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来一场滑雪总动员吧!

温哥华港湾+-

留洋派专栏作者

郑小鱼

Capture.PNG

     滑雪被称为加拿大全民运动,站在雪场上一看,上至白头发的老人,下至三四岁的孩童,都在雪道上来去如飞。

  还有那些年龄更小的小团子们,也就两三岁的样子,一个个小小的人儿穿着鲜艳的滑雪服,像雪地上绽开的一朵朵小花,真是可爱极了。这个年龄的孩子滑雪学校是不收的,所以一般都是爸爸们亲自教导。高高大大的爸爸两手扶着孩子的身体在初级雪道上前进、转弯、让行,小不点一会儿高兴地咯咯笑,一会儿害怕地扭头找爸爸。孩子滑得自如一点的时候,爸爸会悄悄地松开手,又在孩子身体失衡前及时地将他扶住。看着这些爸爸们教孩子滑雪的样子,让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学骑自行车的时候我的爸爸也是这样跟扶在我身后。

Capture.PNG

  我的儿子Oscar 来到加拿大才第一次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大雪。看到这个书上才有的冰雪童话世界,他兴奋得在雪地里不停地打滚,头发衣领里全是雪,还伸着小舌头不断地品尝雪的滋味,说像白糖一样好吃。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他还团了一个大雪球抱到房间里,生怕融化了放到冰箱存了好几天。

  自从接触滑雪Oscar 就彻底爱上了这项运动,而滑雪装备也年年升级,每年的圣诞假期滑雪便成了我们家雷打不动的项目。Oscar最近的口头禅就是:“一个没有雪的冬天叫什么冬天呢!一个不滑雪的圣诞叫什么圣诞呢!”

Capture.PNG

  作为一个精力过剩的男孩子的妈妈, 我努力做到对孩子参与的运动不袖手旁观,依我的经验看,在小男孩面前树立权威的最好方法就是把他爱玩的东西同样玩得转,而不是光在旁边拍手喊加油。

  如今几年过去了,我这个强赶鸭子上架的妈妈从一开始趔趔趄趄几乎要把教练撞倒到现在也敢跟着儿子在绿道上跃跃欲试了。

Capture.PNG

  今年和儿子一起乘坐绿道上的缆车上山,远处雪山茫茫,脚下沟壑深深,长长的缆车咯吱咯吱地在崇山峻岭中凌空跨越,巨大的松群顶着厚厚的积雪在脚底下仿佛列兵。山风时而吹晃缆绳,即便有心想拿手机拍张空中俯瞰的照片也还是放弃了。

Capture.PNG

  因为此时此刻身边的小小少年终于露了怯儿,“妈妈,好高啊!我害怕。”

  同样有点胆战心惊的妈妈坚定地对儿子说:“不用害怕,非常安全。别往下看,往前面看,往远处看。”

  儿子还在担忧:“妈妈,缆车在晃,你说绳子会不会断?”

  妈妈安慰地说:“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检查设施,确保安全才会开动,放心吧!”

  儿子往妈妈身边靠了靠,说:“谢谢妈妈陪在我身边。”

  这一刻,妈妈终于体会到了爸爸们被孩子们仰望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骄傲了。

Capture.PNG

  记得去年有一次跟邻居一起带小孩子们上山滑雪,偷听到两个小孩对话。邻居小孩说,“我妈妈滑雪是世界上最差的。”儿子说:“我妈妈还不错。”

  听听,鄙视链无处不在,当个大人真不容易。

  实际上,想得到小孩子的崇拜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想想第一年陪儿子去滑雪,他跟教练去上儿童滑雪学校,我只能站在一旁看热闹。后来一琢磨,往后孩子成长的道路上,难道我要一直做个看热闹的旁观者吗?当儿子遇上困难时,难道也只能口头加空油:“不用怕,你行的!没问题!”当父母不能对孩子的困难感同身受,也不能给出建设性的参考意见的话,孩子长大了也还会像小时候一样盲目地相信爸爸妈妈吗?

Capture.PNG

  既然我们总是鼓励孩子说,“试试看,你能行!”作妈妈的又为何不能亲身接受新挑战呢?

  在这种自我激励下,我也在大人组跟着教练上了半天课,然后就自己在初级坡道上练习。一天下来记不清摔了多少个跟头,但居然就能在短坡上滑起来了。不过晚上躺在床上只觉得全身每一寸都在喊痛。

  后来就慢慢学乖了,每当看到太陡峭的坡,就拆掉雪板抱着走下来,虽然这样看起来比较搞笑,却避免了危险,也不会让自己摔得太痛。

  虽然小孩子掌握新事物的能力远远超出了大人,但妈妈执著不放弃,通过不断练习,滑雪水平一年比一年提高,从初级到蓝道,再从蓝道到绿道,如今也轮到儿子对妈妈刮目相看了。

Capture.PNG

  话说回来,跟儿子一起勉励自己学会了滑雪,到如今我也算是乐在其中。

  想想看,在洁白的雪道上,自如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飞鸟一般地穿过人群,越过森林,清冽的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脚下的雪板沿着广阔的坡道划一道漂亮的弧线,真是飒得很!

  儿子说:“每当我从高处冲下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像一只正在飞的老鹰。”我深以为然。

  人们面对未知的风险通常会显得不安,同样的,如果能够知道未来的道路,掌控自己行进的方向, 那无论多大的困难都仿佛迎刃而解。

  亲爱的朋友们,新的一年,试着来一场挑战性的运动,从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开始,掌握一项新技能,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

Capture.PN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