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不是闲出来的毛病 寻求支持 鸵鸟政策无用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留夏

 “地球今夜不快乐”抑郁症专栏:

  说来可笑,像我这样一个从事抑郁症研究工作的人,竟然患上了抑郁症,颇有监守自盗的意思。各种方法一一试过,才明白个中滋味,才知道以前很多时候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于是,在这里以散文小说的形式分享出来,为大家揭开抑郁症的面纱,而对于患有抑郁症的朋友们:如果地球不快乐,今夜就让这些文字来陪伴你吧!

第6夜:新手指南

  无论是患者本人,还是身边的亲朋好友,面对抑郁症心中最大的疑问便是:我该怎么办?

  答案很简单:建立起支持体系(support system)。

  没错,这简短的一句话,就是抑郁症治疗的核心。这个两秒钟就可以念完的短语,真正落实起来却需要很多人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与付出。

6_1.png

  一、专业人士

  在这个支持体系中,首先要有专业人士。可以是医生,也可以是心理专家或咨询师。如果你有MSP医疗保险,在温哥华看医生是免费的,家庭医生或者学生门诊会给你做出诊断,并提供一些相关的信息和服务。

  如果你在加拿大工作,通常工作单位会为你购买延伸保险(extended health insurance),可以报销一部分心理咨询费用。有些单位甚至与心理咨询公司合作,为员工提供免费的无限次心理咨询。

  如果你是学生,可以查看一下学校的咨询项目。不少学校都为学生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比如UBC大学的学生心理咨询服务(student counselling service)。

  专业人士的作用,只是提供大框架,为我们指明方向。就像盖房子一样,他们是顶梁柱。没有他们,房屋很容易坍塌;但是如果只有梁柱,还不能称其为房子。

  二、亲朋好友

  一个人心里有想说的话,却没有人可以诉说,这是最大的孤独。患上抑郁症以后,日常的对话已经不能够带来快乐和满足,它们听上去不痛不痒,只承载着时间的流逝。于是,找个身边的人聊一聊埋在心底的话,就成为一种释放与解脱。

  可是,跟谁去说呢?最好的朋友?父母?这时候,就需要你“慧眼识珠”,仔细辨别一下究竟哪些人具有同理心,哪些人思想开明(open-minded)。如果“错付”了人,不仅对于抑郁症的治疗没有帮助,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雪上加霜,让你徒生烦恼。

  请注意:即便是同理心、理解力很强的人,如果不了解抑郁症,也未必能够给你提供恰如其分的支持。可能他们会过分的小心翼翼,把你当成一个病人,时时处处谨小慎微,气氛紧张兮兮;也可能他们日后每次与你见面时都会问一句“你好点儿了吗”,而这样的慰问实在如隔靴搔痒,你只想说:快停下吧、别挠了、越挠越痒!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这些不得要领的安慰,是他们善意的帮助。所以,亲朋好友的支持,关键不在于起了多大的实际作用,而是作为倾听者去陪伴左右,帮助患者慢慢地恢复社交,让他们不至于与世隔绝、陷入孤立。

  如果我身边有人得了抑郁症,我会经常给他打个电话,时不时地约出来一起玩耍。而他因为心情低落、精力不足,很可能会拒绝。如果他拒绝,我不会强迫他,但下次我依然会邀请他,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一起去爬山。来自朋友的这种“永不放弃”的关心与互动,是对抑郁症患者最大的温暖。

  三、社会群体或机构

  有时,我们可能会面临一些实际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可以依靠一些社会群体或非盈利组织。比如针对留学生的语言压力,有很多免费的英语角活动,有些高校的留学生中心(如UBC international house)会给学生提供免费的课程或项目。

  再比如,癌症患者如果不知道该去哪里查询治疗和康复的信息,可以联系BC省癌症中心(BC cancer agency)。这些专门为特定人群提供服务的组织机构,能帮你省时又省心。

  至于心理方面,温哥华的中侨(S.U.C.C.E.S.S)提供中文心理热线服务:604-270-8233。BC省的危机处理中心(BC crisis centre)提供英文的热线电话及网络打字聊天:https://crisiscentre.BC.ca/

  四、你自己

  支持体系中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你自己。你要为自己建立起整个支持体系,你要了解和学习抑郁症的治疗,你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为自己寻找出路。如大海航行,专业人士只是舵手,而你自己才是船长。你决定了这艘战船何时出发、何时返航。

  如果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患有抑郁症,那么首先你该感谢自己,因为你已经在努力地自救了。除了上文提到的内容,我们在接下来的文章中,会逐个详细地介绍抑郁症的自我管理方法。

  或许,你心里可能会有大大的质疑:这些方法会有用吗?

