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过后,加拿大新政府面临的挑战

RCI+-

  加拿大联邦大选落幕。自由党成功连任,但是失去了二十个议席和多数党地位。作为议会的少数党,它将需要其他党的支持来维持执政地位和治理一个地区对立日益严重的国家。

22009942-e1571773609296.jpg

  不过《多伦多星报》政治专栏作者埃贝尔(Chantal Hébert)认为,这是自由党领袖特鲁多可以期望的最好的结果了。如果自由党的议席只比对手多出三五席,那是真的命悬一线。但现在的情况是,自由党的议席总数和保守党拉开了36个席位的差距。它在东岸大西洋四省保住了绝大部分议席,在安大略和魁北克这两个人口大省占据了压倒性优势,最大城市多伦多更是一面倒地支持自由党。

  坏消息是,自由党在萨斯喀彻温省和阿尔伯塔省全军覆没,在曼尼托巴省和BC省的议席也远远落后于保守党。这意味着在加拿大的政治版图上,自由党的优势止于曼尼托巴省和安大略省的边界。而在新政府的内阁和议员团中,将完全没有声音来代表和维护萨斯喀彻温和阿尔伯塔的利益。特鲁多在昨晚大选揭晓后的演讲中特别提到这两个省。 他说,你们是加拿大的中心地区,我了解你们的不满。我会支持你们。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整个国家团结在一起。

  少数党政府也能有所作为

  加拿大人对少数党政府并不陌生。进入21世纪以来,这已经是加拿大的第四届少数党政府。再往前追溯,老特鲁多也曾在1972年大选后组成仅比保守党多2个议席的少数党政府。但是加拿大历史上最成功的少数党政府总理要算是皮尔逊(Lester Pearson)。他在五年当中(1963-1968)一连领导了两任少数党政府。在这五年当中,加拿大建立了全民医疗保险、学生贷款制度、加拿大勋章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CPP),中止了死刑,重新设计了国旗,并把原先各自独立的加拿大海陆空三军统归于“加拿大军队”旗下。

  另一位少数党政府总理克拉克(Joe Clark)则在九个月后就被一次不信任投票赶下了台。是只顾得上保命还是有所作为,关键在于执政党是否能够得到其他党议员的支持。这意味着一个执政的少数党必须更多地听取他们的意见,采纳他们的建议,而不是想通过什么法案就通过什么法案。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1022-e1571773924192.png

  自由党可望避免“求爷爷,告奶奶”的命运

  少数党政府最怕的就是需要争取不止一个反对党的支持才能通过法案,因为每个反对党都是带着条件来谈判的。需要的同盟越多,需要满足的条件也越多。埃贝尔分析说,最有可能和自由党结盟的新民主党赢得了24个议席,虽然屈居第四,但是足以让特鲁多不需要同时和两个党谈判。自由党在这次大选中获得157个议席,还差13个不到议会多数。

  除了和自由党在立场上相近以外,帮助特鲁多坐稳总理位子也符合保守党以外的几个反对党的自身利益。对新民主党和绿党来说,这次大选已经耗尽了它们的财力,急需休养生息。而推翻政府意味着立刻再来一次大选。至少在两年内,这是它们希望避免的。

  至于魁北克党团,该党这次赢得的议席数从上次大选的10个猛增到32个,自然也不愿意还没把众议院的椅子坐热就投入新的选战。

  保守党的议席虽然比自由党少,但是所获得的选票却比自由党多24万多张。保守党领袖希尔(Andrew Scheer)在昨晚大选揭晓后的讲话中显示出他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把特鲁多拉下马来。但是埃贝尔说,他的问题是支持者集中在中部。另外,保守党最主要的承诺就是上台后立刻推翻自由党在碳税等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和法规,而超过60%的选民把票投给了立场与此相反的党。

  这也意味着,加拿大今后几年在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会保持和过去四年相同的走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