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迹象显示 拜登正失去权力

希望之声+-

章天亮评论文章:最近有几个关于拜登本人很古怪也很劲爆的消息,这些消息总体上指向同一个结论:拜登很可能患老年痴呆并已到了无法履行总统权力的地步。

尽管拜登患老年痴呆这个事,在大选前就被谈论,去年6月的拉斯姆森民调就显示,拜登老年痴呆的情况被很多人怀疑,已经很严重了,当时的结论是有38%的人认为拜登患有老年痴呆。比例相当高,甚至包括民主党里也有20%的选民认为拜登是老年痴呆。但最近此事再发酵,美国国内和国际性大媒体都在爆料。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博士从三大迹象分析,拜登已失去权力。

西奈山专家结论:拜登患有老年痴呆症

最近,一些国际性的大媒体和医疗专家也在谈论拜登患有老年痴呆症,并已很严重的观点。Newsmax引用了一个报道,澳大利亚的天空电视台对拜登的情况进行分析认为,拜登得了老年痴呆,不能履行他总统的职责;大选前他们就已经发现,拜登脑子的辨识能力已经下降得非常快。他们找了美国最大的医疗联盟西奈山的一位专门对老年痴呆做诊断的专家,看了拜登30个小时的视频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拜登患有老年痴呆症。

image.png

此事一出之后,很多人就想起以前拜登说的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做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个视频显示,去年大选前有一次拜登在举行集会的时候,他突然间莫名其妙地讲:外面是不是下雨啊?如果下雨的话,就都进来。其实当时外面没有下雨,而且外面也没有人,他是在一个演说大厅里举行会议,当时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记者们都面面相觑。然后他又问在座的记者:你们是在雨中坐着吗?明明是在大厅里。有人过去跟他打招呼告诉他,没有下雨。推送这个视频的人是白宫原代理幕僚长以及和社交媒体打交道的主任。所以,拜登这个痴呆在去年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注意到了。

三大迹象显示拜登现在在失去权力

第一个迹象,就是拜登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到国会去发表国情咨文。

一般来说,美国总统按照惯例,会在每年2月份召集参众两院议员,包括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起,总统发表一个演讲,讲一下他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所做的一些决策,包括对国家做出的一些改变,还会提到他对未来这个国家的一些构想和计划。

从1981年以后,每一年总统都要去做国情咨文,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而且所有媒体都是全程报道的。川普当总统的时候,2017年和2018年这两年,当时众议院议长是保罗·莱恩,他是共和党人,所以川普去发表国情咨文就没有问题。到了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民主党成了国会多数,南希·佩洛西就成了众议院议长,在她当上议长之后,就想方设法地拖延国情咨文。

这有三个原因:

1)发表国情咨文是总统的特权,如果川普去发表演讲,等于是认可了川普的合法总统身份,是民主党打死也不愿意做的事,所以他们采取各种方法拖延。2019年新一届国会宣誓就职的时候,佩洛西就说,川普因为没有通过国会预算,导致政府关闭,政府关闭期间,我们不能请总统来演讲。2020年,她又说川普正在被弹劾,所以他不能到国会来演讲。甚至在2020年川普演讲之后,佩洛西当场撕毁了川普的演讲稿。这是非常过激和侮辱性的行为,而且前面找的借口也是非常牵强,非常不高明。这是左派不想给川普总统合法性的一个证明。

2)川普总统的演讲,所有媒体要全程播放,那些左派媒体也不得不全程播放。全程播放的结果就等于是让川普有很多机会去戳穿左派的谎言。

3)川普在讲国情咨文的时候,必然要提到他为美国再度伟大所做的那些决策以及做出的非常辉煌的成绩。这些左派媒体也不希望老百姓看到。

出于这样三种原因,我猜测民主党连续两年都在想方设法阻止川普发表演讲。

现在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拜登去发表演讲好像民主党也不热心?这不是认证拜登合法性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吗?但是直到现在,拜登都没去演讲。美联社2月23号发表一个报道,本来国情咨文是定在2月23号的,结果拜登没去。到现在拜登也没有发表国情咨文,而且也没有就此做出任何的计划。

拜登每天的日程安排,以25号的安排为例,基本上4点半的时候,拜登就下班了。你看他每天的安排,你感觉拜登当总统有点像我们朝九晚五的上班,完全不像是一个日理万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元首。你看他整个的日程安排,看不到任何未来的计划。

现在左媒给出了一个借口,现在DC的相当于代理警察局局长给出了一个借口,说根据他们的情报,如果发表国情咨文,在发表国情咨文的那天,美国的民兵组织会暴力冲击,而且可能会想尽量多杀掉一些两院的议员。

