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那些触碰心灵深处的音符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安妮

  连日的雨,拉开温哥华2021年的序幕,仿佛要洗净过去的一切病毒,一刻不停地下!疫情期间,驱车行驶在阴晦的天幕下,偶尔,路边的霓虹灯和树上的白炽灯,打破了这冬日单调的色彩,提醒着人们刚刚跨年。车辆围绕着本那比市区,行进。

  车里播放着自己熟悉的曲子。国内的流行歌曲,已经离我渐行渐远,甚至连老爸会唱的流行歌曲,自己也没听过………爱听的中文歌曲,都被归类为经典老歌;喜欢的英文歌曲,是筛选下来的,百听不厌,越听越有韵味。这时车里正播放一首歌曲《家》(Home):

  Another summer day

  Has come and gone away

  In Paris and Rome

  But I wanna go home, mmm

  May be surrounded by

  A million people I

  Still feel all alone

  Just wanna go home

  Oh, I miss you, you know......

  这首歌曲,是出生在加拿大温哥华的迈克尔·布布莱(Michael Bublé)的原创曲目。歌词讲述身在欧洲、远离家乡、在外漂泊的孤独感,对归家的渴望、爱人的想念,真情实感贯穿全曲,富有极强的感染力。“尽管周围有许多人相伴,我仍然觉得孤独。你知道,我想你,我想回家。”

mbloveinstagram.jpg

图片来源Michael Bublé Official Website

  Michael Bublé,这位世界著名的巨星,可以把自己的家安置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他依然选择回到故土温哥华,这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在本那比市一个豪宅区落户安家,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房屋估价也在近几年翻了一倍,达到2000多加币。估计这个社区的房价,也因为他的入住而水涨船高。

  喜欢Michael Bublé的《家》,不因他土生土长在本那比,定居在本那比,而是这首歌曲能拨动聆听者的心弦。每一次听到他明亮而温暖的嗓音,眼前会浮现那遥远的故乡,父母及亲朋。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有多少家庭回不去、进不来,相隔着太平洋,惦念着自己的家人。绵绵游子愁,飘飘凄凉意。疫情拉长本应相聚的时间。回家,变得越来越难。

  Let me go home

  I'm just too far

  From where you are

  I wanna come home……

  车辆行驶在本那比湖附近,听着他的歌,鬼使神差驱车来到了他所在的社区。上一次经过他的豪宅,外面正在装修,现在一切就绪。大门外,高高的篱笆墙、紧闭的感应门和24小时的监视器都在证明着这是一户备受瞩目的家庭。默默地祝福他和他的家人,幸福地生活在本那比,创作、演唱更多更好的歌曲。

IMG_20210103_090347.jpg

  温暖的声音,共鸣了多少人!还有一首触碰心灵深处的音乐,那就是萨克斯乐曲《回家》(Going Home),也是自己喜欢的,百听不厌。这首《回家》(Going Home)是美国西雅图萨克斯管演奏家肯尼·G(Kenny G)创作。

  在温哥华听这首曲子,会把我带回到父母身边,好比自饮故乡酒,未尽,化作相思泪;而一次我回到家乡的海滨小城,在一个购物广场,耳畔飘来这首曲子,我整个人驻足,立在那里侧耳倾听,好美的曲子!说来也怪,此时脑海里想到的是温哥华,那个遥远的又一个家 — 想起了青草地,悠闲吃草的加拿大鹅,满街的樱花,高大的云杉……在外漂泊了这么久,对渤海湾的家乡和大西洋的第二故乡都有家的感觉,听着曲子,飘忽的思绪跨越了时空,贯穿了南北半球。

IMG_20210103_141504.jpg

  无独有偶,一次在上海的一个大型超市,又听到同一首曲子。 原来不是我一人对这首曲子情有独钟。于是顺着曲子,顺“曲”摸瓜,了解原创者。这可能和年轻的追星一族感觉相似吧!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追”过星,对于流行歌曲只是喜欢听,从未多想歌词的寓意及背后的故事。如今,随着阅历的增加,一首首歌曲变成了一段段故事,自己也融入到故事当中,于是经典老歌韵味十足。

Em4tBTgXEAMfdBg.jpeg

图片来源Kenny G Twitter

  上网查了一下,【百度百科】对它的创作背景是这样描述的:

  1971年10月14日《纽约邮报》刊登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Going Home》(回家):长途车上坐着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子,在同车的年轻游客的盘问下终于开了口。原来他刚从监狱出来,释放前曾写信给妻子:如果她已另有归宿,他也不责怪她;如果她还爱着他,愿意他回去,就在镇口的老橡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如果没有黄丝带,他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会去打扰她……汽车快到目的地了,车上的人们都坐在靠窗户的位上往外看,只有这位男子不敢张望,他害怕迎面而来的可能是失望……突然间,全车的人都沸腾起来:远远望去,镇口的老橡树上挂了几十上百条黄丝带,这些黄丝带像欢迎的旗帜迎风飘扬……

  这个故事刊出不久,很快就出现了这首不朽的音乐作品《Tie a yellow ribbon around the old oak tree》(老橡树上的黄丝带),正是《Going home》的创作背景。

  对于萨克斯乐器完全没有研究的我,从深沉而平静的美妙音色中,能够听出家的味道。这首曲子缥缈缠绵,刚柔并济,穿透力强,代入感十足,能把人带到一个美轮美奂的空间,把想回家、要回家的感觉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我的专栏中,唯一有关美食的文章,网友Linda有这样的精美留言: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东西会跨越时间、空间、语言,达成人与人之间无障碍的沟通和交流,那就是音乐、美食、爱情!

  这两首关于“家”的音乐,穿越南北半球,跨越国界,使多少思乡者泪眼朦胧!

image.png

  让我回家……我想回家(Let me go home/ I’m just too far from where are you are/ I wanna come home),这可能是2021大多海外华人的新年愿望吧!希望疫情快快结束,回家看看父母、家人。不管离家多久,不管距家几万公里,家是我们永远的牵挂。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