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篇”—德国捍卫欧洲

数据吐槽中心+-

这一篇专门讲欧洲。由于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确诊数据和死亡率看起来很高的缘故,欧洲整体上似乎陷入了巨大的麻烦,被我大中国的无知百姓认为欧洲大陆已经彻底沦陷。在我大中国的恐慌鸡眼中,欧洲现在基本上等同于当年的黑死病重现,不说死得十室九空,基本上也得是千里无鸡鸣,民不聊生那种。如果说欧洲大陆从4月2日开始居然已经把新冠病情整体给控制住了,我大中国的恐慌鸡第一个就要跳出来反对:不强制性的禁绝交通,也没有强制性的要求每一个国民都居家隔离,怎么可能就控制住可怕的新冠呢?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欧洲,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了。并且,欧洲甚至大概率已经实现了传说中的“群体免疫”。

image.png

我再强调一次,上表的数据,均来源于各国卫生部门官网,并与世卫组织官网每日发布的各国确诊数据进行了交叉比对。你们很有必要了解是,各国卫生部门官网数据是实时数据,这种数据往往存在错漏或者是重复计算。一天后这些官网实时数据会经过修正,然后发给世卫组织进行统一发布。因此世卫发布的数据,是两天前的数据,但也是最为精准的数据。除此之外,由某些媒体或某些大学使用数据爬虫系统拼凑而来的数据,均属瞎扯淡,不足为信。

我们先说德国。德国现在的确诊数据也已经达到了9.5万宗,超过中国。它的“当日新增确诊”数据,出现了三次峰值,分别发生在3月19日、3月27日和4月2日。由于峰值现象反复出现,这似乎很难判断4月2日的这一次峰值,就是真正的峰值,说不定过了两天,数据又开始上升。然而有趣的是,就在4月3日,德国卫生部发表了一篇总结性的文章《德国呼吸系统疾病发病率剧烈下降》(网址:https://www.rki.de/DE/Content/Infekt/EpidBull/Archiv/2020/Ausgaben/16_20.pdf?__blob=publicationFile),这篇文章讲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根据德国卫生部门每周都要进行的包含新冠在内的全部肺炎的抽查结果,从今年的第九周(也就是三月初)开始,肺炎病发率就开始剧烈下降,到第十三周,已经下降到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的程度。相关数据趋势表见下图。

image.png

这份报告就如同我国“国家流感中心”在2月份发布的周报结果一样,当时我国的流感发作趋势也突然下行,此后我国的病情就迅速好转。新冠病毒的人际传播系数仅仅只是略高于流感病毒,与各种社区型肺炎病毒(大都属于冠状病毒这个大家族)等的传播系数也是大致相同,因此,我们可以使用早就有基准数据的流感或其它肺炎的流行情况为衡量标准,判断我们已经采取的措施,是否足以抑制新冠。德国卫生部门是这么做的,美国那边的CDC,同样也是这么做的,并且CDC也已在昨天刚刚发布的周报中明确指出,美国流感也已出现了显著的抑制迹象。不过关于美国的问题,主要还是两党政治的问题,民主党承继了我大中国的衣钵,在美国大肆散播恐慌,把美国拼命的往坑里带,这事我们在下一篇再讲。现在还是继续讲欧洲。

关于德国的情况,根据德国卫生部门的每日情况报告(网址:https://www.rki.de/DE/Content/InfAZ/N/Neuartiges_Coronavirus/Situationsberichte/2020-04-05-en.pdf?__blob=publicationFile)这里需要强调两点,第一:德国的住院率低得令人发指,只有14%!至今为止德国9.5万确诊病人,在扣除2.8万的痊愈人数后,其住院病人数只有九千余人。德国强大的医疗体系因此没有经受任何冲击,有相当多的大型医疗机构甚至没有接收过一个病人,于是它们兴致勃勃的向法国和意大利要病人,并且还是要重症,以便其了解新冠病毒的真实情况。这种事真是让国人惊掉了大牙,于是只好假装没看到。想想武汉当时医疗资源极其匮乏,以3000张重症床位去应对九千名重症患者,但是中国人死活都不同意将武汉的重症患者转移到省外治疗。如此两相对比,真是让人无言以对。回到本文的主题,这里最重要数据,是德国的住院率14%。德国是进行全面检测的国家,作为欧洲最强大的工业国,它完全没有所谓试剂盒的生产难题,以遍布全国的医疗机构和实验室为主导,把全国所有能检测的有症状病例及其亲密接触者全都检测了一个遍。在全面检测的基础上,住院率只有14%的话,大致与我国湖北省外的水平基本相当。

