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较量 “得台湾者得天下”

中央社+-

image.png

美中之间的紧张与全球竞争态势并未因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而有转寰。(Getty Images)

美中之间的紧张与全球竞争态势并未因美国新总统拜登上台而有转寰。英国知名史学家佛格森指出,美国因全球事务备多力分,北京却能集中焦点,台湾议题恐成拜登不可承受之重。

佛格森(Niall Ferguson)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为哈佛大学、纽约大学与牛津大学的历史教授,并于2004年获“时代”杂志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是备受瞩目的外交政策评论员。

佛格森在一篇专文里,提到哲学家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引用古希腊诗人阿克拉卡斯(Archilochus)的诗句来比拟不同风格的作家:“狐狸所知博杂,刺猬惟逐其一。”

佛格森认为,这句话也可以用来模拟美中之间的强权政治:美国就是狐狸,在外交政策上追求各种目标、策略,备多力分;中国则是刺猬,所有事情都不脱一个一贯的内核愿景。

他以1971年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密访中国总理周恩来为例,季辛吉就像狐狸一样抱持太多目的,除了想促成总统尼克松访中,还希望中国帮忙美国摆脱越战,更想利用中国与苏联之间的矛盾来向苏联施压,以减缓核武竞争。

反观周恩来就如刺猬,始终紧咬着台湾问题,他当时说,若此关键问题不解决,整个美中关系的结都打不开。

季辛吉在衡量得失后,向中方让步,表明不主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也不支持台湾独立运动。

后来,中华民国于1971年被迫退出联合国,尼克松如愿于1972年访中,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一步于1979年建交,并终止与中华民国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所幸通过友台人士在美国国会游说运作,催生“台湾关系法”,重新规范美台关系。

文章指出,美国前总统川普成功让国内菁英阶层与大众更加反中,继任的拜登别无选择,只能萧规曹随。但令人讶异的是,拜登政府在很多方面都比川普更强硬,两国贸易战与科技战也仍未消停。除了人权之外,拜登与川普唯一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拜登更强调联合盟邦共同抗中的重要性。

佛格森透露,几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名经济幕僚告诉他,习近平最念兹在兹的事,就是重新把台湾纳入控制之下,为此不惜打破国家主席最多只做两任的惯例,并扩充陆海空三军。

佛格森说,美国在军事优势缩小之际,益发强化对台承诺,不啻是危险情况,若口头许下“坚若磐石”的承诺,实际上却是散沙,很容易让美国与台湾因误判酿出危机。

佛格森认为,拜登政府的一个课题是,要多久才会意识到自己可能面临台海危机。有政论员觉得,台湾目前给北京的感受,很像60年前古巴飞弹危机给美国人的感觉;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 Davidson)也在国会证称,北京可能在2027年之前侵台。

文章提到,有人把台湾模拟为1914年的比利时或1939年的波兰,这两个国家分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二战首场战役的发生地。

但佛格森认为,台湾之于美国,更像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之于英国。当时英国不满埃及把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伙同以色列与法国想以武力夺回;而美国不愿在应付苏联之际节外生枝,反对英法动武,运河终究落入埃及之手,英国这头昔日雄狮,也成了纸老虎。

佛格森表示,当年美军打输越战,让南越人流离失所,但至少除了越柬战争之外,并没在亚洲引发骨牌效应;然而,若美国失去台湾,或甚至不为台湾而战,会让全亚洲看到美国主宰印太地区的时代告终,让中国洗刷两百年来的失色与耻辱、重新成为亚洲一霸,届时就会是美国版的苏伊士运河事件。

文章最后提醒,狐狸(美国)的盲点是备多力分,刺猬(中国)却只专注干一件大事,而这件大事很可能是“得台湾者得天下”,不得不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