这是代理警察局长在国会拨款委员会里做的这样一个指控,但这是一个特别不高级的指控。如果这些民兵组织想干这个事,他们早就干了。1月6号局势最紧张的时候,两院可以深夜开会,通过对拜登的总统资格认证,而且1月20号可以在国家广场上,一个露天的地方做就职典礼。如今整个国会被铁丝网重重围起来,DC还有那么多的国民警卫队,可以把国会整个保护起来。这样的情况下,做国情咨文比1月6号、1月20号更安全。1月6号、1月20号的时候,能有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能有露天的就职典礼,怎么到了2月份反而不行了呢?

所以我们猜测,这就是第一个迹象:拜登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他做国情咨文,而且很难站在那儿,哪怕是照稿念,可能也念不了了。

第二个迹象,其实也很离谱,就是32个国会民主党议员提议拜登放弃他拥有的决定是否发射核武器的权力。

这个事情非常奇怪,我们知道美国总统一旦被选举出来之后,他就是三军总司令。如果这个国家进入战争状态,总统必须迅速做出决定,是不是动用核武器,那完全是总统一个人决定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在选举总统的时候特别地严格,大家一定要对这个总统仔细审视,他到底是否有资格做三军总司令。

当时川普在选举的时候,民主党的一个不能选川普的理由就是,不能把核武器的按钮交到川普的手里,说川普是属于情绪不稳定的人,如果他控制了核按钮,会给国家造成问题,也可能发生核大战了。左派的这种说法完全都是吓唬老百姓,告诉你如果选川普,可能意味着核战争,因为你控制不了他手里的核按钮。但是尽管他们那么恨川普,他们也没有说把核按钮从川普手里剥夺走,也没有说川普不能独自决定是否发射核武器而必须经过副总统与众议院议长两人同意之后才能发射。

而现在有32个民主党国会议员联名写了一封信,要把发射核武器的决定权从总统手里收回来,放到总统、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三个人的手里。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决定的,是三个人都同意才行呢?还是二比一同意就可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而且总统是三军总司令,副总统是相当于备胎,众议院议长跟军队根本没有关系,凭什么来决定是否可以发核武器呢?

中国有句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一个将军在外面打仗的时候,皇帝的命令都可以不听。因为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将军必须得根据当时发生的情况做出立刻的决定,这就是孙子说的“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避实而击虚”,还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就像是水没有一个固定的形状一样,用兵打仗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只有根据战场的变化随时调整,仗才能打赢。所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有道理的。

当真正发生战争的时候,总统还能有时间赶紧把议长找过来,把副总统找过来,三人合计一下到底用不用核武器?如果别人已经对你发动核打击的时候,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了,所有的B-52轰炸机携带核弹立刻升空待命,所有的核潜艇立刻沉到海底下去。第一次核打击结束的时候,进行核报复二次核打击,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跟别人商量,而且根本就没法商量的。但现在民主党32个议员这个信说,总统不能够独自决定是否发核武器。为什么呢?很多人觉得,其实就是因为拜登的判断力出问题了。

所以我们看到盖茨(Matt Gaetz),非常支持川普的众议员,他说,如果拜登不能够就每天的工作做出决定,我觉得我们都应该注意这个事。他注意到拜登的认知能力,比如他在哪儿、他在的地点、一天的什么时间、他现在到底要做什么等等这些东西,拜登好像根本就不清楚。拜登在演讲时已经很多次说错过他所在的州,而且拜登有几次演讲的时候,呼吸特别粗重,这些都是一种老年痴呆到一定程度连呼吸都出问题的那种状态,经常眼神迷离,不知道他在看哪儿,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盖茨就讲,拜登现在的认知能力下降得非常快,他可能会以指数的形式下降;这个国家必须得密切注视拜登的情况,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对整个国家的安全都是威胁。

可以想像一下,假如突然间发生一些突发情况,需要总统做决定,而只有总统才有权做决定,而拜登他却处在一种迷迷糊糊痴呆的状态,做不了决定,那是很危险的。

所以大家觉得很奇怪的是,竟然是民主党的议员们提出要把拜登手里的核按钮收回来。而当年他们那么恨川普,他们都没有提这个事,说明现在拜登的情况,可能真的是对国家安全有严重的威胁了。

第三个迹象,就是哈里斯作为副总统,竟然主动打电话给别的国家元首,商量两国关系未来发展和合作的问题。

这完全是越权的,不是副总统应该干的事,除非是总统已经没办法处理公务了,否则哈里斯等于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

