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机场拉警报如临大敌 原因让华人很不舒服…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灯塔综合报道:上周一(9月2日)在美国纽约的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本来繁忙而有序地如常运行着。忽然间,紧急警报被按响,随着人们大喊“疏散!”“疏散!”、“枪击”、“有枪手”……被吓坏的数百名旅客,也纷纷丢下了大包小包,拼命向着机场外慌忙奔逃,现场瞬间乱做一团。

Annotation 2019-09-08 184034.png

  可奇怪的是,警察调查后却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而就在昨天,随着当地官方、机场、航空公司以及媒体对此事的不断调查,令人震惊的真相终于被揭开:令机场陷入混乱的真正“导火索”,竟是两名华人被视为“恐怖分子”,而这一切居然是因为一家航空公司的员工对这两名华人的种族歧视而无端诬陷!

  美国媒体Buzzfeed一篇对此事的最新报道的标题这么写到:导致纽瓦克机场陷入混乱的,是种族主义。


  根据Buzzfeed的报道和对相关当事人的采访,基本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上周一在纽瓦克机场,始作俑者是一名阿拉斯加航空公司(Alaska Airlines)的女员工,她先是偏执地将一名来美国看望朋友、当时正准备搭乘一架阿拉斯加航空公司航班的加拿大华人,当成了“可疑人员”,不断地围着这位名叫Xue Han Han的游客“上下打量”。

  之后,这名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女员工,又开始纠缠旁边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Luo Chunyi,问他“紧不紧张”“害不害怕”。她还不断地向Luo靠近,导致Luo不得不后退了几步。


Luo Chunyi

  随后,她又对两人说“你们是否认识?为什么举动如此可疑?” 彼此间并不认识的两人对这样的提问感到莫名其妙,接着她继续盘问各式问题,像是“他们付你多少钱?有没有给你签证?你是不是赚很多钱?”

  这名神经兮兮的女子还进一步质问两人“为何表现得很可疑”,并在这些质问中使用了“亚洲人”一词。

  Luo和Xue感觉到他们已经被种族歧视了,不堪其扰的他们选择回避,想躲开她,站到其他旅客那里去。但这个女子却说,“我盯着你们,已经报警了。”


  女子随后走向登机口,大喊“疏散”“疏散”(Evacuate!)并按响警铃。事后曝光画面可见,警报响起后,数百名乘客陷入恐慌,丢下行李,尖叫飞奔逃离,以为有恐怖分子,现场一片狼藉。


  “我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了”,Xue在接受Buzzfeed采访时说到。他表示,在那个职员拉响警报并呼喊着“疏散”之后,现场的混乱程度是他“从未见过的疯狂场景”,因为数百名机场内的旅客为了逃命不仅互相绊倒在一起,而且还哭喊声连连。


  这一幕也得到了上周一报道了此事的《纽约时报》的证实。当时就在现场的美国体育记者David Lombardi也很快发了推特,他表示现场确实很混乱,他自己当时也被吓得躲在了椅子下面,因为他还以为是又有枪击案发生了。他称近段时间频繁的枪击案,让现在美国民众人人自危,担心持枪歹徒会随时随地的出现。


  目前美国因枪支问题,不少人在公众场合的神经已紧绷,《纽约时报》也在报道中承认,因为大规模枪击案在美国频发,尤其是上个月美国一连发生了多起严重的大规模枪击案,导致很多美国旅客一听到警报响起,就会格外惊恐,以为是又发生枪击案了……

  而Luo和Xue二人,当时也跟着人群跑出了机场。根据Buzzfeed的报道,Luo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起混乱和自己有关,而是因为听到有人高喊“有枪手”,所以就跟着跑了出去。


  直到警方出现,他直觉与之前的地勤人员有关,于是主动告知现场警察。警方随后询问两人为何员工认为他们相互认识,Xue表示除了他们都“长着一副东亚人的面孔”,他想不出其他理由了。同时,他也再次澄清他并不认识Luo。

  此时,那个神经兮兮的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职员也出现,她站在一处廊桥上高喊着“我们抓到这俩狗娘养的了”(原话为“motherfu*ker”)。这一幕也得到了其他一些旅客的印证。

  好在警方并没有像这个员工那么有病。警方盘问确认现场无危险后,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起误会,当场释放两人。

  机场也重新恢复了秩序,只不过两人的航班因为这起事件,被延误到了次日。


图为部分误点乘客的自拍,最左的是Xue和Luo两位华人。

  阿拉斯加航空在遭媒体爆料之前,始终未主动与两人联系。根据美国CBS新闻网的报道,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给出的解释是,那名女员工患有一种名为“双相型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的心理疾病,并且当天忘记服药。

  据悉,这种病在发病时会存在“受迫害妄想症”的情况。

  同时,也是因为她在精神上“有病”,不仅警方没有逮捕她,航空公司方面目前也没有开除她。


  最后无辜的Xue和Luo都对此航空公司的处理以及这名女员工无礼的态度感到愤怒。Xue表示“精神病”不是逃避“种族主义”问题的借口,他同时说,“我想到她还将在(机场)这个职位上工作,就感到无比不安和担忧。”Luo则说,“我很生气,这太可怕、太糟糕了。”

  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后来发表声明表示,“我们理解这起事件使乘客感到震惊和痛苦,为此我们深感抱歉,目前正在收集证人陈述,进行彻底调查,以了解事发经过及原因。”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