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评论特鲁多2021年三大关键 第一是中国

加国无忧+-

加拿大主流媒体《环球邮报》近日发表Campbell Clark的评论文章,称特鲁多政府2021年面临三大关键问题,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影响力的上升。

image.png

文章指出,川普离开白宫,COVID-19疫情将因为疫苗而得到控制,对于加拿大和全球的领导人来说,2021年很可能面临摆脱衰退的紧迫任务。但是我们还将面临其他决定性的问题,这些问题将在未来十年塑造加拿大和全球,在2021年将无法完全避免。

Clark列出的三个关键问题中,第一就是中国。文章称,加拿大人不必展望未来,就可以看到崛起的中国可能会带来什么。出于对华为高管孟晚舟受到美国的指控而被捕的明显报复,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在中国被判入狱已经两年多。

再看澳大利亚,中国阻止了澳大利亚的煤炭进口。他称,北京很生气,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发出了一份14项要求澳大利亚人遵守的清单,包括撤销华为5G电话网络设备的禁令。

当欧盟采取更强硬的政策宣布中国为“系统竞争对手”(systemic rival)时,包括希腊在内的一些具有经济联系的欧盟成员国努力阻止封锁,希腊的主要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由中国国有巨头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所拥有。

Clark的文章称,中国利用对小国的影响来恐吓、分裂和统治。这需要言辞之外的回应。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提出了一个共同阵线。他认为,美国可能是唯一可以领导这种努力并使其他国家加入的国家。

Clark指出,这样的阵线不能完全依靠美国人,当中国将贸易作为政治武器或劫持外国人质时,要求更多的小国作出回应,即使这意味着北京可能会试图针对这些小国进行惩罚以破这种联盟。

文章中还提到特鲁多政府无法回避,并在2021年以及今后可能影响到加拿大以及全球未来十年的两个关键问题:经济向互联网的转移以及全球经济的脱碳努力。

向互联网巨头征税

文章指出,现在的全球经济越来越明显地基于无形资产,不必通过海关运输。上月,加拿大财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加拿大将于7月开始对外国数字服务征收消费税。但是,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在数字经济中,各国越来越担心无法向这些从低税率国家服务的公司的利润征税。在由37个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OECD)针对如何分配对国际数字巨头的税收管辖权的谈判已陷入僵局。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新政府会如何回应。

但是显然有两种力量在冲突。现在,世界各国都在担心企业逃避税收管辖。但是,如果每个国家在没有国际协议的情况下自行征税,这些税款可以用作贸易保护主义障碍,并成为贸易战的助推器。

碳俱乐部和碳战争

在加拿大,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以合理的价格征收碳税。在国际上,一些国家开始考虑向那些没有努力为经济脱碳的国家收取费用。

欧盟已经在研究调整关税的提案,对以大量碳制成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以防止自己的公司失去竞争力。

美国国会提出了一些边境税调整提案,得到拜登的认可。一个分裂的美国国会不太可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迅速采取行动,但是人们可以看到提案的政治吸引力:将脱碳成本从本国公司转移到外国公司。

边境税调整非常复杂,比如无法准确地计算出例如特定汽车中的碳含量。欧盟可能更希望在同一碳俱乐部中有更多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并且仅对该俱乐部以外的国家征收关税。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边境税调整如何不违反WTO的规定。新关税将被视为保护主义措施,导致其他国家的贸易报复,但是一旦各国开始将脱碳视为当务之急,可能会将碳俱乐部置于WTO的规则之前。

Clark的这篇文章后面有约250条评论:

Roverbird:特鲁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与美国结盟,这始终是最大的问题,因为美国的经济对加拿大经济至关重要。

Gizella:联邦政府的主要问题是偿还在这次大流行封锁期间发放的巨额资金。

rone81:三大问题是债务、债务、更多的债务。

Jone McMortimer-Boyles: 特鲁多的三大问题是“税收、税收、更多税收”。

app_69115303:2021年特鲁多不会有问题,他关注的只是发钱和增加移民收买选票。

你怎么看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