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毒年收入38亿至177亿 全球追剿华裔三哥集团

明报+-

image.png

骑警过去在温哥华岛外海的一艘船只检获逾千公斤的高纯度可卡因,市值高达数亿元。(档案图片)

多伦多一名叫谢志乐(Tse Chi Lop,音译)的华裔男子,被加拿大警方认为是可与上世纪美国黑帮大枭卡帮(El Chapo)以及哥伦比亚毒枭埃斯科巴(Pablo Escobar)比肩的贩毒大头目。

现年55岁的谢志乐出生于中国广州,他先是去了香港,后来与许多躲避"97回归"的香港人一样,在1988年移居加拿大。如今他已经成为加拿大警方和联合国毒品及犯罪问题办公室的重点调查目标。

整个亚洲地区近年来出现大量的人工合成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和氯胺酮(俗称K仔)等,谢志乐所领导的贩毒集团"三哥"(Sam Gor)从中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三哥"集团的成员遍及全球,加拿大并不算是该集团的主要市场,但多伦多在这一集团所建立的贩毒网络中,扮演至关重要的枢纽作用。

他起家的手段,是加入多伦多的"大圈帮",从东南亚的"金三角地区"向北美走私毒品海洛英,由此捞到了第一桶金。

道格拉斯(Jeremy Douglas)在过去20年中,大部分时间一直在领导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东南亚地区的工作。过去3年来,他为了追踪"三哥"集团的活动,不得不藉助中国、澳洲、缅甸和其他地区与国家的警队来协助。

"三哥"集团年制300吨"冰毒"

缅甸警方在机场扣留"三哥"集团的重要成员蔡正泽(Cai Jeng Ze,音译)后立即通知了道格拉斯,后者马上向缅甸警方提供相关资料,让警方有充足的理由将疑犯继续扣押。

毒品问题办公室的分析师估计,"三哥"集团每年制造300吨"冰毒",或者足以满足100亿次注射的毒品,助长了亚洲毒品氾滥的问题。

作为"三哥"集团创始人的谢志乐,他的聪明才智和创新能力,连道格拉斯都叹为观止。他集结了先进的化学和后勤技能,不仅满足了市场需求,而且有助于扩大市场规模。

"他推陈出新,将原本就已经很庞大的毒品网络打散再重新组织,令其发展壮大。他在毒品方面的创新工作,就像现在Uber在运输业务方面,或者Netflix在电影业务方面的工作一样,只要看到了一个机会,就立刻抓住了它并对其进行了革新。"

多伦多警方侦探耶茨(Kenneth Yates)向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作证时说:"在我看来,其中许多人(大圈帮)极具犯罪天赋。"当时由于"大圈帮"的参与,以至于在1990年至1992年期间,多伦多市的海洛英价格下跌了40%以上。

在1990年代中期,加拿大法院判处"大圈帮"当时的负责人吴振威(Chun Wai Ng,音译)监禁13年。他向加拿大国家假释委员会称,他与中国和泰国的毒品交易有着广泛的联系。这些活动产生了可观的利润,这些钱都被寄回给了中国的兄弟,让后者购买煤矿和计程车。

有报告称,到2003年,"大圈帮"主要负责东南亚向美国出口毒品海洛英。在这一过程中,谢志乐曾在美国监狱服刑9年,之后于2006年获释,至今仍是"大圈帮"的成员和加拿大公民。他的家人仍在加拿大,他手上还有一张香港特区政府发出的护照,有效期至明年。

谢志乐曾在美国监狱服刑9年

谢志乐于2010年组建了"三哥"集团,把以往分散的毒品海洛英走私活动,改为大规模批量走私"冰毒"。

道格拉斯说,"三哥"集团利用缅甸北部武装族群的保护,生产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冰毒",而且大批量生产令毒品价格暴跌,由此获得了许多新客户。

由此,谢志乐推动了毒品贸易从植物性毒品(缅甸的鸦片生产自1996年以来暴跌了70%),转变为在世界各地遍地开花的地下毒品工场生产化学毒品,尤其是在澳洲、日本、韩国以及整个东南亚地区。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东亚和东南亚的"冰毒"缉获量增加了两倍多。

他保证客户的利益,毒品走私过程中如果被警方缉获,由此产生的损失他来承担,顾客的交付的订金仍然继续有效,会再次安排别的走私途径送货。谢志乐从毒品生意上获取了巨额的利润,毒品办公室估算,"三哥"集团一年额用收入大概在38亿元至177亿元之间,这相当于满地可金融集团去年的全球收入。

巨额的利润满足了谢志乐他穷奢极慾的生活方式。他拥有私人飞机,有包养的泰拳拳手,在澳门赌博时曾经一晚输掉8800万元。

道格拉斯称,虽然加拿大不断改进打击毒品和有组织犯罪的方式,但谢志乐的新方式,也使以往警方打击毒品的旧模式变得毫无用处,尤其是以军事方式来扫毒的效果大减。

"三哥"集团的迅速崛起暴露出来,国家与政府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使得毒品可以在一个国家生产,出口到另一个国家,并将收益洗钱到第三个国家。对此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各个国家,都在整合多个政府之间的力量,共同对付毒品问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