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法国再爆“斩首式”袭击3死 警方冲入教堂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烟雨综合报道:今日(29日)上午9时许,法国尼斯市中心圣母院附近再爆“斩首式”袭击,一名男子多次高呼“真主伟大”当街袭击数人,目前已造成3人死亡!

       袭击者随后躲入教堂内,但已经被警方击伤并逮捕。这是法国两个月来第三次发生激进伊斯兰恐怖袭击。目前,法国全境进入最高紧急状态。

merlin_179236926_3040a794-8011-4674-a640-33044aa6d3ed-master1050.jpg

       封城前发生惨案

       今天是法国二度封城前的最后一天,谁也没想到惨案会在此刻发生。

       案件发生于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市中心的圣母大教堂!因为明天(周五)就要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为期四周的再度封锁,所有居民无通行证明都不得离开家门,因此不少当地市民,都趁着封城前夕,来到教堂做祷告。

       但悲剧就在此刻发生。半岛电视台报道,至少有两名遇难者在教堂内身亡,一名妇女受伤后在附近的一家酒吧避难,最终因伤势过重身亡。

       尼斯市长克里斯蒂安·埃斯特罗西表示,其中有一名遇难者以“最可怕的方式”被杀害,报道称埃斯特罗西指的是这名遇害者与本月16日巴黎近郊发生的历史教师被杀事件一样,被“斩首”身亡!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028.jpg

WeChat Screenshot_20201029154319.jpg

       当地报道显示,悲剧发生在上午九点,虔诚祷告的人们都无法预料到,这个神圣的殿堂,会在瞬间变成充满血腥的杀戮场。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035.jpg

       一名年轻男子突然持刀冲入教堂,他高喊着“真主伟大!”然后,疯狂挥舞着手里的锋利的刀,斩杀身边每一个他能看到的、碰到的人。

       据悉,男子先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女性斩首,接着又砍断一名男性的脖子,随后又挥舞着屠刀砍杀所有身边的人。

       刹那间,鲜血和绝望的嚎叫充斥了整个教堂!

WeChat Image_20201029154411.jpg

袭击事件发生后的教堂

  一名在教堂附近咖啡馆工作的32岁男子告诉记者,这里一向很安静,事发时他本来正在工作,但突然看到街道上的人们都开始狂奔,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喊叫,“一个女人从教堂里逃了出来,显然是受到很大的惊吓,她语无伦次地对我们喊:快跑,快跑,有人死了!已经死人了!人们都死了!”

WeChat Image_20201029154824.png

警方进入教堂

       大概十分钟后,大批警察赶至现场,将教堂团团包围。附近居民拍下的视频显示,多名警察持枪进入教堂,随即接连不断的枪声开始在教堂内响起。

       随后,嫌犯被警方击伤并逮捕。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046.jpg

       嫌犯为突尼斯人

       目前,法国警方已经确认本次恐袭嫌疑人为突尼斯人,1999年出生,今年只有21岁,名叫阿乌萨维(BrahimAouissaoui)。报道显示,他于今年9月抵达意大利,但很快就在10月9日被意大利警方发现,意大利当局要求他7天内离开该国。

       随后,他经由意大利进入法国。法新社采访的司法人员认为,袭击者的身份未得到正式确认,他在意大利隔离后被要求离境,到法国后并没有申请庇护,身上只有意大利红十字会的文件。

WeChat Image_20201029155414.jpg

伤者被拉上救护车

       惨案震惊法国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接连发生两次“斩首式”袭击,整个法国为之震惊。

       而对于遇难者的家属来说,更是绝望崩溃。

       一名男性受害者的身份目前已经被确认,Vincent Loques,45岁,两个孩子的父亲,是这家教堂的看门人。

WeChat Image_20201029155943.jpg

       有记者事发后在现场排到他的妻子(图左),戴着口罩的她,强作平静的她都难掩悲愤。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007.jpg

       总统马克龙前往尼斯

       尼斯市长克里斯蒂安·埃斯特罗西(Christian Estrosi)在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说,该男子以恐怖的方式杀害了数人,这起事件让人联想起大约两周前巴黎附近一名教师被伊斯兰教徒斩首的事件。

       埃斯特罗西说,袭击者在案发后不久就被警察抓获并受伤,他在接受治疗时仍在一直高喊“真主伟大”!法国检察院宣布,将对该案 "与恐怖行为有关的谋杀和谋杀未遂罪 " 进行调查。

d2b705e3559a47ba915b08dc84cf33ae.jpeg

WeChat Screenshot_20201029162119.png

       事件发生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决定立即亲自前往尼斯, 巴黎国民议会也决定为遇难者默哀一分钟。

       而在刚刚发生血案的教堂外,马克龙发誓,在法国再次遭遇“伊斯兰主义者和恐怖分子的疯狂袭击”后,法国不会向恐怖主义屈服。他随即宣布增兵保护计划,加强街头反恐巡逻“哨兵”行动,将现有的3000名士兵增加到7000人。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056.jpg