image.png

关于德国第二点需要注意的数据,是其平均死亡年龄。截至4月4日的1342名死亡病例,平均死亡年龄82岁;有1156名死者的年龄超过70岁。新冠主要是对老年群体构成威胁,这一规律在全球任何国家均生效。不过我国或许是由于中药注射液大规模滥用的原因,我国的平均死亡年龄显著低于欧美各国,只有71岁。

image.png

关于德国,还必须需要补充的一个关于无症状感染者的信息:在德国医学界的推动下,其已经启动了小范围的血清检测,也就是检测人群中已经具备新冠抗体的比例。德国官方对此的解释是:由于连续三次病情峰值的存在,他们有理由怀疑人群中其实存在相当大的无症状感染者群体,这批人其实已经自愈并产生抗体,并由此获得了群体免疫。基于这样的理由,如果血清抗体检测的结果显示确实存在群体免疫的事实的话,则德国政府方面将会迅速弱化现有的防控措施,让经济回归正轨。这件事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我大中国的恐慌鸡对此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如果人群中有大量无症状的感染者存在的话,那就太吓人了,必须继续封城堵路到21世纪的最后一年去!”

在这种争议背景下,澎拜新闻采访了德国的华裔流行病毒专家陆蒙吉教授(地址:http://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198a1915286a),下面是两边类似鸡同鸭讲的一组典型回答:

澎湃新闻:如果检测发现这个无症状感染者群体非常大的话,是不是说明英国专家之前提出的群体免疫思路不可行?

陆蒙吉:不能这样简单地理解。假如说检测出来这个群体不大,那么我们目前的抗疫策略没什么问题。如果它非常大,我们整个监控、追踪、隔离的策略都要调整。如果这个群体十分巨大,这个病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可怕了?现在德国的病死率是1%,假如有10倍的人感染且无症状的话,死亡率马上就变成了0.1%。那大家对它整个态度会完全改变,可能欧洲就全部开放了,各国的应对政策都会相应调整。如果说在德国发现存在大量无症状感染者,政府可能不会继续要求餐厅娱乐场所停业了,民众也无需过度担心,大家可以采取一些注重保护弱势群体的策略。

总之,就我国目前的恐慌氛围,与人家欧洲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双方相互无法理解,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沟通。所以我们就让不知所谓的德国人直接滚粗好了,接下来我们来看意大利和西班牙。意大利的总确诊数据达到12.9万,西班牙13万,两国的情况基本一致。意大利的拐点出现时间稍微早一点,在3月26日就进入了新增确诊的下降通道,从峰值的6千宗下降到4千余宗。西班牙则稍微迟一点,在4月2日之后正式达到拐点,从峰值的8千宗降到6千余宗。这两国的情况非常怪异。它们在三月上旬就陆续实施了各自版本的封城,当然,它们的封城跟中国无法相提并论,并不强制居民必须在家自我隔离,也没有完全停止公共交通的运行,不过总归是要比德国严厉。然而即便是如此,即便已经出现了拐点,它们的单日确诊量的绝对值依然很高。要知道中国在峰值时期的单日确诊量也就是3千余宗罢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对比中国,人口都很少,意大利的人口总量只有6千万出头,西班牙更是只有4700万。这种人口级别,在实施比德国更加严厉的管控模式之后,居然连续三周维持2万-5万的周确诊量,这种情况其实是很难理解的。

进一步追踪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数据,从两国各自的卫生部官网查询的结果,意大利的住院率为37%,西班牙的住院率更高,达到50%。一般来说,10-20%的住院率都是正常的,因为按照中国的经验,有8成多的病人可以自愈。美国纽约市现在的病情发展情况都紧张刺激到让无知的中国人唾沫横飞的吹嘘人家的死亡人数有多恐怖了,其实人家的住院率也就是20%。但是意大利和西班牙这种超高住院率,明显不正常。

image.png

(西班牙卫生部门4月5日发布数据截图,地址为:https://www.mscbs.gob.es/profesionales/saludPublica/ccayes/alertasActual/nCov-China/documentos/Actualizacion_66_COVID-19.pdf。上面第一列是年龄,第二列是现有确诊病例,第三列是住院病例,第四列是危重病例,第五列是死亡病例)

