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真正的总理不是特鲁多 而是驵勉诚?

加新网+-

140418rzp6757zpwqc6zs7.jpg

  本周三(9月23日),特鲁多总理在重新恢复的议会上做了王座演讲,并与总督一起讲述了自由党政府接下来的施政计划。这个以“继续撒钱”为特征的报告宏大、美好又略感空洞,而且听着听着就让人觉得蹊跷:

  站在这里的人到底是特鲁多还是驵勉诚(Jagmeet Singh)?为啥自由党的施政计划,与新民主党(NDP)的政纲如此相似?

  比如,特鲁多承诺:

  1)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幼托与早教系统;

  2)推进全民药物补助计划;

  3)CERB结束以后转入EI等疫期支持计划,以前每周500刀的CERB变为每周400刀的失业保险(EI)等复苏福利。

  4)为长期护理院制定国家标准。

  其中,1和2与NDP政纲“全民托儿”和“全民药保”如出一辙,只是措辞略有不同。

  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NDP最主要的政纲就是将NDP前辈推出的全民医保扩展到全民药保和全民牙保领域。自由党虽然也承诺扩展药物保的覆盖范围,但并没当成重点,随便提了几句便淹没在条目繁多的政纲平台之中。

  建立全民托儿系统,几十年来一直是加拿大左派政党的计划,但BC省NDP政府在2017年上任以后便开始了强有力的实践,3年后“每日十元托儿所($10/day)”几乎已扩展到全省,本文作者也是受益的家长之一。此次特鲁多承诺“对全加拿大的托儿系统进行重大、长期、持续的投资”,似乎意味着BCNDP的模式要推广到全国。

  支持老人院和复苏福利等政策,也是NDP在今年夏天多次主张的。

  为什么特鲁多如此狂抄NDP的作业?除了对加拿大人民的关爱和对经济复苏的渴望,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自由党需要NDP的支持,才能通过反对党的信任投票,以避免倒台的命运。

  目前,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属于少数政府,虽然议会席位在各党派中最多,但并没有超过一半。根据加拿大制度的特征,总理施政演说之后,反对党们要进行信任投票。如果支持者不超过一半,则可能触发联邦大选,特鲁多的执政地位可能不保。

  根据流程,施政演说之后的6天内,各党派将进行沟通和讨价还价,以决定是否支持执政党。换句话说,反对党们可趁机“提要求”了,借助特鲁多这个杠杆曲线实现自己的政纲。

  现今众议院的338个席位中,自由党占154席,保守党121席,新民主党24席,魁人党32席,绿党3席,无党派2席,空缺2席。

  自由党若想获得半数以上的选票,最快捷的方式是得到魁人党或NDP的支持。但魁人党是个地方性党派,代表的常常只是魁省利益,团结他们未必有利于全国人民。

  而获取NDP的支持则相对容易一些,因为NDP和自由党同为“白左”政党,理念比较接近,只是NDP更纯粹一些,略有些理想主义的空中楼阁特色。

  不出所料,施政报告刚出台,魁人党和NDP就开始张口要钱。魁人党要求联邦政府每年向各省医保部门无条件拨款至少280亿加元。请注意,这笔钱不仅数目庞大,而且每省都要,每年都要。

  相比起来,NDP的要求就容易多了。驵勉诚要求联邦政府立法保证因疫情而失业的加拿大人紧急福利金不被削减,生病的加拿大人获得带薪病假。

  NDP话音刚落,特鲁多立刻表意同意,在本周四将EI和复苏福利由之前承诺的每周400刀升至每周500刀。这再次证明,NDP在指导特鲁多写作业。

  又过了一天,本周五(9月25日),自由党接受NDP提出的每年10天带薪病假提议,之后驵勉诚宣布支持自由党的施政报告。特鲁多的王位,稳了。

  这场凶险疫情中的权力游戏,就这么平稳度过。虽然少数政府的角色,一早就决定了其必须对其他党派做些取悦和妥协。但普通民众能因此获益,也是一件好事。加拿大的历史也证明,民众权益进步最大的历史阶段,常常是少数政府执政时期,比如1960年代的皮尔逊自由党少数政府。

  我们真心希望,我们可爱的加拿大能走日走出疫情的寒冬,而且每一个人都不被落下。

0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NDP和自由党是一路人,可以走在一起,腐败的疯狂,加拿大没有救了

  • 游客屏蔽

    都是骗

  • 游客屏蔽

    BC省NDP政府在2017年上任以后便开始了强有力的实践,3年后“每日十元托儿所($10/day)”几乎已扩展到全省,本文作者也是受益的家长之一???

  • 游客屏蔽

    BC绿党三票绑架NDP,NDP24票绑架自由党 简直是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