       不久前,一名教师刚刚在巴黎被当街斩首,杀人者在被警察击毙前,也是在高喊“真主伟大”。 

WeChat Image_20201029160402.jpg

      事发教堂主教:多次收到警告

       据当地媒体的报道称,尼斯中心教区的一名高级神父吉尔·弗洛里尼表示:“两三天来,我们一直被警告说,随着万圣节的临近,可能会有更多的袭击。”弗洛里尼称他们已经保持了警惕,但完全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真的发生。

       目前,事发区域已被封锁,当地教堂受令全部关闭。

3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穆斯林好可怕,心胸狭窄,极端,还伟大?笑死人,但也有人真的信了。

  • 游客屏蔽

    穆斯林地球癌症

  • 游客屏蔽

    警察枪法太差,这样的击伤还都治,不如枪口往上几厘米。

  • 游客屏蔽

    马克龙和默克尔毁了欧洲

  • 游客屏蔽

    对付木木全球还得看中共。

  • 游客屏蔽

    法国面临困难是大量穆斯林人口不知谁是极端分子,但法国没有去犯案的穆斯林。就好像很多中国人在西方当中共的间谍,西方没有把中国人都关起来一样合理。中国是对穆斯林无差别的关入集中营,这是种族迫害,强制同化也可以说是种族灭绝。有效的解决办法是批判伊斯兰的教义,劝导穆斯林去极端化,就像我们必须批判共产主义,揭露中共反人类的罪行一样。

  • 游客屏蔽

    "但完全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真的发生" ----- 没想到?你长的是猪脑吗?

  • 游客屏蔽

    ▲ UnBelDi的1句话言简意赅,道出了关键的关键: ? UnBelDi: Il est un "Contend de la Valeur" entre la civilisation occidentale & les musulmans ? UnBelDi: E 'un "Contendenti di Valore" tra la civiltà occidentale & musulmani ? UnBelDi: It's a "Contending of Value" between Western civilization & Muslims ? UnBelDi: 穆斯林 & 西方文明之间是价值的争战 小雨同意UnBelDi的观点: /* UnBelDi: 穆斯林同西方文明之间是价值的争战。这个争战的核心只有一个:要自由还是不要自由。如果一个人必然要有自己的价值观念,那么它要么是接近于西方文明的,追求自由;要么是接近穆斯林文明的,不允许有自由。这样的战争是非赢既输的。 */ at the same time, found 2 bugs:①“这样的争战”(战争是到最后万不得已时才动用的政治手段)②非赢即输 ▲ 共产教,也是旨在摧毁普世文明的价值观。 ▲ 然而,我们很难想像当今穆斯林世界里的真实情况,很难想像它同现代文明的巨大差距。 由于地理位置的局限,我们很难。 由于阿拉伯语言的局限,我们很难。 语言不通,严重情况下会导致战争。 语言不和达到高潮,就是语言暴力;? 语言暴力达到高潮,就是行为暴力;? 行为暴力达到高潮,就是战争。 所以,我们急待开发 下1代多语种浏览器 [附录2]。 Read more at: https://hugoaujourdhui.org/blogs/hugoaujourdhui/hugo-creaders-archive-index/ —-> ★【惊堂木电影】《阿富汗坎大哈之旅(魔鬼的统治)》“9/11”前夕4个月问世的电影;UnBelDi: 穆斯林同西方文明之间是价值的争战。 Re: 巴黎恐怖事件,美国大学校园,言论自由 page-2 —-> 。。。 . .

  • 游客屏蔽

    引文: UnBelDi 写道: 穆斯林同西方文明之间是价值的争战。这个争战的核心只有一个:要自由还是不要自由。如果一个人必然要有自己的价值观念,那么它要么是接近于西方文明的,追求自由;要么是接近穆斯林文明的,不允许有自由。这样的战争是非赢既输的。ISIS在伊拉克的所作所为即是证明:要么你依畈伊斯兰教,要么被杀掉。这根本不是西方人眼里的文明争论,这是关于死与活的Yes或No的简单明了的摊派。 有人说大多数穆斯林是热爱和平的,是善良的,因此需要谴责的只是极端分子,而大多数穆斯林是需要保护的。这是非常误导人的概念。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基础正是千千万万平和的,但固执的不允许任何人批评默罕默德的,不自由的穆斯林人。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深刻理解这一争战的难度。西方文明的宽容忍让正是一种自我束缚。如果这种束缚仅仅是一个被捆绑了手脚的西方勇士同一个穆斯林士兵在搏斗,那还不算是最糟的;最糟的是西方勇士背后的兄弟姐妹们七嘴八舌的对勇士说:不能给自己松绑,因为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这还不算是最最糟的,最最糟的是穆斯林士兵身后的穆斯林大众,他们从西方民众的七嘴八舌中领悟了一个道理:真主是伟大的,我们所坚持的“不自由”是伟大的,我们坚持的价值没有错。 西方必须意识到需要给穆斯林世界的平和大众一个明确无误的信息:要么抛弃不自由的生活同我们一起平和的生存,要么等待着世界的最后决斗。 Liberal们要懂得,西方文明同穆斯林的争战是关于价值的,是触及根本的。Liberal 同Conservative 的争斗不是有关价值的,而是有关判断的,不触及根本。很难理解的是,Liberal对待根出异土的穆斯林要比根出同土的Conservative要客气的多。 . .

  • 游客屏蔽

    全球左化,政治正确,命运共同体-----》 世界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