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遥远壮美的国家 被称为“非洲明珠”

暴走姐妹花+-

dd765796fafb42939003eb9b8e3806aa.jpeg

  乌干达的自然风光 ©VisitUganda

  乌干达距离非洲腹地数百公里,周围环绕着世界上第二大的淡水湖—维多利亚湖和无尽的绿色风景,是世界上自然环境留存最好的国家之一。当欧洲的冒险家穿过亚马逊河,抵达澳大利亚,最终向内陆跋涉,探索非洲心腹地带之时,在地图上找到一片翠绿的土地,那里的自然环境异常美丽,有着无穷无尽的野生动植物,那里便是“非洲明珠”—乌干达。

  昔日的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先生曾这样描述乌干达:“乌干达王国是一个童话。你爬上一条铁路,而不是一棵豌豆茎,在尽头是一个奇妙的新世界。风景不同了,植被不同了,气候也不同了,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们与整个非洲大陆上其他地方见到的都不一样。这里有风景壮美、山水宜人和丰富多彩的灿烂生命——鸟,昆虫……”

  坎帕拉(Kampala),作为乌干达熙熙攘攘的首都,是目前为止乌干达最大的城市中心。自19世纪中期,坎帕拉的城市建设不断发展,如今总人口已超过150万,是乌干达政治、经济、商业和文化的中心。这座快速发展的城市驻扎在维多利亚湖附近连绵的山丘上,坎帕拉的地势较高但全年气温适宜,地处热带气候,无明显的四季之分,只有雨季和旱季。这也正是坎帕拉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的重要因素。全城被绿色的热带植物装点,宛如一座山丘花园。尽管坎帕拉的历史名称“七山之城”(City of Seven Hills)早已不复存在,但其最初的山丘仍是重要焦点,文化、宗教和历史的独特地标都在那里体现。

9a5aeca8392e428ba99aad14846f8c7f.jpeg

  坎帕拉城市一隅 ©VisitUganda

  坐落在坎帕拉中部地区的基卡亚山丘(Kikaya Hill)的巴哈伊灵曦堂(Bahai Temple)是非洲唯一一座巴哈伊寺庙。巴哈伊信仰于1958年初传入乌干达,在1961年由设计师查尔斯·梅森·雷米(Charles Mason Ramey)主导建造。这座独特的圆顶寺庙占地约50英亩,围绕寺庙四周是一片广阔的花园,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旅人。如果能在寺庙内外找到一丝宁静,感到身心放松,便是设计师最期待的效果了。

5c6814a596374a37bff2ecf5d4347b1e.jpeg

2267450a30f34cea89ff263530f27ee5.jpeg

  巴哈伊灵曦堂 ©VisitUganda

  从建筑风格来看,位于老坎帕拉山丘(Old Kampala Hill)之上的这座清真寺在整个非洲地区几乎没有对手—乌干达国家清真寺(Uganda National Mosque),即卡扎菲国家清真寺(Gaddafi Mosque)。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砖红色的穹顶在明亮的光线下熠熠生辉。夜幕下,这座清真寺同样具有吸引力,简约的外观线条,曲线与圆环结构打破了直线的棱角,让整个建筑看上去既有力量又不缺柔和。华丽的内部装饰值得一探,别忘了在入口处留下你的鞋子,爬上尖顶一览卡帕拉全城,更是一种享受。

41450837c2ea47af9a16bd6826df02c5.jpeg

  乌干达国家清真寺 ©VisitUganda

  纵观乌干达的历史发展,就不得不提到布干达王国(the Kingdom of Buganda)。坎帕拉不仅是现今乌干达的首都,也是布干达王国昔日的都城。在距离坎帕拉时西南5公里的卡苏比山(Kasubi hill)上,坐落着一个巨大圆顶的茅草屋。这就是著名的卡苏比王陵(Kasubi Royal Tombs of the Kings of Buganda)。芦苇整齐排列成圆顶代表了布干达的52个部落,被等长的圆木柱和树皮布包裹住的屋内宁静安详,每一处都体现着对先祖的尊重和敬畏,同时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确,卡苏比王陵不仅是布干达王室的安寝之处,也是活跃的宗教胜地。这座无价的茅草建筑充满了建筑设计价值和宗教功能价值,如此,卡苏比王陵于2001年12月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UNESCO World Heritage List)。

3643935caa7b43aca3971032763135da.jpeg

  卡苏比王陵 ©VisitUganda

4783047ee4b543879b91158d3452fb01.jpeg

  乌干达赤道地标 摄影师Jonathan Meyrav ©VisitUganda

  值得一提的是,乌干达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横跨赤道的国家之一。赤道穿过坎帕拉以南72公里处的坎帕拉-马萨卡(Masaka)公路进入乌干达。在这里,有赤道线地标,值得停下来留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