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海归硕士辞掉金融工作,当废品回收员月入上万

红星新闻+-

正月初八,刚过完春节假期,张泉又继续上岗了,入职当废品回收员一个多月,张泉的时间总是不够用,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不是正在收废品,就是在去收废品的路上。

让人很难想象的是,张泉是位90后的英国海归硕士:本科毕业于英国莱斯特大学,之后又在英国拉夫堡大学攻读国际管理专业硕士学位。


一个月多以前,他还穿着光鲜,是一位穿西装打领带上班的金融行业分析员,过手资金数百万;而一个多月以后,他就开始开着货车满城跑,蹲在路边,从生活废品中挑挑拣拣,与大爷大妈就几分钱的差价讨价还价。

这样转型的反差也曾让他不适应,但他很快找到了生活的奔头:“做自己想干的事情,靠自己的双手挣钱,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面容清秀的废品回收员

竟是海归硕士

成都锦江区鑫苑名家小区2期西门对面,是张泉收废品的据点,每天开着小货车从家到这里,收满一车车的生活类废品后,又一车车拉到位于双流区腾飞路的废品分拣中心。这是张泉入职废品回收员一个多月以来的工作轨迹。


每装满一车纸板,他就有数百元的收入,每天只要装上四五车,月收入高的时候能达数万元。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每天5点起床,晚上凌晨才能到家,一天工作超过16个小时。

2月21日下午,戴着口罩、穿着工作服的张泉又开始工作了,还没等把计重器摆好,张泉的“老客户”们就用小推车拉着一车车的生活废品过来了。“你咋又换地方了?找了你好久。”拉着纸板的阿姨抱怨道。张泉耐心解释:“阿姨,其实地方没换,都是在这个小区附近,要不下次你找不到就直接打我电话?”话说着,张泉就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这个小伙子多对的,我们都喜欢在他这里卖纸板,不缺斤少两。”听着阿姨的夸赞,张泉又笑着把身上一沓名片都递给了她说:“那请阿姨帮我宣传一下。”“没有问题!”

得知张泉的废品车开了过来,不到半小时,来卖废品的居民就排起了队。他一个人忙活着,给居民验称、称重、付钱,手脚利索地将废品扔进货车车厢。初春乍暖还寒,但张泉的额头上不一会就渗出了汗珠。


刚忙完第一波,他又开始快速分拣废品,把上百个啤酒瓶中的残留物倒出沥干,瞬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味,而这位面容清秀的小伙子,就这样蹲在地上一个一个地清理。

家住附近小区的朱阿姨是张泉的老客户,“每次都卖给他”。但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与她孙子一般大的男孩,是位英国留学回来的硕士。

辞掉金融分析员的工作

收废品每月收入2万~5万元

张泉在收废品时从不主动提及自己的留学经历,“因为收废品不需要,也不在乎你的学历”。

今年31岁的张泉是新疆人,2010年到英国留学,本科毕业于英国莱斯特大学,之后又在英国拉夫堡大学攻读国际管理专业硕士学位。毕业回国后,他回到新疆工作,2019年通过人才落户定居在成都。




英国拉夫堡大学颁发的研究生毕业证


毕业后,他做过汽车销售,在当收废员前曾在成都一家有国企背景的公司里做金融行业分析员,每天衣着光鲜地坐在宽敞明亮的写字楼内上班,或是穿梭于成都各大写字楼给客户做投资建议书。

从金融行业分析员到废品回收员,这样反差巨大的“转型”,在张泉看来, “也是机缘巧合”。

张泉说,当时做金融行业分析员时对各行各业都有所了解,特别是高新科技以及教育行业,之后由于行业受限,收入较低,他开始动了换行业的念头。在一次刷抖音的过程中,他便向一家互联网废品回收企业递交了求职申请。

张泉所就职的四川收废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杨何平也很意外,公司会来一位如此高学历的收废员。他坦言,在公司近200位收废员中,张泉的学历是最高的,“我们也没想到,学历这么高的人会认可资源回收行业,而且是来做最基层的废品回收员。”但从杨何平对他的观察来看,张泉在这个岗位上做得非常不错,他本人以及周围的客户都非常认可,“对人和蔼、不少称、价格公道”。

这么多行业,为什么单单选择做收废员?张泉表示:“从宏观方面来讲,我做这个是为环保做贡献,回收废品是一个朝阳产业,市场规模很大,废品每天都有,无穷无尽,就?像教育一样,是刚需,现在讲可持续发展,垃圾也需要分类回收,这是对地球有好处的;从微观方面,只要肯干,这个行业收入还是不错的。”

据杨何平介绍,经过张泉本人的努力以及公司的扶持,他现在每天的货量大概是2~5车货,每月的收入大概在2~5万元之间,“这也是他个人努力的成果”。

以前的知识白学了?

