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CPAC高调回归 已是保守主义者精神领袖

希望之声+-

章天亮评论文章:美国《保守党政治行动大会》(CPAC,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将于2月25日至28日召开,川普已经接受了大会的邀请,将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这是川普在1月20号卸任之后出席的第一个重要会议,也将是在公开场合的第一次演讲。所以人们对这次川普的演讲相当期待。

image.png

CPAC是保守主义运动的标志性会议

本周四(2月25日)召开的共和党保守主义者大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将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召开,也就是川普所在的州。每次CPAC大会都是共和党内部最有影响力的人聚在一起,商讨未来共和党的走向,包括保守主义者运动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所以这是一个大佬云集的盛会。

川普内阁中有很多非常重要的人物,像原来的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本·卡尔森、前国务卿麦克·蓬佩奥、将要竞选阿肯色州州长的前白宫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桑德斯,此外还有佛罗里达州州长朗德·桑切斯。现在佛州的州长相当火,他几乎好像是下一个川普一样,他的态度非常强硬,而且他在党内的支持率也非常高,他的保守主义理念非常地鲜明。此外还有像南达科塔州州州长诺姆、参议员霍利、布鲁克等等,很多保守主义者他们都会出席。

川普已经成为保守主义者的精神领袖

其实我觉得像南希·佩洛西和左派民主党两次弹劾川普,或者要继续调查1月6号国会冲击事件,甚至要为川普量身定做一个法律:当某个总统被弹劾两次,就不能埋葬在阿灵顿公墓,不能够由联邦拨款来建造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一些图书馆、建筑物等等。所有这些举动都是因为左派们心中非常清楚一点:川普已经成为了保守主义者的精神领袖。

我看到很多朋友讲,如果多米尼投票机问题不解决的话,2022年、2024年就不要想了。其实,大家可以想一个常识问题:假如有一个学生考试作弊被逮住了,下一次考试如果他用同样的方法作弊,基本上成功的概率是很小的,因为大家已经知道你可能会这样做,自然就会有所防范。所以2022年和2024年大选的时候,其实保守主义者的希望还是挺大的。

如果说2016年川普的胜选打了民主党一个措手不及,这次2020年大选民主党采取的种种作弊手段,也是打了共和党一个措手不及,两方都措手不及一次,打平了。所以我觉得下一次双方都会做到最好的准备。也就是说,用同样的方法不见得奏效了。川普2016年打了民主党一个措手不及,2020年民主党准备得远远比川普要充分得多。就是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川普回归,CPAC是最重要平台,演讲会透露重要消息

2024年,如果共和党能够好好准备,我觉得希望还是非常大的;甚至2022年的中期选举,希望也会大。所以民主党已经看到了这样一种趋势,川普会王者归来,因为川普一定会利用4年的时间,甚至是2年的时间重整共和党,把共和党变成一个执行川普主义的党;而且川普也必然领导共和党参加2024年的竞选。尽管川普本人现在还没有肯定地说他会参加2024年的竞选,但是我认为,他一定会。大概率上我认为川普一定会。

川普在接受Newsmax访问的时候他讲了,他非常怀念在白宫当总统的岁月。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从他对于美国的热爱,还是他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实现他人生中政治生涯的成就,他都会在2024年的时候参加竞选。而且等到川普王者归来的时候,他已经看清了谁是他的盟友,谁是假装的盟友,谁是他的敌人。那个时候,川普将不在会像2016年第一个任期时一样孤军奋战,他将会建立一个坚强的团队来抽干华盛顿沼泽,甚至可能去调查2020年大选的真相。

川普要回归,要竞选,因此他必须尽快地回到公众视野,而CPAC就是一个最为重要的平台,是保守主义最瞩目的一个平台。我认为川普在CPAC的演讲中,极可能会宣布他未来的一些计划,不管是建立他自己的媒体也好,或者推动共和党的草根运动、培养川普主义的接班人,或者参加2024年大选,这些方面川普可能都会透露一些非常重要的消息。