  实话告诉你,没人知道答案。从统计学的角度,一种方法的有效率不可能达到100%。对于整体而言,它只是一个数字,而对于每一位个体来说,结局只有两种可能:有用,或没用。就像拧开一瓶饮料,瓶盖上要么是“谢谢惠顾”,但也可能是“再来一瓶”。

  关键是,你是否能够自始至终都怀揣着希望,去打开每一个瓶子看一看。

 第7夜:大象席地而坐


   逃避,或者逃跑,是很多人面对抑郁症的本能反应。

  我当初也是如此。现在从旁观者的角度回望,才发觉自己有多么愚蠢。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会明白:有病就要去治。可为什么仍然有那么多的抑郁症患者,却像我一样选择了逃避呢?

  因为我们逃避的方式,有时不仅不窝囊、不颓废、不认怂,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斗志昂扬,乃至于轰轰烈烈。

  比如,抑郁发作时,我会努力学习或工作来麻痹自己。虽然抑郁导致效率低下,但我不敢让自己闲下来,误以为忙起来就没事了。大家不都这样的吗,忙着生,忙着死。

  然而,这种鸵鸟式的策略,对抑郁症的治疗效果非常有限。因为抑郁真的不是“闲”出来的,所以忙碌起来并不能从根源上治愈病症,反而有可能会把你累垮,使病情加重。

7_1.png

  也有些人沉溺于做自己喜欢的事,将全部时间投入其中,这样就无暇悲伤了。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乐在其中,确实有利于抑郁症的恢复。尤其当你做的这些事,能够让你与别人亲近,建立起社交圈子,不再感觉孤独,或者你认为这些事有价值、有意义,与你的人生目标相契合时,会更有益于康复。

  可问题在于,凡事要有度。如果只是为了逃避抑郁,而把自己躲进这种兴趣爱好之中,把自己孤立起来,并没有真正地感到享受和快乐,那么,它本质上只是一种病态的拖延与自欺。

  有一段日子,我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拿来看电视、看书,不敢停下来,也不愿做任何其他事。它们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保护壳,让我蜷缩其中,假装一切安好,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该来的,躲不掉。

  或许,有些人会选择逃离眼前的生活。退学、辞职、离开一座城市,以为换了新环境一切就会好起来。可最终殊途同归,兜兜绕绕出走半生,还是回到了相同的路口。

  在胡波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中,一群活得落魄的人相约离开家乡,前往满洲里。在临行的车站,老金对韦布说:“你能去任何地方,可是到了就会发现,没什么不一样。你留在这里才能解决问题。”

7_2.png

  留在这里才能解决问题,这里就是此刻,是眼前的生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抑郁症。

  心理专家发现,每个人的快乐水平都有一个基础线,外界发生的小事会引起它的波动,但事情过去之后,它会趋向于恢复到原始水平。也就是说,换一个环境,换一个城市,或许会短暂地让你感觉轻松,感到快乐,却不能治愈抑郁症,总有一天你的心情会再次变得低落。

  横向来看,这个快乐基线因人而异,一些人天生比另一些人快乐。纵向来看,每个人成长过程中,它也会发生变化。

  应激性生活事件(stressful life events),也就是那些能够带来压力、引发抑郁、造成心理创伤的潜在因素,比如失业、霸凌、战争、疾病等等,它们有可能会对我们的基础快乐水平造成破坏,让我们变得不像从前那么开心。而心理治疗和干预,包括医学治疗、心理咨询和自我管理等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提升整体的愉悦感。

  换句话说,如果不治疗,一个抑郁症患者是很难自行恢复的。人在家中坐,快乐天上来,是不切实际的。或者一拍脑门,从此决定今后不再抑郁,这也是不可能的。

  因而,抑郁症的康复需要我们掌握方法、付出努力,并且坚持下去,慢慢地、逐步地提高快乐水平线。

  请拿出你毕生的勇气来应对抑郁症,直视伤痛,接受不完美,与现实和解,承担后果。这种敢于面对一切的勇气,是抑郁症治愈的前提。

  冯唐说,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面对现实,就让我们做一只大象。管它身前是抑郁、身后是焦虑,身前是痛苦、身后是恐惧,我们自是席地而坐,有了不再逃跑的决心与勇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