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人邻居的故事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

作者:白杨

570e22b90bcb499fa756c981b87e4cc6.jpeg

  很多年前,我们曾经租住在温哥华一个四层楼公寓的一楼,那是一个木质结构外观半新不旧的楼房。我们住的单元带有一个连着小区花园的大阳台。我新开不久的公司就在街的对面,步行只需几分钟,非常方便。这也是我们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

  搬进去的那一天我们一直忙到晚上8点多钟才结束。那时候是夏天,是烧烤的旺季,天还没怎么黑,我们决定在那个大阳台上做烧烤牛排。刚烤到一半的时候,二楼传来一个老年西人女性的声音,她跟我说hello,问我是不是刚搬来的,说牛排真香啊,怎么这么晚才吃晚饭。我跟她说因为我们今天第一天刚搬过来忙到现在才有时间做饭。她又问我的烧烤机是不是用木炭的,说这个楼不允许使用木炭的烧烤机。我告诉她我的是用液化气,她就说很好很好然后和我再闲聊了几句就回到屋里去了。

  可能是因为是老式木质楼房,隔音不是非常好,晚上有时会听到很大声男女吵架的声音和楼上的脚步声,除此之外,住了几天一切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我在信箱里看到一封没有邮戳的信。信是楼上那个老年西人女性写的,意思是抱怨我的烤牛排蒜香味影响到她因为她不喜欢大蒜。信里说我们很晚做饭她就不说了,因为她不能阻止我们做饭,但她希望以后我们做饭尽量早一些,并且少放些蒜头。信的末尾又说她本来可以去管理处投诉我们的,但她不想那样做,她选择用写信的方式告诉我们。我太太看了信第一句话就说我们遇上传说中的恶邻了,就是天还没黑的时候做了一次烧烤,而且只放了一点点蒜粉,竟然收到这样的一封信。我也觉得这个邻居应该不是个省事的人,其实烤牛排的配方是一个西人朋友给的,是他妈妈传给他的配方,真的就只是放很少一点点蒜粉而已,这样她竟然能闻得出来,可能她平时做饭一点点蒜粉都不放。不管怎样,我们那时做生意很忙,后来根本没什么时间在家做饭,更别说烤牛排了。

  这样忙忙碌碌地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下午我和太太因为一份文件忘在家里了就回家去拿。我们刚刚脱鞋关门就听到有人敲门,我一开门就看到楼上那位女邻居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满脸怒气。我正在纳闷发生什么事了,她一开口就说:"你们刚刚在干什么了,那么吵?"我一看她来者不善,就也不想对她客气地说话了。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什么时候发生的,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她说大概十几二十几分钟之前,她听到我们在吵架,她肯定是我们,而且她晚上经常听到我们吵架,影响她睡觉,她七十多岁了,休息对她很重要,她住在这里已经15年了。我问她听到的是用英语吵架还是中文。她说应该是用英文。我告诉她吵架的人绝对不是我们,十几分钟之前我们没在家,而且我和太太平时都是用中文交流,太太不怎么会说英文,更别说用英文吵架了,她一定找错人了。太太也指了指她自己隆起的肚皮,用手比划一字一顿地告诉她,自己怀孕了,不喜欢吵架。那个女邻居一看我太太挺着那么大的肚子,很惊讶,说如果不是你们那是谁呢?我告诉她可能是她楼上的邻居或者是我旁边单元的人,因为我也经常听到有人吵架,这栋楼隔音不好,我们也觉得有点吵,但一想到公寓一般都不安静,如果想安静就干脆自己买独栋别墅好了,既然我们不能住别墅,就只能面对现实。我接着说我们晚上经常听到楼上小便的声音,很响,听得很清楚。她一听到这突然后退一步,满脸通红,连连摆手说不是我一定不是我,我晚上都不小便的。接下来她的态度明显友好多了,还和我们愉快地聊了起来。

14677.jpg

  我们注意到从那天晚上开始楼上的小便声音消失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经常憋着还是怎样,总之晚上她的单元很安静,连脚步声都基本听不到。

  后来我们还经常在小区碰到她,总是笑容满面地和我们开心地聊天。就算我们宝宝刚出生那段时间晚上总是哭闹,她也没有任何抱怨还跟我们说宝宝很乖晚上都不哭的。

  再后来我们买了独栋别墅,而她也在郊区买了一个mobile house.我们搬走之前她还过来跟我们道别,给宝宝送了一些玩具。虽然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但偶尔也会想起她来----一个曾经与我们交锋过的西人邻居。

(BCbay.com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bcbay.com/events/zw2017/

62
  • 最新评论
  • 游客

    新闻:[url=http://www.bcbay.com/life/immigration/2018/03/19/563935.html][color=#22229C]《一个西人邻居的故事》[/color][/url]的相关评论 很多白人老太太人不坏,但喜怒无常, 没法与之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