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统治加拿大乒乓球的中国移民

都市网+-

Snap009.jpg

  王臻(Eugene Wang)和张默(Mo Zhang) 已经准备好交棒。

  十多年来,这两位奥运选手一直统治着加拿大的乒乓球运动。自从2000年代初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以来,他们一直处于或接近加拿大乒球排名的顶端。他们已经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点,当他们即将参加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届奥运会时,他们希望薪火可以相传。

  “我真的希望新一代能够接我的棒,”35岁的王臻说。“在我心里,我想培养出一些加拿大球员,他们可以真正为国家发光,在世界舞台上发光。”

  加拿大乒乓球的故事就是一个移民的故事。从历史上看,这项运动在最高水平上一直被像王和张这样的第一代加拿大人所主宰。在加拿大的20名奥运会乒乓球运动员中,只有6名出生在加拿大,14名移民运动员中有10名出生在中国。

Snap010.jpg

  不过,这种情况正在改变,21岁的加拿大出生的夏仲文(Jeremy Hazin)就是明证。

  当夏仲文第一次参加东京奥运会时,他将代表加国乒球新一代。他的父亲是巴勒斯坦人,母亲是第二代华裔加拿大人,而他正是加拿大体育界长久以来所缺少的土生土长的明星。

  以前,依赖像夏仲文这样的人撑起加拿大乒乓球几乎是天方夜谭。当加拿大乒乓球联合会会长成员沙拉拉(Adham Sharara )1968年第一次从开罗来到加拿大时,乒乓球在这个国家更像是一项游戏,而不是一项有组织的运动。

  “当时,它几乎不存在,加拿大几乎没有参加国际比赛。”沙拉拉说。

  几十年来,加拿大人的乒乓球生涯通常在大学毕业后就结束了。乒乓球会太少了,以致沙拉拉经常会找那些来自香港的留学生来和他打球。

Snap011.jpg

  然后,在90年代中期,加拿大的移民模式完全改变了。多年来,东亚移民几乎全部来自香港,现在则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激增。“如果没有中国移民,就不会有一个叫夏仲文的人,”夏仲文的父亲萨姆(Sam)说。

  当萨姆在70年代末移民到加拿大时,他“被迫”放弃了在伯利恒由细打到大的乒乓球。他说,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地方玩了。二十年来,由于找不到对手,他完全放弃了这项运动。

  2009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夏仲文学校的一位家长说服萨姆来到当地的一家中国乒乓球会。那时候,夏仲文经常和他父亲在一起,打乒乓球似乎是他放学后和周末假期时打发时间的生活。

  很明显,从一开始,夏仲文就表现出成为乒乓球明星的天赋。年轻的球员通常会把球打到对面,出尽他们全身力量打球,就像棒球一样。然而,夏仲文懂得正确地进行这项运动所需要的技巧。他总能把球送回桌上。

Snap012.jpg

  夏仲文记得球会里的老中国男人经常叫他去和他们一起,他们喜欢和这个小男孩比赛,想鼓励他不断进步。一开始,夏仲文会输,他无法理解那些乒乓球老手喜欢在球上施加的微妙旋转。不过,几个月后,他就弄明白了。他很快就开始打败那些年长的人,每赢一次,就有更多人准备挑战他。

  夏仲文说:“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也许在这项运动中也有天赋。几周或几个月后,我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就开始打赢他们。”

  夏仲文的问题就是加拿大缺乏一个完整的发展体系。另一方面,在中国有寄宿学校,有才能的孩子可以在那里接受训练,发展他们的技能。王臻和张默每天要花6到7个小时打乒乓球,目标是进入中国国家队,这可能是世界上最难进入的国家队。对于夏仲文来说,他几乎没有任何支援,他的家人不得不投资几十万元来支持儿子的运动生涯。

  “他只是在错误的地方长大,”萨姆说他的儿子,“我知道⋯⋯他本可以做得更好。我是说,你可以这么说,所有在加拿大长大的乒乓球运动员,如果他们是在其他地方长大的,他们肯定会更好。”

  在过去的十年里,加拿大的乒乓球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疫情来袭之前,参与人数达到创纪录水平,乒乓球会的数量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Snap013.jpg

  沙拉拉说,东京奥运会的目标是王臻和张默在混双比赛中获得奖牌,可惜他们在16强抽签不幸碰上中国选手许昕/刘诗雯,并以1比4败阵。但随着他俩在不远的将来会退役,沙拉拉对加拿大乒乓球在巴黎和洛杉矶举行的奥运会,以至它在加拿大的未来感到乐观。他预计一群非常有天赋的加拿大出生的球员将很快进入国家队。

  加拿大乒乓球史,应该很快便出现本土乒乓球霸主的竞争。对夏仲文、他的家人和加拿大乒乓球来说,这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