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撑BC10元托儿 拨32亿5年创3万名额

明报+-

  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昨日到访卑诗,并与省长贺谨(John Horgan)会面和公布,联邦政府与卑诗达成一份有关6岁以下儿童的早期教育及託儿协议。联邦承诺5年拨款32亿元,协助本省达到“託儿费每日10元”的目标,预料给6岁以下的受监管託儿位,父母需支付的费用,在明年底前可减一半。

image.png

总理杜鲁多在省长贺谨及多名三级政要的陪同下,宣布联邦政府将协助卑诗达到託儿费每日10元的目标。(李安迪摄)

image.png

杜鲁多(右)到访卑诗,与贺谨(左)会面,图见2人击肘打招呼。(加新社)

  杜鲁多说:“在未来5年,(联邦)将与省政府合作去达到目标,所有受监管照顾6岁以下的託儿位,託儿费平均每日10元。”

  他续指,另一目标是在明年年底前,卑诗父母为该类託儿位支付的平均费用会减一半,并将会有逾1.2万个“每日10元”的託儿位供应。

  总理杜鲁多周四与联邦家庭、儿童和社会服务部长胡森(Ahmed Hussen)等就达成协议于高贵林作出宣布,指政府透过一项全国性计划和历史性投资来做到。联邦于协议中承诺5年拨款32亿元,而该拨款亦以协助低收入、原住民及新移民家庭为目标;而卑诗省是首个省份达成该协议。

  联邦早于今年4月的财政预算中,承诺5年全国拨272亿元在协助各省的资助託儿位问题。

  卑诗新民主党政府于2017年尚选后,已开始其“託儿费每日10元”的试验计划,又于去年的省选作出竞选承诺,指会将计划扩充至全省性。

  至于联邦与卑诗达成的协议,内容经省府网站刊出,显示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所使用的人均拨款模式,今年拨约3.5亿元,而到最后一年拨款金额会升至9.1亿元。当中条件是卑诗政府需要在明年年底前,创造最少1.25万个每日10元的託儿位。

  协议的目标是未来5年内新增3万个託儿位,7年内将增加4万个;而受监管託儿位的平均费用,在2022年年底前可减一半至每日21元,到2027年所有该类受监管託儿位的平均费用为每日10元。

  “这对家庭来说是一项变革性政策”,杜鲁多表示,“疫情暴露了女性和女权主义者早就知道的事——如果没有良好的託儿服务,父母,尤其是母亲,几乎不可能建立自己的事业。对普通中产家庭而言,优质的託儿服务可能非常昂贵,而且名额稀缺。”

  杜鲁多指出,低陆平原的託儿所费用可高达每日60元,“即每名孩子每周需要300元,若果有2或3名孩子会怎样?”他指,减低託儿费开支对家庭及经济都同样有利。

  胡森表示,“对家庭来说,託儿服务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我们需建立一个加拿大范围内的早教系统,事不宜迟。”

  贺谨表示,卑诗需要联邦的支持才可达到为父母减低託儿开支的目标,“若没有联邦政府全力投入,我们不可走到所朝着的目标,我急不及待将(联邦)的支票兑现。”

  总理与省长到大流行更凸显託儿服务的重要性。

  贺谨说:“我们讨论过大流行下的託儿服务,从事託儿者是劳动力背后的劳动力,若果我们没有託儿位,社会便不能运作。”他亦指,本省不只从倡权者或家长听到他们就可负担託儿服务需求的声音,也从商界议会和商会听到,“他们认同当然是因为,我们的社会是由家庭组成,要走出大流行需要各人全力投入(经济),我们需要各人就位。”

  另外,託儿研究员及分析家安德森(Lynell Anderson)接受《加新社》访问指,经济学家广泛同意,可负担託儿系统,不但短期内可得到回报,长远而言更带来好处。她一些参与卑诗“託儿费每日10元”试验计划的家长也形容,託儿费负担减轻可带来具大改变。

  与安德森会办卑诗託儿倡权联盟(Coalition of Child Care Advocates of BC)的格雷格森(Sharon Gregson)表示,明年年底前将平均费用减半是很重要,快速减低负担亦同样重要。

  杜鲁多是次探访西岸被揣测为他有意快将召开联邦大选。他周四的行程中也包括在高贵林与利顿(Lytton)市长和来自菲沙峡谷地区的原住民代表会面;利顿是本省内陆小镇上周遭山火吞噬。他亦与联邦内阁的事故应变小组开闭门会议,讨论有关卑诗山火和热浪。总理于新闻发布会后,如“拉票式”到一餐厅买午餐,又与餐厅内的顾客击肘和自拍。

  有指联邦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的党领亦会本周到多个省份探访。

1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烂土豆为了拉选票,用纳税人的钱尽套路骗取选民,当选后再度坑害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