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温哥华,绽放在夏秋之间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菊花,与另外三季的春兰,夏荷,冬梅一样,是本季秋天的颜值担当。

  秋菊也常常与酒相关,于是就有文人骚客吟诗作画,菊花赋之类的场景。

  万菊丛中,有一种菊花,不是在秋天,甚至都不是在夏天,远在春天人们买花的时候,它就在了。

  看着觉得奇怪,这不是菊花吗。被它的特异吸引,花瓣大,而且还有四种鲜明的颜色,粉,白,红,,深红,在一起尤其漂亮,令人欢喜。

14B28C89-024A-482A-A374-0EE2401F6BCD.jpeg

  Cosmos,爱它们二十几年了。

  直译出来就是宇宙花,还有一个很东方的名字:波斯菊。看你喜欢。

  每年都买几株,可惜它们第二年是不发出来的,所以每年都要买。

  不仅人见人爱,连猫咪都喜欢。平时猫咪你给他照相的时候,不是走开,就是背过脸去,或者就从来不表情。唯有蹲在波斯菊旁边的时候他还就瞪出美丽的大眼睛:反正我喜欢这些漂亮的花,随你折腾吧。

  后来发现,在温哥华的一些人家的花园,这种波斯菊不像我种的是一些比较低矮的花,他们那里是一棵树,一两米高,而且显然是每年都开花,不用重新种的。

  艳羡之余,心想那一定是另一品种的波斯菊,也不知在哪里能买到。换过很多不同的花圃,买来的都是不高的,第二年也不再长出的那种。只好幻灭。

  朋友发来云南泸沽湖的照片,一眼看到的是波斯菊映在湖边,婀娜地摇曳。以前花园里那些就像是漂亮的小孩子,而这湖边的波斯菊,大地,水边的美人,带着仙气。

74C738D6-DB11-4A89-A938-3FF3EA4C92BD.jpeg

  或者峰林的夜晚,它们又像俏然的精灵,点缀着神秘的夜色。

43684E8F-EB4C-4F99-9BD8-A89D806442FE.jpeg

  显然它们都不是每年种的,也不是哪个人家里的一棵花树,而是在野地里自然生长。后来又看到各个地方都有天然明丽的波斯菊,甚至漫山遍野。

  原来这是自然的花。有了这种理论的认知之后,碰巧一个新邻居也种了很多这种花,第二年又全部发出来了,而且长得很高,就是我曾经那么艳羡的那种树。第三年发得更多,太挤,她便挖了一些给我。种到院子里,每一株都长出高高的一丛,于是我也终于有了宇宙花园。真不枉厚爱啊。

  为何以前总是比较矮的波斯菊,而且第二年不长。因为他们是温室里的花朵,在避风遮雨的环境里,小心翼翼地培养,施予很多肥料,会长的比较大个,看起来很不错,但一凋谢之后就没了,生命很脆弱,第二年也不会发出来。

3335EC87-EA3C-4B0D-87A6-E50F15642C71.jpeg

  而自然生长的宇宙花,它们的种子掉在土里,风吹雨打,特别经过严冬霜雪的煎熬后,顽强地生长出来,具有极其强盛的生命力,所以会长得很高,像一棵树。

3E0CAD95-ACA1-4244-A801-F560569FE1EF.jpeg

  如此,就像人一样,人也像树一样。同一个宇宙,同一个创造。

  一不小心,好像名字的选择也豁然开朗了:温室里栽培有雕琢美的可称其波斯菊;山中,湖泊自然美的为宇宙花。

  宇宙花/波斯菊的花语是爱之花,常用来诠释爱最深的情感。情人节贺卡上常常会用这种花,意思:“与我同行,手牵着手。” “看哪,生活真的如此美好。”

  连爱它的,也都爱得执着。

  与花和花语一起,虽然已经是秋季,温哥华依然温暖地,绽放在阳光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