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极端气候频发科学家们懵了,罪魁祸首是它?

华尔街见闻+-

image.png

从德国洪水泛滥,到俄国远东地区火灾,再到北美高温和干旱,全球近期极端天气频频发生,令科学界为之震惊。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气候学家表示,即便是在充分考虑全球变暖的情况下,这些事件的严重程度也已经“超出限度”。伦敦大学学院气候学教授Chris Rapley称“对这一切感到惊讶”,“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已经出现巨大变化”。

谈及背后的罪魁祸首,科学家将目光投向高速气流(Jet Stream)。

所谓高速气流是一种环绕地球流动的持续气流,对北半球天气有巨大影响。牛津大学物理气候科学讲师武陵斯(Tim Woollings)早前曾表示,“如果必须只选择一条信息对北半球天气做判断,那就要看高速气流及其发展方向。”

尤其是在夏季,高速气流减缓的同时波动性更大,导致多地产生热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系统科学中心主任Michael Mann解释称,这是因为当高速气流变缓、变得不稳定时,高压系统和低压系统的数量会增加,并被卡在原地。这将导致无论是高温干旱(与高压系统有关)还是洪水(与低压系统有关),都变得更加持久。

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各地变暖分布不均加剧了这一情形。目前,北极地区升温速度约为世界其他地区的三倍,海冰减少意味着海洋正在吸收更多的太阳热量。而两极和热带之间的温差梯度变窄可能会削弱高速气流,使其流速变慢,摆动更为剧烈。

北美和俄罗斯北部地区近期的极端高温正是拜这一现象所赐。加拿大西部气温最高达到49摄氏度。被称为“冰城”的俄罗斯萨哈共和国首府雅库茨克野火频发,形成世界上最严重的空气污染事件之一,有害烟雾已超出警戒水平。

在德国和比利时,高速气流减缓加剧本月洪水泛滥,造成120多人死亡,并摧毁了城镇和村庄。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研究员Fred Hattermann表示,中欧上空有一个低气压场,本该自西向东移动,但(由于温度梯度变小)它没有移动,持续地、持久地停留在那里。

Mann表示,当前气候学界的模型已不能准确再现高速气流的变化,“它们低估了气候变化对极端天气事件的影响程度”。“虽然全球气候变暖情况与几十年前气候模型预测的基本一致,但极端天气事件的增加却超出了预测。”


1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人祸最不值得同情。

  • 游客屏蔽

    感觉罪魁祸首是科学家们,印度小孩阿南德都知道这是人祸,资本家拼命毁地球资源为扩大自己的生产利润。科学家却在甩锅给“高速气流”,不想想 很多损害地球的工业机器,化学污染材料,农药等都是科学家们发明的,赶快发明点新的东西阻止这些损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