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温哥华,别忘了去看看三文鱼和雪雁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星河

  大温已经步入深秋,笔者最近连续三个周末去往家附近的小溪观赏回流三文鱼。第一周去时,刚开始一条鱼也未看到,心里还在瞎操心,“三文鱼不会也受疫情影响,回不来了?”不放弃地沿着溪边寻觅,终于发现了几条三文鱼,看着它们在溪水中游来游去,心才稍微放宽些,“今年虽然很多事情被迫改变,三文鱼总算一如既往回归故里了。”

image0.jpeg

桥下的钓鱼者

  三文鱼回归途中自然遭遇种种磨难,包括人类和动物的围追堵截。附近另一条比较宽阔的河里,也有回归的三文鱼,桥底下每年秋天都会聚集一些钓鱼爱好者,今年亦不例外。据说有的钓鱼者并不把钓到的三文鱼拿走,只是过过钓鱼瘾,鱼上钩后再把它们放进水中。忍不住为这些三文鱼哀叹:一路逆流而上,拼命游往故土,有人或动物会要了它们的命,也有人像在戏耍它们,鱼儿身体或许会被鱼钩划伤,或许被鱼饵吸引钓起,翻腾挣扎一番,以为一命呼呜,结果又被甩进水里……哀叹又如何,三文鱼的命运就是如此吧。

image1.jpeg

溪水中高处的石头

image2.jpeg

奋力前行的三文鱼

  第二周又到溪边赏鱼,三文鱼明显多起来,让人看了很替它们高兴,“终于安全回家了”。大多数鱼非常活泼,在水中追来逐去,只有少数鱼背部略有伤痕。其中一处溪水高处有石头拦截,水流挺急,逆流而上的几条三文鱼不停被水流冲得后退,又紧接着摇摆着鱼尾奋力前行。它们就是这样一路艰难地越过一个高坡又一个高坡,成功返回故里的吧?  

image4.jpeg

image3.jpeg

葬身溪水的三文鱼

  第三周再去溪边看鱼,不到溪边就闻到一股腥臭味,不浓烈,但清晰可闻。我知道,已经有些三文鱼死去了。果真,虽然鱼儿比上周又多了些,但许多条伤痕累累,背部和尾部惨白。几条已无声息的鱼,安静地葬身溪水,尸体有些腐烂。这些三文鱼的腐肉,会成为它们的后代将来从水中汲取的营养。

  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大自然每种生灵都有自己的宿命。为三文鱼哀伤,更为它们感动。

  再来说说大温深秋的雪雁,网上资料显示,一到秋季,成千上万的西伯利亚雪雁(snow geese)将陆续迁徙到菲沙三角洲。雪雁漫天飞舞的场面极为壮观,深受众多爱鸟人士及摄影爱好者追捧。大温观看雪雁的最佳地包括三角洲(Delta)Westham Island的瑞弗尔岛候鸟保护区(George C. Reifel Migratory Bird Sanctuary),以及列治文的Iona Beach Regional Park和Terra Nova Rural Park等地。雪雁出现的高峰期通常发生在10月下旬及11月初,12月底左右它们将会向下飞往华盛顿州的史盖基特河 (Skagit River)。每年三、四月的春季迁徙期,你也可以在大温再次看到雪雁北归的身影。

  上一次曾满怀期待到列治文的Iona Beach公园看雪雁,但运气不佳,未发现雪雁踪影,失望而归。前不久,听说雪雁又来到大温,冒着深秋突然而至的降温,和家人驱车前往。远远就望见一大群雪雁停留在海边的身影,心里立即兴奋起来,这可是移居温哥华十几年,第一次成功看到雪雁,也不知道怎么就和它们错过了这么多年?

  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海边的沙子、木头,朝远处的大批雪雁走过去。近些后雪雁“咕唔咕唔”的低吟声越来越清晰,听起来的确和家养的鹅叫有几份相似。它们有的在海边缓缓走动,有的优雅地梳理羽毛,有的轻轻捉咬着水面,一些雪雁突然忽扇起双翅的样子格外美丽。

2image1.jpeg

天、地与水、鸟构成美丽图画

image5.jpeg

  退潮后的海滩留下了层层叠叠的波纹,上面有些许或深或浅的脚印,天空中也有层层叠叠的厚厚云朵。天、地、水、鸟融为一体,如同一幅幅天然而成的图画。当有的雪雁扇动起翅膀,或者突然飞向天空,美就增加几分,如同画家添上几处充满神韵的笔触。

1image0.jpeg

群雁飞起的壮美场面

  更壮美的还在后面,原本停留在水中的雪雁忽然成群结对地飞向天空,“嘎啊嘎啊”地高声鸣叫,让静寂的海边显得十分热闹。这种壮观场面是摄影爱好者最热爱的,有时还求而不得,这次有幸遇到多次。一次次凝望着翱翔在淡蓝天空的雪雁,羡慕着它们的自由和优雅,好奇着它们到底在鸣叫什么,那些即兴而成的队形有什么有趣的意义?

image7.jpeg

太阳周围的雪雁

image6.jpeg

翱翔在淡蓝天空的雪雁

  过了一会,远处的天空也传来逐渐清晰的“嘎啊嘎啊”叫声,另一大群雪雁飞来。抬头望去,太阳被云层挡住,散发出淡黄的光晕,飞在高空的雪雁,围绕着太阳,点缀着天空,队行不停变换,越飞越低,天女散花般一只又一只降落于水中。

  雪雁来得快,走得也快,我们在海滩停留半个多小时后,越来越多雪雁成群结对飞向天空离开,栖息在远处的湿地了。它们是自由的,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留下刚刚赶到海滩看雪雁的那些游人,一脸失望,笔者再次忍不住感慨我们的幸运。

  深秋的温哥华,别忘了去赏下红遍街头巷尾的红叶,溪水中的三文鱼,天空中翱翔的雪雁……大自然这些美景和生灵,让疫情中的温哥华依然充满灵性及感动。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