并且,恶搞的是,这两国的死亡率都是匪夷所思的高,意大利是12.3%,西班牙是9.5%,而相邻的德国只有1.5%。然而,令人更加难以理解的是:即便死亡率高到了这样的程度,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平均死亡年龄同样很高,意大利是78岁,西班牙79岁。两国加起来两万八千余名死者,居然基本上都是接近八十岁的老年人,这事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按正常的疾病发展情况来看的话,新冠的特征就是两条:第一,根据医疗条件的不同,死亡率1-3%;第二,主要是危及老人。现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符合第二点,但与第一点特征产生了强烈冲突。

各位,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目前超高死亡率的情况下,如果这两国已经出现大量的年轻人死亡的案例,不符合新冠的第二点特征,其实更能让人理解,毕竟10%的死亡率还是很吓人的,非典也不过如此。但是,这两国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依然还是以80岁左右的老年人为主要死亡群体,这两国的老年化问题真的就严重到了这样的程度?比其它国家的老年人多5倍?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意大利的65岁以上老人占比23%,西班牙21%,都低于德国的25%,更低于日本的28%。就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国由于庞大的有症状病患群体存在,因此始终具备巨大的检测压力,未能对人群进行全面检测,发掘出那些数量庞大的无症状感染者群体。换句话说,目前意大利和西班牙在持续的高绝对值确诊量基础上最终迎来的数据拐点,其实大概率是其群体免疫已经实现的结果。

image.png

基于这样的理由,我们就能够真正理解上面这条新闻,意大利随机抽取60人的血清进行检验,就测出了其中40名有抗体。比例高达67%,而这,恰恰正是群体免疫已经实现的标志。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理由,英国那边开始出现一些声音,要求放弃目前正在实施的积极抗疫的措施,重启此前的群体免疫路线。虽然英国的措施其实也算不上多严厉,无非也就是鼓励居家以及关闭人群密切接触型商业设施之类,跟中国的自闭措施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但是就这种程度的措施,已经让英国人忍不下去了。

image.png

英国的问题,一直都在于路线上的不坚决。一开始它选择走群体免疫路线,跟日本一样,只检测重症患者。对的,你们一定要意识到,人口老年化最严重的日本,其实恰恰就是在走群体免疫路线!事实上,任何一个提出“只检测重症”的国家,都是在走群体免疫路线。不过老实说,这种事可以干,但是不能说,说出来会让白左目瞪口呆,引发巨大的政治冲击。日本虽然一直在坚决贯彻这一条,它始终坚决拒绝检测所有患者,它始终坚持只检测重症以及有可能发展为重症的老人及孕妇,并且把检测出来的轻症患者直接赶回家,让他以自愿方式在家隔离,但是它始终没把这个意图直接说出口。其实现在日本的情况还真是非常稳定,根据日本厚生省的每日数据报告,截至4月5日,其新冠病例中的危重患者其实也只有79人,基本不构成任何医疗方面的压力。但是这个玩法在日本可以实现,日本首相在内部搞定几大财阀和几大政治派系,大家一起通过抗新冠以尽量不干扰经济为原则的路径,也就是了。不过在英国式的议会式民主体制之下,英国首相必须明确向议会及公众说明其任何重大决策的真实意图,这就捅了马蜂窝了,白左媒体每天都指着英国的鼻子骂娘,英国首相毫无办法,只能选择积极抗疫,转身开始进行做全面检测。但是与欧洲大陆往来密切的英国,其实当然早已遍地都是病人,于是伴随着其检测能力的提升,病人数量也是逐渐提升。当然,现在欧洲大陆眼看着群体免疫就要实现,英国的数据也随之开始稳了下来。

整体来说,目前整个欧洲的情况,就是在绝对值的高位上实现了数据拐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欧洲大概率以数万老年人的去世,实现了群体免疫。要确证这一点也不难,德国那边已经开展血清检测,美国CDC也已经开始启动这项工作,要把“无症状感染者”的真实数据给挖掘出来。这些数据,也就是一到两周内,就会发布出来。而如果最终数据出来,确实如此的话,真不知道我大中国到时候要如何应对。疫苗?疫苗那得是一到两年之后的事了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