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惨!加拿大大学生回家上网课还得付近万租金

大纪元+-

渥太华大学法律系学生尼娜.哈鲁恩(Nina Haroune),在过去安省宣布进入疫期紧急状态的4个月,一直在密西沙加与父母同住,但她仍要为上学期间租住的渥京市中心公寓支付高昂的租金。

image.png

23岁的哈鲁恩只是众多的被校外租房协议困住的安省大学生之一。她对加通社表示,她领取的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几乎都用于交租金了。

为了读书,哈鲁恩去年9月搬到渥太华,租了一套一居室公寓,月租1,950元,租约一年。今年3月因学校关门,她返回密市。到8月,她为无人居住的公寓支付了9,750元。房东认为,是哈鲁恩选择回家住,以此解除租约理由不足。

基奇纳-滑铁卢地区的两所大学——滑铁卢大学和劳瑞尔(Wilfrid Laurier)大学,一些大学生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学校课程转为远程,他们搬出了在校外租住的房子。他们曾请愿免除租金,请愿书获得了7,500多个签名支持。

23岁的苏赫尔.梅迪(Soheir Mehdi)在劳瑞尔大学修读法语,在省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她必须立即离开校园,还丢了校内的工作。搬回密市的父母家后,她还要继续支付每月600元的校外住房租金,租约是在2月份签的,租期6个月。幸运的是,她在疫期找到了一份财务顾问工作,还能应付。她预计,合住的其他四名室友可能陷入了困境。

多伦多大学市区法律服务中心的住房律师本杰明.里斯(Benjamin Ries)说,哈鲁恩可以把租约转给他人,但在经济不稳定时期,这并不容易。至于梅迪,里斯认为,可依据“合同受挫失效”(Frustration),当不可预见的事件发生时,终止租约。

里斯还说,房东有责任尽量减少房客的损失,尽力寻找另一租客。


1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Tenant can break the lease by giving up the deposit. Without Covid-19, students will leave the apartment empty but still paying the rent if they have to go somewhere during summer. There is no guarantee a student could find a job in the summer before Covid-19. Why these students complain on paying the rent in the summer? Government gave CERB to students to let them stay at home not going to the streets making trouble or spreading the 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