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战开打 特鲁多一周两向卑诗派糖能否扭转选情

星岛日报+-

image.png

杜鲁多在卑诗省省长贺谨陪同下到高贵林市视察。星报

 在2015年和2019年,杜鲁多都在温哥华为自由党启动了联邦大选的竞选活动。上星期,他似乎选择了在同一个地方启动下届选战。上周四,他宣布在5年内为卑诗省的托儿服务投入32亿元资助;到了周五,又公布联邦政府将拨出13亿元,把大温的快速运输系统延伸至低陆平原地区。 

然而,《星报》指,无论下届大选在何时举行,这两项承诺都不足以保证卑诗省的选民会蜂拥地支持他。 

卑诗省是个与别不同的战场,它拥有的政治动态是难以在其他省份複製的。在省内政治方面,卑诗省由两派势力瓜分:一边是新民主党,另一边是以卑诗自由党为代表的自由与保守派联盟。厄恩克利夫战略集团(Earnscliffe Strategy Group)卑诗办公室负责人希尔(Nikki Hill)称,从联邦层面看,省民至少有自由党、新民主党、保守党和绿党4个选择,这把两极化的局面拉得薄弱。“在每次大选中都可见到,只差数个百分点,形势就会倒向另一方。” 

在2015年大选中,联邦自由党的形势大变,他们在卑诗取得的国会议席,从2011年的仅两席激增至17席。这是非凡的成果,党内认为部分是归功于他们远早于竞选活动展开前就在当地启动的行动计划“杜鲁多团队”(Team Justin),计划的重点是动员和鼓动年轻的选民。 

这当中亦有赖于杜鲁多与卑诗省的渊源,他的外祖父是来自温哥华地区的国会议员,杜鲁多本人毕业于卑诗大学,在获得本科学位留在温市当小学教师。

但就在2001年他当教师的期间,发生了涂黑脸事件,后来成为2019年大选爆出的最大丑闻。一位凭藉反种族主义而树立起政治形象的总理,被揭曾经参与涉种族主义的行为,导致竞选活动受阻了好几天,而事件对选举造成多大影响,终究难以稽考。大选的结果是自由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党地位,包括在卑诗省失掉的6个席位。 

从议席的分佈看面临大选的政治形势,在卑诗省42个国会议席中,保守党取得17个,自由党及新民主党同样获得11个,绿党和独立党派分别得2个和1个。唯一的独立议员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原是自由党人,但在与杜鲁多就调查SNC-Lavalin涉贿一事上发生衝突,离开了党团会议。她上周四宣布不会角逐连任,这让她代表的固兰湖选区成为可供自由党争取的席位。在上届大选中,王州迪在这选区赢得32.6%选票,自由党获26.6%,保守党得21.9%。 

至于联邦保守党,他们在上届大选于卑诗省取得的议席只排第三,但增加了8个席位。位于大温以东的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成为他们在本省的票仓,亦是省内社会保守主义最坚实的地区之一,但去年的省选显示该地区正在发生变化,新民主党在菲沙河谷地区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原因是大温楼房的高价促使越来越多人由城市迁往市郊,当中有不少属进步派选民。 

在上届省选担任新民主党行政总裁的西霍塔(Raj Sihota)认为,这个现象可能会反映在来届的联邦大选上。“菲沙河谷的人口结构正在转变,变得越来越年轻,有更多的家庭,并带来了更多的城市触觉。” 

1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支持保守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