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妈妈们宅家带娃的焦虑不亚于疫情上升曲线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朱敏怡

 事情的发展,就像复制粘贴,当我们春假前在微信上作为吃瓜群众看待国内孩子们宅家上网课的时候,现在这种互联网的红利,竟不期而至临到我们。

image.png

  由于春假已经无限期延长,考虑到生活不能这样懒散下去,上周末开始让小家伙自己先制定一个作息时间表,以期能够培养他的自律性。

  他列的作息表上除了吃饭睡觉休闲时间,就是所剩无几的学习时间。老母亲看着那个列表,心啊一直在颤抖。不时地提醒他:“吉他还要练练,别忘了写上去;中文的背诵别忘了加进去……”人家回答我曰:“那都在学习的时间里了。”讨价还价中最后把游戏时间定到每天3个小时,人家还叽叽歪歪各种不满。老母亲一声吼:“再嫌少,就一个也没有!”叽歪声音嘎然而止。

  疫情导致各种春假课程的停摆,家长对网课的需求增加,课外培训机构各种网课就应运而生。

  作为摇摆于佛系和鸡娃之间的老母亲,在面对娃儿在家上网课的和做作业的种种作妖,火气如泉水喷涌,分分钟有杀过去冲动。

Capture.PNG

  第一堂网课是吉他,老师用Skype视频教学。小子把上课时间忘了,老师打电话来,他急忙上网连线,一共半个小时的课,光调试音量就去了10分钟;笔记本也没准备好,一会又跑去拿本子记乐谱,半小时一会儿就没了。下课后我不得不提醒他,上课要提前5分钟上网调试,准备工作要做好,本子和吉他放在手边,把上课时间记在作息时间表里,这样就不会忘了。人家不耐烦地告诉我“知道了!”

Capture.PNG

  本周一上午是中文网课,人家课本和作业本倒是提前放好了。为了不让我们进去,他把房间门关着上课,但是因为戴着耳机,他不知道自己的嗓音有多洪亮,他说话的声音我听得一清二楚。过一会听到他说:“老师,我口喝了,能不能去那一杯水?”开门,出来拿水;不知多久又听见他说:“老师,上课还有多久啊?”老母亲的耳朵瞬间高高地竖起来,随时准备有所行动。接着听到他说:“老师啊,我要拉屎了,我可不可以先去上厕所啊?”我的血开始从胃里往脑袋上运行,一上课怎么就那么多事儿啊?上完厕所回来后不久,又听见他嚷嚷:“哎呦,老师,你布置的作业太多了吧?你这是让我没法活了啊?”“老师啊,你知道我吗?我吧,我一想拉屎就必须要去厕所,你不让我去的话,你一会就得跟我妈解释,为什么我的裤子上会有屎。”……这么听着他上网课,绝对是对我神经功能的一种严峻考验。

  放假的第一周去上了一周素描课,但是随着疫情增加,画画老师决定本周开始停课,布置任务让孩子们自己回家练习。第一周已经讲了很多理论知识,接下来就需要大量的练习。在上周末列作息表的时候,每天练习1.5小时素描是列在列表中的,因为那是老师布置的作业。

  按照计划,周一上午中文网课,下午就是自己在家画画。下午开始画画前,为了找个合适的球,人家在家里折腾半天,一会儿嫌大了,一会儿嫌瘪了,一会儿说球上花纹太多了……娃爹实在看不下去了,拿起一个西红柿说:“就画这个!哪儿那么多事儿,如果真想画,什么都可以!”好,乖乖地坐下来。接着要用台灯打出物体的高光和阴影,人家不是嫌灯光亮了,就是说阴影不够,各种不满。老母亲含着一口气,忍着未发。

  接着开始画了,画了没一会儿跑过来:“妈妈,你知道吗?老师说了,素描一天不一定能画不完的,我今天不一定能画完,我只能尽力,你知道吧?”我:“好的,你回去画吧,你尽力就好。”我这两段字还没写完呐,人家又跑来了:“妈妈,我刚才忘了定了时间,现在还剩多长时间啊?”我感觉脑门上有一股烟在升腾,心里念念“忍住忍住”。我转过头,看了一眼时钟,对着他说:“老师说每天一个半小时,现在还有45分钟左右。”“哦,好吧,那你明天提醒我定时啊。”一边走一边还叨叨:“我忘了这一个半小时包不包括Break的时间……”一瞬间我的脑神经被电流击穿。

Capture.PNG

  这春假才刚开始,无限延后的开学季,让老母亲突然开始怀疑人生。现在体会了那句真理:“学习不能让你妈快乐,去学校上学才能。”在这场疫情面前,无论你曾经是不是素质教育的漏网之鱼,现在都要被锤炼成精神领域的斜杠父母。


0
  • 最新评论
  • 游客屏蔽

    矫情。

  • 游客屏蔽

    为了国民的安全,政府采取强有力措施是必须的,这是政府负责和担当的体现。所以国民必须积极支持和配合,而且发现防控漏洞可以及时向政府报告或提出建议,以便政府把防控工作做得更好。要知道,任何时候生命都是最重要的,没有生命就没有了一切。所以,国民配合政府所做的一切,既是为了国家更是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