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温哥华:蓝莓才是水果界的灵魂歌手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蓝莓,杜鹃花科果实底部有个星型叶子的小果子,在英国清教徒坐五月花号第一次登上新大陆美国由于长期缺水果病倒时救活了他们。

  它们在亚洲很稀罕,只在大超市有很小盒出售。就连隔壁南边同是西海岸的洛杉矶,也是只有很少小包装的蓝莓。而这里,是一小箱一小箱卖的。

  温哥华盛产蓝莓。

  每到七月,蓝莓就出现在各家各户的夏季日程表中,大家纷纷加入以它为主题的各种活动。

  采蓝莓可以是一次大型的集体活动。

  各处蓝莓地旁边往往也都有风景极佳的优胜美地,这是温哥华特点。

  一次采蓝莓的行程从温哥华近郊的一个鸟类自然保护区开始。

  很大的一片,有湿地,池塘,树林,野花野草野果,构成一个自然的鸟类天堂。鸟们在池塘浅游,树上采果,最有趣的是散步道,与游人一起。很明显,人是不速之客。

1A72CB52-D6E6-4D82-A0F1-1358ABD965EA.jpeg

  鸟世界做客一番后来到蓝莓地。

  广阔无边的地里,在正午的太阳下,蓝色小果闪亮发光。

  全副武装的大队人马各自选好一块暂时自留地,开始劳动。

  采集者通常分为三类。

  追求艺术,完美型。他们只采撷每枝中最大,最漂亮的那一颗。不辞劳苦,四周奔走良久才采得到一定数量。

  第二种贪吃型。一边采,一边吃。果农说过可以品尝,不意味可以大吃。另一方面,也许就把农药都直接吃下去了。

  还有最实在的劳作型。他们像一个熟练的果园采集者,手到擒来,篮中果实又大又好又快,一下就满了。

  无论哪种类型,统一的结果是在暴晒下体验“除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痛苦,并且快乐着。

008DE05B-2ACE-4D02-A8E1-C15C82A1A589.jpeg

  摘蓝莓也可以是一次私人体验。

  朋友爆料一个私房的采蓝莓处,而且有机。

  私地在一条普通大街,外观也是普通民宅,门口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蓝莓。

  访客一般按了铃声,出来一位西人长者。想起朋友的介绍:年老的夫妇无力采摘,就让人们自助。

  走到后院才吃惊看到,好大一片蓝莓地啊,而且不像普通的是矮树,这里的全部高过人头,近两米。

  大约先前,房东只是比较喜欢吃蓝莓吧,没想到如此丰硕,几十年后更加不可收拾,只好叫人来摘了。

  我们先到林中转了一圈,视察一番后,才开始兴奋地采蓝莓。

  挑了自己喜欢的树,开始离得还比较近,时不时聊几句。后来都聚精会神,渐行渐远,良久才叫一声,确保对方还在。

  因为树高,又是下午才去,没有烈日,在树的阴凉下,和风,鸟鸣中,悠然地摘果子。

  采蓝莓的私人事件就这样提升到了浪漫的二人世界层次 ——仿佛伊甸园的劳作。

  如此便有些流连忘返,一直采到黄昏。

  大家都采到了,如何吃呢。

  蓝莓不是一个一个,一把一把,于我,是一碗一碗地吃。

  此物含糖分高。血糖高的朋友在吃的前后要量一下血糖,以免控制。

74D4C198-7079-46D7-B069-17A419F0041C.jpeg

  一次独自一人在家,又是晚上,吃下一大碗蓝莓,心情顿时觉得有点蓝 ——忧郁。从此挑白天,阳光下吃。

  用破壁机,将蓝莓与其它水果混在一起打汁,也是非常好的夏日饮料。

  勤力采撷太多蓝莓的,冰冻后随时都可以用。

  这样子一整年,都有蓝莓相伴。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