看到一则新闻,参议院格雷厄姆在接受Newsmax访问时,他说,我不认为拜登现在在管事,据我了解的拜登,他其实是一个温和的参议员,属于温和派的民主党人,但是现在,整个政府在拼命地通过那些非常激进、非常极端的左派主张,这显示出拜登其实没有掌权。他说,现在所有通过的那些主张,其实都是AOC、佩洛西、舒默、桑德斯的主张,他们现在通过的这些决议、所有的行政令,其实都是这几个人想要通过的东西。所以格雷厄姆认为,拜登其实没有掌握权力。

我之前曾经预见,拜登很有可能是在2022年之前辞去总统职务,把总统的位置交给哈里斯。因为哈里斯作为一个副总统,她需要任命一个副总统,副总统是需要参众两院多数通过的。如果过了2022年,民主党可能会失去参众两院,在这种情况下,哈里斯如果想任命一个人做副总统会比较难。所以可能会在2022年之前。

但是从现在的拜登迹象表明,我感觉可能这个进程会大大提前,因为拜登他的认知能力下降得实在是太厉害了,我觉得很快他就会出现没有办法接见外国元首。其实现在拜登已经当总统一个月了,没看到拜登在白宫接见任何一个外国元首,他也没有离开过美国去到别的国家去,好像整个内政外交全部扔在一边,每天一到了5点钟他就不干活了。就是说,他的身体情况非常成问题了。至少我觉得,这不是我个人的意见,很多媒体的报道都在讲这个事情。

共和党高层关系虽仍微妙,但已无伤川普主义议程的推进

格雷厄姆他现在试图扮演一个川普和麦康奈尔之间的调停人的角色。前几天格雷厄姆到海湖庄园去见川普,和川普一块打高尔夫球。当时有一个说法,他想力图说服川普和麦康奈尔合作。因为前段时间川普发了一个措辞严厉的声明,谴责麦康奈尔,甚至支持任何一个在肯塔基州挑战麦康奈尔的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但是,我的感觉是川普很有可能会听格雷厄姆的劝,跟麦康奈尔合作。因为这个猜测是我看到福克斯新闻报道说麦康奈尔坚决支持川普竞选2024年总统。这其实验证了我的猜测。

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川普参选总统的时候,其实麦康奈尔也面临着能不能当选参议员的问题,麦康奈尔当选了,从2020年当选之后,他会一直当到2027年1月份。如果川普2024年回归,重新赢得总统大位,那时候麦康奈尔很有可能是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那么如果川普推进很多议程,就不得不跟麦康奈尔合作。这是我从时间计算来讲,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川普2024年当总统,那时麦康奈尔还没有下台,所以他们会有2年的交集,那个时候麦康奈尔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话,川普是不能不跟他合作的。

川普他一定会赢得共和党2024年党内的提名,所以川普要当总统要推进他的议程,他跟麦康奈尔的合作是一种怎么都回避不了的问题。同时格雷厄姆认为,如果川普和麦康奈尔两人掰了,共和党就分裂了,一部分人跟着麦康奈尔建制派,一部分人跟着川普,那么共和党就无法赢得2022年的中期选举。

所以我猜测,川普不会再攻击麦康奈尔了,麦康奈尔也不会再指责川普。所以川普现在的第一优先级,他是要尽力整合共和党,然后以共和党赢得中期选举。福克斯有则新闻说,现在他们应该集中精力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上。

所以我想说,有的时候你觉得某某人靠不住,某某人可能是你的敌人,但是很多时候其实你是没有其它别的选择的,没有更好的选项了。大家可以继续观察他们关系继续发展的情况,格雷厄姆好像是横跨了建制派和川普。其实格雷厄姆在1月6号事件之后,他也是调子很高地谴责川普,但是他真的是反应很快,他很快就又变过来了。而且在11月4号大选刚刚结束时,格雷厄姆个人就拿出50万美元给川普,支持川普继续寻求公正。

我觉得川普不管是对格雷厄姆也好,对麦卡锡也好,包括麦康奈尔,川普是不会真的信任他们的,但是跟他们表面合作一起做一些事情,我觉得还是可能的。就是说,他们可能不会再是川普的个人朋友了,包括格雷厄姆前期和川普关系是非常近的,但是现在他们可能很难再做个人的朋友了,但是在政治上可能还会有所妥协和合作。共和党内部,现在大家都在做出一个姿态,团结起来。民主党现在反而分裂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