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我们心怀忐忑拥抱来之不易的自由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星河

   看着卑诗省每天的新增确诊只有几十例,在许多人眼中,新冠疫情似乎成为过去式。一些人充满自信和舒心,“自由了,我已经打了两针疫苗。“

  真的自由很多,虽然出国还是困难,但在本省能做的事情比之前多了很多。

image4.jpeg

  进入暑假,整整憋闷一年半的孩子终于有了更多自由和快乐。

  少男少女们结伴逛商场、逛公园,乘天车去玩PNE。在家长劝告下,开开心心玩乐的时候也会在室内公共场所戴好口罩。

image0.png

  他们的笑容多了,让自己动起来的活动一个接一个,业余时间不再闷在家里上网打游戏、写作业学习,在虚拟世界与他人社交。

  疫情期间,很多家长都会发现上初中、高中的青春期孩子比原来沉闷不少。不爱说话,不爱运动,沉迷于网络,多多少少陷入与周围人打交道的社交恐惧中。

  这是疫情带给少男少女的心理问题,非正常状态的学习及生活,让他们无奈又疲惫地应对。个头长大,心理未成熟,本来就处于青春期的各种不适应之中,疫情加重了这种不适应。

image2.jpeg

  幸好在这个夏天,随着疫苗的接种,他们的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喜欢看着孩子们又聚在一起庆祝生日,学玩滑板,逛街享受美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小孩子们的自由和快乐也增加很多,可以跟随家长去逛商场,亲手挑选自己喜欢的玩具和零食,也可以去小朋友家一起玩,甚至一起睡觉。在户外玩的就更多了,儿童游乐场上蹦下跳,溪边湖边开心戏水,童年的快乐在这个夏天一个个找回。

  每次看到小儿子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替他高兴,他眼光发亮地告诉我,“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多好多!”当然他还是保持着这一年半来已经养成的习惯,在商场乖乖戴着口罩,看见免洗洗手液就去洗一下。从外面买来的食品饮料,等我消毒清洁完才食用。很多人已经不耐烦消毒了,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似乎消毒完才踏实。

  这种忐忑不安其实一直跟随着很多人,虽然口罩已经不是在室内必须佩戴的,但在商场或公交车、天车上,大多数人还在戴口罩。毕竟,新冠疫情并没有完结,变种病毒的出现仍然让人担心。

  前不久,我们一家和友人一起结伴去Cultus Lake露营,各种水上运动加上吃吃喝喝、爬山赏景等,玩得很开心。然而有时候那种忐忑不安简直压抑不住,感觉自己很难再回到正常生活的从容淡定。

  比如,去露营地的公共卫生间时,前几次去都谨慎戴上口罩,虽然看到卫生间打开了通风的大窗户。但是早晚洗漱你无法戴上口罩做,正洗漱着旁边洗手台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那种不戴口罩在室内与陌生人无法保持距离的接触,让人非常不安。

  还比如,本来打算去露营地附近的水上公园玩,有刚刚去过的朋友忙不迭建议,”不能去,人超级多,还都不戴口罩。“水上公园当然无法佩戴口罩,很快湿漉漉失去保护作用。

  于是我们只带着孩子去了冒险公园游乐场,大人孩子都严格戴上了口罩。环顾四周,我们是唯一佩戴口罩的人,还招来几个打量的眼光。华人对待新冠疫情,真的至始至终都是认真谨慎的,改不掉的习惯。

image5.jpeg

  孩子们在游乐场玩得十分开心,笑声叫声不断,周围的众多游人也如是。让你忍不住感慨,人们辛辛苦苦抗疫,熬过一波又一波的疫情,不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在灿烂阳光下聚在一起自由玩乐,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游乐场上一个写着大大”FUN"(乐趣)的牌子显得格外耀眼。

  新冠疫情存在的痕迹仍然在:游人通道上有免洗洗手液,栏杆上挂着保持社交距离的提示,有的工作人员很认真,在上一波游人离开后,擦下扶手消毒,才让新一波游人到来。

  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努力拥抱夏天里的自由。我们不知道秋天是不是疫情又要有什么变化,所以努力活在当下,抓住眼前能看到的美好,尽情享受。

image6.jpeg

  为了拥抱更多的自由,身边很多人都陆陆续续去打了第二针疫苗。我也如是,坐在冷气大厅中,在工作人员礼貌有序的流水作业中完成辉瑞第二针接种。搞笑的是,回家后才发现这流水作业真是很流水,创可贴被贴在未被打针的地方,针眼在旁边看着。

  许多朋友接种第二针后都有发烧反应,有人昏昏沉沉烧了两天。我是打完当天肚子不舒服,有些疲惫,各人身体反应不一吧。

  虽然针对疫苗的质疑不少,但还是希望它能成为我们恢复正常生活的救命稻草,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求助什么呢?随着病毒变异,原来的疫苗有效性可能下降,期待医学专家研究出新疫苗进一步拯救众人。

  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新冠不会消失,我们必须学会与之共存。而共存就需要尽量保持正常生活的共存,大人孩子不能总生活在严格的抗疫限制下。

  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拥有更多自由,并且不再忐忑不安。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