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罕见空缺10个月,美国新任驻华大使为何是他?

新京报+-

中美关系正处于剧烈的动态调整过程中,驻华大使成为美国政府中最关键岗位之一。

8月20日,美国白宫发布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决定提名65岁的尼古拉斯·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

自2020年10月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离任返美以来,美国驻华大使这一职位已罕见地空缺了10个月。

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拜登就已圈定了伯恩斯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人选。但由于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评估一直在进行中,所以没有正式提名。直到6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明确提出对华政策的基本框架是“竞争—合作—对抗”。

当然,美国这一“三分法”对华政策框架已遭中方驳斥。中美关系也仍处于剧烈的动态调整过程当中,驻华大使因此成为美国政府中最关键岗位之一。为此,拜登提名伯恩斯为新任驻华大使,颇受各方关注。

image.png

伯恩斯是目前美国最资深外交官之一

从资历来看,目前在美国国务院能和伯恩斯相比的,已寥寥无几。

伯恩斯硕士毕业后就进入美国国务院,老布什时期曾以苏联问题专家的身份进入美国外交界,陪同老布什参加了苏联末期美国与苏联举行的所有峰会,目睹了苏联瓦解。随后转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

克林顿时期,伯恩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美国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如何打交道的政策。随后出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和美国驻希腊大使。

小布什时期,伯恩斯成为美国驻北约大使,并于2005年至2008年成为美国国务院的第三号人物。就在担任副国务卿期间,伯恩斯代表美国与印度签署了民用核协议——等于事实上承认了印度拥核的合法性。

奥巴马上台后,伯恩斯离开政界去了学界。

伯恩斯在外交界时,同时受到共和党、民主党两党重用,而去了学界后则与民主党迅速走近。他是过去两届美国大选民主党的竞选顾问,与希拉里、拜登、克里、布林肯渊源很深。有媒体报道,他曾表示对拜登“绝对忠诚”,这为拜登提名他出任美国驻华大使埋下了伏笔。

伯恩斯或参与了拜登政府对华战略评估

作为资深外交官,伯恩斯自然在对华问题上有过表态。

2019年,伯恩斯曾表示中国是美国的“对手”,但不是“敌人”。他说,当你用到“敌人”一词时,表示要与这个人战斗。那不是我们对中国的感觉。他还批评当时川普政府鹰派高官纳瓦罗、班农的对华经济脱钩政策,“让人感觉回到了1819年而不是2019年”。

2020年,伯恩斯再次谈到对华关系时表示,中美关系“可能处于1971年尼克松访华以来的最低点”,但也提出在应对气候变化、疫情和其他全球重大事务上,仍存在合作空间。

但今年以来,伯恩斯在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表态趋于强硬。

今年4月,传出伯恩斯将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期间,伯恩斯表示美中关系“主要是竞争关系”。他还曾在涉港、涉疆问题上大放厥词,呼吁美欧日联手在贸易问题上对华施压,反对欧盟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声称“不能允许中国人分裂我们”。

伯恩斯这些表态或许是在为重返政界铺路。但他的表态与拜登政府上台后的对华表态高度一致,这或许反映出,伯恩斯极可能参与了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评估。

大使身处中美关系第一线需更多建设性

伯恩斯从未在中国工作,自然算不上“知华派”。

许多人习惯于用是不是“知华派”来评价派驻中国的外国大使,以此判断双边关系的质量如何。但实际上,“知华派”不一定就有建设性,非“知华派”不一定就是有破坏性。

以中美关系的复杂程度而言,拜登选择伯恩斯这样的拥有丰富经验、与民主党渊源颇深的外交官,有助于忠实履行拜登赋予的“美国外交回来了”的使命。

此外,伯恩斯曾为两党政府服务的履历,也有助于这一提名在参议院通过。

同时也要看到,当下中美关系走向建设性轨道的关键点,不在于营造表面上的友善氛围,而在于双方能够完整、真实地传递关切,寻找并拓展可以展开合作的新空间。

就伯恩斯获得此次提名,CNN评论道,当前,中国出现在几乎所有的重大决策中的讨论中,而且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驻华大使将是美国政府中最关键的岗位之一。

事实也确实如此。驻华大使能否在中美关系的第一线展现出建设性,不仅涉及两国关系的走向,也涉及美国自身的重大利益。尽管身为资深外交官,但伯恩斯能否担此重任,也尚待观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