她被告知如果要出院必须向曼尼托巴省心理健康审查委员会提出上诉。她展示了她在 2021 年 1 月 1 日填写的申请表。

  在住院 9 天后,她终于于 1 月 6 日出院。

  艾拉和她的母亲都说,在医院就诊后她恢复了健康,情况良好。他们说医生通过电话跟进了艾拉的病情。但艾拉说她一直没收到过账单。她于 2021 年 1 月 19 日联系了医院以了解费用。但她说,直到 2 月晚些时候,她才收到通知,称她的信用评分因未偿还债务而下降。

  再次联系医院后,她发现欠款总额为$38,311。

22岁留学生被疫情逼出抑郁症 住院9天付38000

  “我很震惊,我真的很难过。我只知道我无法支付那笔钱,”艾拉说, “我认为我不应该支付所有费用。因为我们不知道费率是多少。”

  运营温尼伯健康科学的 Shared Health向CTV新闻提供了账单副本的收费明细。

  艾拉急诊科就诊费用为 $1,077

  每晚 $5,322,在病房病床住七晚

  医院向 CTV证实,这些是对来自加拿大以外的患者的收费。加拿大境内持有有效健康卡的患者不会被收取任何费用。

  在过去的一年里,艾拉和她的母亲试图就付款计划进行谈判。但去年 10 月,Shared Health 发出的一封邮件称,总债务“不可协商”。

  另一份说明称,该家庭“不幸地无法满足减少未偿还金额的要求”,并且“必须尽快开始付款”。

  11 月,来自 Shared Health 的另一封电子邮件建议立即支付 $1,916.55,然后“在六年内分期支付余额,每月 $506.76”。

  艾拉有一份兼职工作,不过她已经重返课堂,她说自己根本负担不起。她的母亲自己也在工作和上学,她也说这个价格太高了。

  艾拉说她现在很沮丧,感觉受到了创伤。她的母亲担心女儿的心理健康。“我不想失去我的女儿。我很害怕,”宝琳娜说。

22岁留学生被疫情逼出抑郁症 住院9天付38000

  多伦多心理健康倡导者马克·海尼克 (Mark Henick) 说:“这个医疗保健系统的设计应该遵循不伤害的原则。这个系统对这位年轻女性造成了伤害。”他说对医院管理人员对情况的处理感到震惊。

  “这基本上是对生病的罚款,因为他们被违背自己的意愿被关押,然后被收取违反他们意愿被关押的特权。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他说。

  Shared Health 发言人 Kevin Engstrom 在给 CTV 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说:“虽然我们无法透露个别病例的具体细节……但我们可以确认医院患者关系和财务团队已经与此患者和家人取得了联系,并且讨论了的担忧和付款方式。”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曼尼托巴省的医疗保健系统“会定期向非居民开具他们接受护理的账单。”

  曼尼托巴省省府对此事表示,由于《个人健康信息法》不能讨论此案。

  住院后,艾拉得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正在调查她的学生签证,她也感到非常沮丧。医院官员告诉 CTV ,CBSA 有权驱逐未支付大量医疗费用的非居民。

  “这是一个她被非自愿关押的心理健康问题,这只是医院所做的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在加拿大为没有保险的人提供治疗的医生保罗·考尔福德(Paul Caulford)博士说。他的诊所,多伦多的加拿大难民和移民医疗保健中心,请求安省在大流行期间免除那些没有医疗保险的人的所有费用。

  “加拿大作为一个国家,实际上是在为其大学做广告和寻找留学生……而(艾拉)因为大流行病而生病,然后受到惩罚并被加拿大边境监督机构威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

  艾拉目前已经回到大学。她于 11 月 23 日也获得加拿大居民身份,据她所知,CBSA 将不再进行调查。

  但是,这笔巨额账单仍然存在争议,艾拉说,由于压力,她的注意力和学术工作受到了影响。

  她的母亲也在工作并在努力在加拿大成为一名律师。她们仍然希望与医院协商,每月支付一笔可负担的费用,大约$100。

  两人都知道债务会影响艾拉获得学生贷款的能力,并可能影响未来几年的就业。

  “作为一名母亲,看着我的女儿经历这一切,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毁灭性的,”保琳娜说。

  与此同时,海尼克还帮助母女俩设立了一个 GoFundMe 来帮助艾拉偿还巨额债务。

  “(艾拉)非常勇敢,不仅能够像这样公开她的故事,而且能够尝试帮助其他陷入类似情况的人。这是她为帮助人们所做的一件好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