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人担心新冠疫苗副作用!多数不急于接种

温哥华港湾+-


《港湾播报》20200804-01 JTJJ


1.    加拿大人担心新冠疫苗副作用!多数不急于接种

卫生专家警告说,真正的新冠疫情后“恢复正常”,即恢复生活,包括大型聚会,国际旅行,不再用“社交圈”来衡量一个人的社会生活,可能要等到大部分人接种了尚未开发的疫苗以后。在加拿大,新冠病毒的疫苗何时以及是否可以广泛使用仍然是未知数,不过,公众已经开始讨论关于谁应该首先获得这种疫苗,是否应该强制接种疫苗,以及疫苗的潜在副作用。

非营利性组织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的最新数据发现,加拿大人在接种疫苗的意愿上基本统一,但在他们对于何时接种疫苗存在分歧。一半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没有保留,并准备在疫苗出现后立即接种。但是,三分之一(32%)的人表示他们可能会等待一段时间。这两组人的一个差别特征是,担心新的且迅速研制出来的免疫接种可能带来副作用的。那些等待而不急于接种疫苗的人,有76%表示担心其副作用;相比之下,那些急切接种疫苗的人中,只有37%的人有这种担心。

根据这次民调调查,46%表示一旦出现新冠病毒的疫苗,会马上接种;32%表示,最终会接种疫苗,但会先等一段时间;14%表示,不会接种新冠疫苗;8%表示还不确定。四分之三的加拿大人表示,应该在长期护理院和对医护工人强制接种疫苗;63%的人表示应该在学校强制接种疫苗;绝大多数加拿大人表示,在种接疫苗之前,生活无法恢复正常,持这种看法的人在乡村的比例是59%,在城市的比例是77%;在2019年大选中支持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人中,绝大多数(90%)愿意接种疫苗,支持保守党的人比例是60%。

 

2.    患新冠为何有人没症状?揭秘可能征服疫情的利器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有一种现象始终让大家感到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感染后病情会突然恶化甚至死亡;有人却症状轻微并逐渐自愈;还有的人压根儿就没有症状、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被感染……最近,在"自然免疫学评论"期刊上刊登的一篇研究摘要指出,许多人体内可能已经存在能够识别新冠病毒许多部分的免疫细胞,甚至一些根本没有得过新冠肺炎的人,身体里也会有这些免疫细胞,可以帮助提升人体的免疫能力。也就是说,有的人可能已经拥有了某种程度的保护力。来自加州拉荷雅免疫研究中心的该文章共同作者希特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我们发现很多从未接触过新冠病毒的人,约半数有在新冠康复者血液中的T细胞"。

那么,T细胞到底是什么?专家表示,T细胞是一种白细胞,也是人类针对病毒感染的免疫反应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免疫细胞,有助于协调免疫系统,可以发现人体内哪些细胞已被感染并摧毁这些细胞。在被病毒感染的细胞繁殖之前,T细胞就会作出反应产生抗体,意味着当受到新冠病毒攻击时,这部份人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不过成效如何仍有待进一步的证明。让研究者们感到意外的是,在从未感染过新冠病毒的健康人身上,也存在这些T细胞。希特表示,他们在研究时曾选出2015至2018年采集的圣地牙哥健康民众血液样本进行比对。"这些人不可能曾接触新冠病毒,而我们在实验中发现,约半数的人出现反应;这表示许多没有接触过新冠病毒的人,也有一些能够对抗它的T细胞反应。"希特说。研究者们推测,出现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有些人之前感染过目前已知的四种冠状病毒,这些冠状病毒每年会让数百万人罹患常见的感冒。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何部分人的免疫系统有机会辨认出新冠病毒,并在短时间内作出抵抗。也就是说,为何部分患者只出现轻微症状,但部分患者却病情严重,甚至死亡。

无独有偶的是,最近发表在《自然》(Nature)上一项由杜克大学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领衔的一项新研究结果也显示,在新冠肺炎和SARS康复者以及没有感染新冠的健康人中都存在类似的病毒特异性T细胞。更加有趣的是,23名已经康复了17年之久的SARS患者,其体内的T细胞竟然够识别新冠病毒!对于健康人身上也存在的T细胞反应,负责该项目的贝托列教授提解释说,这可能是由于他们接触过其他冠状病毒,例如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或目前未知的动物冠状病毒,而获得的交叉反应性免疫力。不仅如此,经过更深入的分析,研究人员还发现,无论是康复的新冠患者、SARS患者还是没感染新冠的普通人,当它们体内的免疫细胞再次遇到新冠病毒时,不仅能够识别出,还可以更可以快速地增殖、壮大部队以便可以随时攻击敌人。7月底,《自然》以“加速预览”的形式发表的一篇关于新冠的重要论文也同样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刷屏。这项研究是由德国柏林夏里特医学院与马普所的科学家们共同主导的。在这项研究中,科学家们也招募了68名从未暴露于新冠病毒的健康志愿者,并分离出了他们的免疫细胞,结果有24位健康志愿者(35%)的T细胞也能识别来自新冠病毒的抗原!研究人员们为此做出一个假设:这些健康志愿者过去也许曾感染了某种冠状病毒,例如感冒,并已痊愈。然而,他们的身体却留存下了一份记忆。在看到长相类似的新冠病毒抗原时,就会启动免疫反应。与这个假设相一致,研究人员们发现这些对新冠病毒抗原有反应的患者,同样也会对常见冠状病毒的抗原有反应。那么,这种“交叉反应”对患者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一般来讲,这可能会起到保护的作用——当免疫系统接触到新冠病毒后,会加速产生抗体,从而减少病情的严重程度。医学专家们认为,一部分人过去得过的感冒,可能会影响他在患上新冠肺炎时的严重程度。有免疫学家指出,人体免疫系统的T细胞或能维持更长时间,或可以预防病人再次感染病毒。