运用的场景不同而已

之前从事金融行业时,张泉所接触到的都是百万身价以上的客户,所过手的资金也是几十上百万起,现在转而收废品,面对的都是大爷大妈,客户群体也有了一个180度的转变。会有落差吗?张泉说,之前的客户群体相对于大爷大妈而言更成熟,他们会主动去了解投资理财,也懂你在讲什么,沟通起来不费劲,自己所学的专业也能派上用场。


“但大爷大妈不一样,你今天给他少算了一毛钱,他都要找你要回来。”对于这样的客户,他有时也比较烦恼,“比如纸板今天收7毛5,他非要8毛才卖,那肯定就卖不了。”但他也会主动去化解,跟他们耐心解释:“纸板就跟股票一样,有涨有跌,不可能一直涨。”这种情况下,客户最多就是跟他抱怨两句。他也碰到过“说不清”的客户,“那时我就只能委婉地让他去其他地方卖”。

他认为这并不算是落差,只是一个简单的沟通问题。“毕竟现在也不可能有人拉着几百万的纸板找我收,既然做了收废员,就要懂得自己去调节、承受,毕竟现在打交道的都是这个群体,你不可能一直烦,这样只会让你越做越差。”他发现,时间长了,跟大爷大妈们熟悉以后,他们还会介绍客户。

之前所学的国际管理专业中的财务报表分析等知识和废品回收行业“都搭不上边”,有没有觉得白学了?张泉笑着说:“也不能说白学,只是运用的场景不同了。”他表示,现在收废品唯一的好处就是心算能力提升了,一边称一边加,就算有小数点,也能很快计算出总价多少,“要是客户不信,还可以用计算器验证,保证算出来的跟我算的一样”。

曾瞒了家人一个月

没想到父母很支持

收废品的第一天,张泉只觉得“手忙脚乱”。市场部的同事打电话叫他去支援,他慌忙地赶了过去,除了纸和塑料,其他的废品都不能准确分类,也不熟悉价格,“当时身上零钱也没有,称也不会用”。最后还是同事们给他换零钱,教他用称、码货。

当天,他从下午一直忙到凌晨一点,先后装完了整整两车半的货。在去几十公里外交货的路上,车行驶在凌晨的街头,寒意袭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名废品回收员了。

他从来没有开过小货车,以前都是开轿车,第一次坐上绿牌小货车的驾驶室,他还是有些怯场,壮着胆子在空旷地带兜了几圈,才慢慢上手。

脏,是另一个刚开始接触废品回收时绕不过的问题。第一次收废品时,那些垃圾和特有的腐臭味,也给张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后面干着干着就习惯了,就觉得没啥味道了”。

“如果你真觉得这个活特别脏、特别累,那就不要干,但你既然愿意好好干,就不要怕脏、不要怕累。”张泉说,收入是他留下来的因素之一,“不要在乎别人的想法,干自己的就完了”。

但张泉还是有些在意家人的看法。最开始,他并没有告诉老家的父母;直到工作一个多月后,事业有了起色,干出一些成绩,他才告诉了家人。他说,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早些年花钱供他出国读书已是不易,“怕告诉他们我在收废品,家人会有落差”。

但张泉说,其实他多虑了,在给父母讲了之后,他们都很支持他。父母也并没有因为他曾出国留学,就让他回国必须从事一个“高大上”的工作,“他们就希望我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违法乱纪,找一个作息规律、差不多的工作就行了。”现在他做收废员,是环保事业,父母觉得很有意义,也愿意让他去做。

从不觉得卑微

“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没什么好羞耻的”

目前,张泉跟公司属于合作模式,多劳多得,而他也不会“坐以待毙”,只在一个地方收货,他还会在没有摆点的时间里主动去开拓客户。他认为:“收废品就跟汽车、房屋等高端销售一样,都是谁主动出击,谁态度好,谁就能赢得客户,就能做得更好!”


针对目前所从事的工作,张泉也有自己的想法,“我现在已经不是二十一、二岁的毛头小子了,所以再让我去公司拿固定的薪水可能不太现实”。他认为,既然选择了自己创业,肯定会继续做下去,“现在公司发展也很快,如果能越做越好,我希望能在这个行业有更好的发展”。他准备先脚踏实地地从基层做起,“如果公司要去其他城市开拓市场,我也会勇敢去尝试”。

在张泉脑海中过,一直有一个画面令他印象深刻。当时在国外留学时,大街上的建筑工人们穿着制服一边唱歌一边干活,中午休息时,几个人还会买杯咖啡坐在路边聊天,“觉得他们就挺快乐的”。而他们那种工作状态,也对他有挺大的冲击,也改变着他的想法。

他说自己从来没有觉得做收废员就应该卑微,当他穿上工作的绿马甲,他觉得自己也像那群建筑工人一样,是一个城市工作者,“我收的这些东西是帮助这个城市进行垃圾分类,对于老太太们而言,能用这些纸板换点钱、买点菜,这样就挺好的”。

在路边,他依旧忙碌着,收拾完啤酒瓶,他起身拍拍手自说自话:“做自己想干的事情,靠自己的双手挣钱,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3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觉得这小伙子没白去英国留学,至少把白人的自我独立,”人活着是为自己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 的意识学到了,当下全球人口暴增,环境污染严重加剧,资源枯竭,科技发展到尽头,普通基本物质生活已有保障的形势下,需要人类放弃成名成家当英雄的野心,反对和鄙视互相攀比意识,政府应鼓励百姓甘于平庸,安贫乐道,同时打击那些炫富显贵的,这样社会才能和谐。

  • 游客屏蔽

    he can build a business. Masters degree in UK is hahah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