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温哥华——幸福需要假装吗?

温哥华港湾+-

20170112_14842422387606.jpg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

作者:陈晓颜


  跟宋穿梭在温哥华Downtown,她耸耸鼻子说:“我闻到了大麻的味道”。我惊讶地看着她:“你,见过有人吸食大麻?”“经常,唐人街一带有个homeless收容所,是瘾君子晚上的栖身之地”。正说着,远远看见一个极度瘦弱的背影突然倒地,“这个人也可能吸大麻。”“从来没觉得大麻离我们这么近”,我惊叹。“很快,加拿大政府就会颁布吸食大麻合法化的指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只要你想吸,超市就能买到,有的农户甚至拔掉田里的蔬菜改种大麻。”“天哪,这对未成年、自控力差的孩子来说,又多了一重威胁。”“是啊,丫丫学校就有吸食大麻的同学。”“政府难道不知道大麻的危害性吗?世界各国都在打击毒品犯罪,为什么加拿大要合法化呢?”“政府的解释是为了把大麻的销售利润从有组织的犯罪集团中夺取过来。”

  “这样的解释,真是荒谬。”我似乎看到宋和很多无辜的当地人处在大麻包围的风雨飘摇中。

  而在北京,我几乎不用担心,大麻会跟我的生活发生联系,也几乎不用担心孩子会很容易接触到毒品。这大概就是来自于祖国政府强有力的管控。

IMG_20180217_125518_conew1.jpg

  那么,加拿大政府是怎样的?这个国家的民众有安全感、幸福感吗?问辞掉国内公职的良:“那么绝然扔掉了国内海关处长的工作,跑到加拿大,从头开始,你后悔吗?觉得快乐吗?”“这里的价值观是家人在一起最重要。其实,我也纠结过,但是,如果不放弃工作,就会错过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而这个错过是不可弥补的。所以,我就做了这个选择。上帝不会让飞行的鸟饿着,更何况有手有脚有思想的人类。基督徒不讲快乐,而是喜乐平安!这也是我们在加拿大最大的感触和诉求。”

  宋给我讲她的基督教教友的故事:“朋友简遇到一个从美国来的20多岁的吸毒女孩,把她带回了家,一边帮她戒毒,一边为她申请戒毒中心床位。但是戒毒太难了,毒瘾发作,痛不欲生,女孩子趁简不注意,就会偷拿家里的零钱跑掉,估计是去买毒品,简和家人开车去找她,再把女孩子带回家,一次次这样重复。但他们从没说要放弃。”

  而包括宋在内的教友们,也都会伸出援助之手。

  在宋的厨房里,有三个垃圾桶,一个盛放可回收的塑料制品,一个盛放不可回收的垃圾,还有一个盛放当天的剩余菜饭。每天傍晚,良都会很耐心地把剩余菜饭倒入铺开的报纸上,细心包裹好,放入楼下门口自家垃圾桶,同时,他会把每天用过的牛奶桶、酸奶盒清洗干净,晾干,再放入门口可回收垃圾桶。因此,他们所在的社区,公共街道非常干净,没有垃圾、没有碎屑,更看不到动物的粪便。

  岩是我的大学同学,2001年移民加拿大。

  在温哥华见到他,正值周末,一见面,我惊呼:“居然二十多年没变,岁月太厚爱你了。”岩一如既往发挥着天津人与生俱来的逗贫:“比上不足,比下没余。不过也不耽误天天享受生活。”

  第一次,听岩聊起他在加拿大的奋斗史,没有什么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的故事,更多是本土人的豁达和淡然。

  刚到温哥华的岩还算幸运,进入一所学校当老师,教授计算机。“我到温哥华的时候,走在downtown,几乎见不到什么行人,华人的面孔更是不多。”岩回忆。随着华人到加拿大留学人数增多,岩被学校安排负责国际学生的管理。期间,总有国内朋友向他咨询加拿大留学事宜,于是岩辞职创办了一家留学咨询公司。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留学加拿大的华人学生成几何倍数增长,岩的公司也步入快速发展轨道。“公司壮大了,我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管理,生活一下子变了样。年轻的时候,总希望金戈铁马,闯荡江湖,做出一番事业,人到中年,突然间发现每天能睡到自然醒,有一个好的身体,多留点时间陪陪家人最重要。”于是,岩将拥有无限前景的公司转给他人,“现在这个公司已经成为温哥华最大的留学咨询机构,但我不后悔,现在也挺好,继续做留学咨询,不求多,但求好。精心为学生选择适合他们的学校,对得起每一个客户的信任,剩下的时间享受生活。我还有一个做移民的朋友,每年也不求多,就接几个案子,尽最大努力做好,剩下时间就满世界找滑雪场滑雪去了。”

  跟岩坐在餐馆里,继续聊着跟他差不多时间来到温哥华的其它大学同学的故事,“2001年,美国911事件连累了加拿大的经济,就业岗位急剧减少,同学中,只有田幸运地找到了专业工作,更多的是继续求学,然后辗转其它城市,比如埃德蒙顿、多伦多,去寻找就业机会。不过,十几年过去,大家都挺过来了,开始享受生活。”

  不胜唏嘘,转眼,青春已不在,人生进入了下半场。

  在国内的我们依然焦虑,不但纠结当下,甚至因为春节期间刷屏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而恐慌,害怕因为一场疾病将自己和家庭推向深渊。但在岩的身上,我看到的更多是风轻云淡。

  “听说在加拿大,看病效率很低?”我问岩。“还真不太清楚,来了快二十年,几乎没去过医院”。岩想了很久才说。

  “不过,加拿大的福利体系很健全,我也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这,大概就是问题之所在。

  如果一个国家的福利支撑体系足够让民众不必为养老、疾病、子女教育、甚至呼吸的空气,进入口中的食物过分焦虑,更多的人不必选择负重前行的人生。

  感受着宋和良喜乐平安的生活,看着他们每天乐此不疲地给垃圾分类,听着宋讲述教友救助吸毒女孩的点滴,还有岩放弃更大利益选择云淡风轻生活的故事。曾经一度让我陷入混沌的加拿大逐渐清晰起来。

  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愿意依靠个体的力量对弱势群体无私救助,愿意身体力行地用垃圾分类这样的小事约束自己,如果一个国家,总有迎面走来的陌生人向你微笑致意,如果生活在这里的民众甘愿用商业利益换取生活质量,你会认为这个国度是无序的吗?无论政府如何更迭动荡,民间似乎已经自发形成了良好的运行机制。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他们温暖、守则、善意、豁达,这不是一个国度文明的最高境界吗?

  “喜乐平安”是所有人的梦想。

作者简介:陈晓颜, 媒体人,喜欢利用假期牵着孩子的手游走世界,同时,也在世界各地帮助孩子寻找优质教育资源,并亲自体验。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