伦敦大学学院病毒免疫学家梅因指出,从目前的研究来看,T细胞在很大机会上比抗体更为持久,她认为有关发现"重要及令人鼓舞"。澳洲昆士兰贝格霍菲医学研究院人类免疫专家史密斯也表示,抗体的持续性短并不代表免疫力完全消退,就是因为有T细胞。史密斯说,或许人们未来会发现,T细胞是最终可以征服这场疫情的主要武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专家阿达利亚也认为,值得深入研究T细胞的反应机制,年轻群组在这次疫情中,病情较轻微和死亡率较低,会否同他们的T细胞比较活跃有关;相反老年人的T细胞是否较少产生免疫反应,导致这个群组的死亡率较高。不过,这种交叉免疫反应有时也可能出错,让患者的病情恶化,在登革热中就曾观察到类似的现象。不幸的是,目前医学专家们还不知道哪一种情形是真的。但有关T细胞的重大发现,无疑将有助目前新冠疫苗的开发进程。世卫组织最新统计显示,全球目前有20多家公司正争分夺秒地开发着130多种疫苗,其中有超过25种疫苗已进入人体实验阶段。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至少有5种疫苗进入了第三阶段。全球范围内,率先于今年5月进入第三阶段的疫苗是由牛津大学团队和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共同研发的。目前正在英国、南非和巴西对数千名志愿者开展人体试验,测试其抵抗新冠病毒的功效。下一步还将在美国等国对大约3万人开展接种试验。7月20日,牛津疫苗的早期实验报告在《柳叶刀》杂志上刊发,受试者均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还出现了“杀手T细胞”,形成双保险。BBC的报道称,这个项目的进展目前已超出预期。牛津大学团队发现,在注射疫苗14天后,志愿者体内的T细胞达到峰值,抗体也在注射28天后达到峰值。不过目前这项研究进行的时长有限,尚不清楚这些T细胞和抗体会在人体内坚持多久。该团队成员安德鲁·波拉德教授表示,非常高兴看到中和抗体与T细胞同时出现。他称这一进展“极其有希望”。据悉,牛津疫苗有望在明年初获批。目前团队已与世界各国政府签署了生产和供应超过20亿剂此疫苗的协议。阿斯利康表示,在疫情爆发期间不会寻求从这种疫苗中获利。事实上,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后,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争分夺秒,在药物和疫苗研发领域与病毒展开赛跑。希望这些振奋人心的消息能早日成真,人类能够早日取得胜利!

 

3.    世卫警告:勿将疫苗视为新冠抗疫“杀手锏”

世卫总干事表示,新冠病毒疫苗的开发工作正在进展当中,但是他仍然敦促全球保持警惕。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虽然对抗2019冠状病毒病的疫苗是有可能被研制出来的,但是亦有可能永远实现不了。谭德塞在瑞士日内瓦的一个新闻简报会上表示:“目前并不存在 ‘杀手锏’,而且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谭德塞呼吁全世界人们遵守各项防疫措施,包括保持社交距离、洗手以及戴口罩等:“这一切都要做。”

目前,全球已录得超过1800万宗2019冠状病毒感染病例,68.9万人失去生命。这两项数据均由美国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谭德塞在日内瓦的世卫总部表示,疫苗工作正在进展当中。“有一定数量的疫苗目前正处在第三阶段临床测试,我们所有人都希望能有一定数量的有效疫苗,帮助避免人们受感染。”

不过,目前这一刻并没有“杀手锏”存在,“而且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谭德塞警告说,“现在,阻止爆发就取决于公共卫生和疾病控制的一些基本措施:检测、隔离和救治病人,还有追踪和隔离他们的接触者。”谭德塞表示,怀疑感染或者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母亲应该被鼓励继续哺乳。他说,这样做的好处实质上要大于感染的风险。同时,谭德塞还表示,世卫对中国境内可能的爆发源头,第一阶段的调查已经完成。传染病专家团队相信,病毒最初是由动物传染到人身上,而关注焦点就是中国武汉市的一个活禽海鲜市场,新冠疫情爆发也是从那里开始。一个探测病毒源头的专家先头部队已经完成任务,之后将会有世卫所领导的一个更大的国际小组前往中国,当中也包括中国的专家。目前尚未知道这一阶段调查会在什么时候开始。


0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Good idea

  • 游客屏蔽

    姓谭的还有脸出来,这脸皮赶上长城了。

  • 游客屏蔽

    贪得赛的话也有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