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感动!疫情下的温哥华不乏助人为乐的人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庄沈文

  都说流年似水,往事如烟,但有的事情看似很小,却清晰地铭记在你心间,历久弥新,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淡忘。

  想起在高速公路上的爆胎,我至今还心有余悸,甚至有些后怕。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敢奢求有后福,危难中能够平安无事就值得庆幸。爆胎本是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但由此引发的感人一幕却一直烙印在脑海,难以忘怀。

  高速公路上的爆胎发生在4月底,从春到夏,一晃已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

  那时BC省的疫情仍然处于紧张阶段,尚未宣布解封。相对于有些行业被停工,作为必要的商业活动,我们公司却运营正常。

  我是上下午班,每天从下午3点,工作到晚上11点。那天正逢周五,像往常一样,收工时已经是皓月中天了。辛苦工作了一周,到了周五下班,那心情别提多轻松了。走出办公楼,兴冲冲奔向停车场,便心情愉快地驾车往回家的方向驶去。

  一如既往,沿着公司门前那条南北向的路南行不远,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一条东西向的高速公路横亘在那里。我每每在此右转至高速公路,从而踏上回家之旅。

  那天,我开车来到这个路口,回头看看左边的车辆尚处于红灯暂停状态,就毫不犹豫加速右转至高速公路。不料,就在右转的一瞬间,悲剧发生了。

  刚转到高速公路上,仿佛听到车窗外“砰”的一声。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就未将这声音放在心里,继续沿高速公路向前行驶。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情况异常。

  先是感觉方向盘有些沉重,车身似乎有点向左倾斜。前几年开车曾意外出过两次事故,因为有“前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坏了,车出毛病了,大半夜的又惹祸了。可是,前面没有一同转弯的车辆,后面等待信号的车辆也在待命,我并未招谁惹谁呀。难道右转时弯转大了,不小心碰到了转弯处的隔离带?

  没等我想的更多,方向盘已开始变成抖动模式,而且愈演愈烈,其抖动的声音甚至盖过车内播放的音乐声。车身也有明显的倾斜,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方向盘向左转动。我已意识到车辆出现了严重的状况,必须找地方停下来。

  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并非说停下就能停下的,况且后面的车辆犹如追兵陆续飞驰而来。危急关头,好在我并未慌张,而是比较冷静,双手把稳方向盘,尽量控制车速,努力使车体保持直线行驶,不偏离大方向。

  经过一段危险、艰难的路程,在车道安全的情况下,我终于将车停靠在应急车道,并打开了双闪。

  直到下车前,我都以为是自己把车撞坏了。然而,打开车门,出去一看车况,我惊呆了。车头等部位完好无损,并没有被撞的迹象,但左前轮的轮胎已完全爆裂,包裹在里面的钢圈依稀可见。

  爆胎?我的天哪!以前听说过爆胎的现象,好像夏天发生爆胎的几率比较多。当时温哥华还是春天,何况我车的四个轮胎均是更换不久、尚处于保修期的米其林,怎么会爆胎?

  尽管原因是个谜,但爆胎却是真真切切发生了。抱怨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拆下爆裂的轮胎,换上备用胎。

  或许由于四轮已失去了平衡,我找出拆卸工具,忙活了半天也拧不下一颗固定在左前轮上的螺丝,只好给儿子打手机,请求援兵。

  我向儿子简单叙述了车况,告知他自己所处的大体方位。儿子说,别着急,他大约半个小时后赶到。

  4月底,温哥华的夜晚凉风习习,有点乍暖还寒的感觉。我拿着手机,站在开着双闪的车旁边,耐心地等待着儿子的到来。

  就在那等待中,令人感动的一幕出现了。

  疫情期间,出行车辆明显减少,加之已临近午夜时分,高速公路上过往车辆很少。我突然看到,中间隔着一个车道,一辆黑色轿车已经从我停靠的应急车道旁驶过,尔后又慢慢地倒了回来。我以为是儿子的车到了,之前因没确准位置,这才倒了回来。

  但是,那辆车并未转向我这边,而是倒行至与我平行的位置时停定在高速公路上。只见一个白人模样的人摇下车窗,先问我怎么样,是否受伤?我说,我没事。接着,他又问,是否需要帮忙?我谢绝了他的好意,告诉他儿子会来帮忙的。如此,他才放心驾车而去。

eop2et5uwaiby9w.jpeg

  我依然站在那里,等待着儿子的到来。夜晚依旧凉风习习,那时我的心中却涌起一股暖流。

  夜幕下隔着一条车道,我甚至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更不知他姓甚名谁,但他在我的心目中却是一个英勇的逆行者。疫情期间,人们重视社交距离,人和人之间唯恐避之不及。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当时那个人没有戴口罩,我也裸露着嘴。如果我需要帮忙,即使存在被感染的风险,那个人也定会义无反顾。

  温哥华从来都不缺乏助人为乐的人,无论是岁月静好,还是疫情肆虐,都是如此。这正是温哥华之魅力所在。

5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同感!!!

  • 游客屏蔽

    确实如此!居住了20多年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