川普将对以麦康奈尔为首的共和党建制派全面开战

南希·佩洛西的打法,还是传统政客的打法,比如说她认为,弹劾川普两次,川普的名望就跌到谷底了。其实她不知道左派对川普打压得越狠,川普的支持者对他的支持就越加坚决,因为人们会认为,川普是替众人挡箭的那个人。

其实从2016年开始,所有打击川普的策略,都没有动摇川普的基本盘,从来都没有影响过川普的支持率。这一点,左派是非常失算的。我可以预计到一点,这次的CPAC大会,当川普走上讲台的时候,我们会听到雷鸣般的掌声,和象“We love you”、“USA”这样对川普的欢呼声。

其实现在共和党已经看清了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众议院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周二(2月16日)的时候在海湖庄园和川普举行了会面;我们知道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也到海湖庄园跟川普见面。这种见面在我看来,有一种朝觐的感觉,就是去见党内的老大哥。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尧舜的禅让,在《史记》中都有记载。当时尧帝驾崩时把帝位禅让给了舜。舜当时避居在南河,他不想和尧的儿子丹朱争位,而当时的诸侯去朝觐的时候,都去朝觐舜而不去朝觐丹朱;有官司要打的时候,都请舜来裁决,而不是请丹朱做裁决;包括那些歌颂国君的人,都歌颂舜,而没有歌颂丹朱。所以舜说这是天意,舜才继了天子之位。

讲这段历史的意思就是,有了这样的影响力,像川普现在在共和党之内的影响力,共和党的领袖也是不得不支持他的。而且我觉得川普可能很快会宣布支持和反对哪些共和党人参加2022年的选举,也就是他将和以麦康奈尔为首的共和党建制派全面开战。

川普回归已不再是2020年的川普,已成为知己知彼的川普

我观察中国历史,曾经发现过一个现象,如果你把中国历史二十四史这么读下来,你会发现:最开始造反的人,最终无一例外地全都失败。像秦末的陈胜、吴广造反,短短4、5个月的时间就失败了;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也没有成功;隋朝最开始造反是杨玄感最后也没成功;唐朝时候的黄巢、王仙芝也没成功;元末的韩山童、刘福通也没成功;明末的高迎祥也没成功。

那么就会让人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最开始挑头造反的人会失败?因为道理很简单,就是他们缺乏组织准备,从政治纲领到人才的储备,再到整个大战略的制定,都没有准备好就匆匆起事的结果。在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像一些散户去跟庄家打,政府那边毕竟是高度组织化的,那你的结果只能是失败。所以当一个军事集团在准备好了以后,变成一个高度组织化的集团,人才储备、政治纲领、整个军事战略的部署等等都已经想好了之后,那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2016年大选日的当天晚上,我曾经给在DC的一个朋友发短信,当时川普胜选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朗了。我说,我们今天晚上看到的是一场革命。当时川普就有点草根逆袭的感觉,其实他是没有做好组织准备的,包括共和党内的建制派,跟川普不是一条心的。所以川普2020年遇到这个情况,我们知道背后有很多非常复杂的原因了,但是川普确实是在整个竞选的策略上,在对敌人的狡猾程度的认识上,其实是准备不足的。我想未来4年的时候,川普已经不再是2020年的川普了,已经变成了知己知彼的川普了。

其实可以说,2020年时候川普知己而不知彼,他知道他自己做得很好,但是他不知道敌人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有些手法是非常见不得人的。所以在未来的4年,川普一旦做好了组织准备,他成功可能性的概率是极大的,甚至可以说肯定是会成功的。

为推进“MAGA”进程,川普将很快重整共和党

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我觉得川普需要做一件事,就是“攘外必先安内”,在布莱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上有一个报道说,川普很快就要开始审察共和党建制派的人物,这样他才能推进“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进程。那个报道的用词是“战争”(War),就是川普计划和共和党建制派全面开战。

我觉得川普只要有一个强有力地支持他的党团在后面,他重整共和党比他自己重建一个新党成本要小得多。所以川普首先要审察2022年参加国会中期选举的共和党人,哪个能上哪个不能上,要把众议院的共和党整理一下。

拜登上台像傀儡,几周里做出多少荒唐事

其实我觉得拜登上台之后已大概4周的时间,我们基本上看不到他做什么事,光看到他在签署行政令。我记得星期四(2月18日)早上的时候,川普的儿子发了一个推文,说今天早晨8点的时候,拜登已经停止工作了(我们不知道他几点开始工作的,但早晨8点他已经不工作了);说拜登就像一个傀儡。拜登上台这几周,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川普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总统。每当拜登干一件荒唐事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怀念川普总统。

两天前布莱特巴特有一个新闻,说拜登准备把已经驱逐出境的非法移民再带回到美国来,再对他们进行大赦,给他们公民的身份。拜登的脑子真是坏掉了,本来是非法移民来你的国家是违法的,把他遣送出境了,现在你再把他请回来。如果照这样的话,那何必像我们这样苦哈哈地通过考托福、考GRE来美国读书呢,我飞到墨西哥然后跨越美墨边境,我就成美国公民了,干嘛还通过读书、经商、投资这种合法的渠道来美国呢?实在不行,有一些想留在美国留不下的,没有H1签证的,干脆就到墨西哥去,去了之后,只要非法跨过美墨边境,立刻就成为美国公民了,那多爽。所以这些事情,拜登几乎每天都在做类似于这样荒唐的决定。

现实的感受:相对论与《诗经》

看到有人发了条推文说:“如果你认为18岁拥有枪支实在太年轻了,但你16岁的时候就可以投票了,15岁的时候就可以不经过父母的同意决定是否堕胎了,7岁的时候就可以决定是否要做变性手术了。” 这就是拜登的美国。

其实拜登的这些荒唐事,让我们特别地怀念川普,拜登上台虽然短短4周,我感觉好像过去了好长时间。而川普当总统4年,现在回过头来看,好像是一瞬间一样。前几天跟朋友聊天,他说:好久没看到川普的消息了,过去天天早晨都会打开推特,看看川普都发什么推了,这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过去的5、6周,川普一直是非常沉默,所以大家挺想念他的。

爱因斯坦在解释相对论的时候说:时间长短其实取决于你的感受,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你把手放在一个热的炉子上,放一分钟,你感觉好像过了一个小时一样,但是你和一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坐在一块,谈了一个小时,但是你感觉就像一分钟一样,过得非常快。这就是相对论。当然,爱因斯坦是用了一个相当幽默的说法来解释相对论。

中国《诗经》中也有这样的话,在《国风》305首诗中,其中有一首诗叫《采葛》,有一句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天不见就像过了三年。当然对《诗经》这首诗的解释,有人说它是怀念采葛的女孩子;也有人说是关于国君用人才,等等,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是不是有点像爱因斯坦讲的相对论。

川普借CPAC回归政治圈,极大概率准备重新竞选总统

拉斯姆森的一个民调显示说,不光是共和党,包括很多民主党人,他们都认为拜登其实只是一个极左翼的傀儡;全国选民中有一半以上、54%的人认为拜登只是一个傀儡。

福克斯新闻著名主持人多布斯(Lou Dobbs)20号也发了一个推文说,拜登选民中每6个人就有1个人说,如果他们知道了被媒体抑制的关于拜登的丑闻,他们就会改变他们的投票选项,也就是有六分之一的拜登选民会转而投票给川普。先不说拜登的那8000万选票有多少是真的是假的,就算都是真的,其中六分之一,大概也相当于1350万人,川普已经获得了7500万票,再加1350万,那川普得了8700万票,那就不得了了。其实这个民调也反映出川普在2024年胜选的可能性,因为人民已经看到了左派民主党的荒唐。

川普出席CPAC的本身政治意味就非常强大,就意味着川普准备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像川普这样的人,他其实是一个很有雄心壮志的人,他干什么,不做则已,要做就做最好,所以他既然回归政治圈,我觉得他极大概率上就是准备重新竞选总统。这就是我对他的一些预计。

4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如今美国混得也需要精神领袖了? 跟伊朗学的?

  • 游客屏蔽

    美國有這蠢蛋真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