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漏油 | 人在温哥华,不会开车也没啥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朋友格兰特电话里说,他的朋友有文件叫帮忙翻译一下,过来接我。“她来我家或者我去那里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劳烦你呢。” “因为你俩都不开车,我中介。”

  我不开车不奇怪,新移民。

  到了她市中心的公寓,很高层。书房半圆型,全是玻璃,人像吊在空中。这对有恐高症的非常挑战,只敢目不斜视地盯着文件。

  眼前这一位,邻省阿尔伯塔出生的第二代华裔,30好几看起来像20出头的人。以前做演员,洗手间里放的都是一些广告上没听说过的护肤品,我便问她,原来是皮肤专家推荐的。还有,九十年代初就与中国做贸易的人并不多。

  这样一个前卫,新潮的人为什么不会开车呢。

  格兰特把他一个教车的朋友介绍过来,不便推辞就学了。才第二次就让上高速,手发抖,他还在旁边追逼:“80,80!” 更是令人胆战心惊。这件事情实在做不来,便放弃了。

  成为好友的X主动提出要教车,好的。

  夜晚,在一个购物商场关门后大的停车场。这位不疯魔不成活的音乐人文青一上车就说“我总是分不清油门和闸,容易混淆。” —— 这不是学车的致命伤吗,造成极大的心理障碍,大约也是我至今都不会的原因吧。然后他又说我在萨斯卡通省考车考了六次(小城市,人烟稀少,考车容易,通常一次过),以及“有次开车去美国,开到田里去了。”(从温哥华开车去美国都是直线,很容易的。)

  哈哈大笑的结果就是不可能学会开车。

  夜色渐深,发现车场边坐着一个人正在吃饭。他说你看这哥们儿,肯定是餐馆打工刚下班,孤独一人,家很可能就是一个合租的上下铺位,还不如对着月亮。

  他能说出这些,毕竟也是经历过的。而我,也是一个有着种种困难的新移民。

  同在一个冷冷的月色下。

  许多年以后想起这些,竟是一种浪漫的回忆。

  他回流成了大亨,我仍在温哥华的天空下,上帝的恩典中。那个吃盒饭的男子,愿你安康富足。

  闺蜜移民很久后有天兴致勃勃地说她要学开车了,还颇有心得的分享“这个活就是要胆大心细。” 原来如此,胆小心粗者只能望而生畏。实践,再加上这样强大的理论支撑,学车的事情就这样完全过去了。

8A177339-7977-41CD-9476-CAB8D5496346.jpeg

  20几年,没有太多不便,因为温哥华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具有北美最方便,优质的公交系统。

  环保的提倡,许多人他们不开车,骑自行车或者走路或者就是公交系统上班。这样减去许多污染。雾霾,最大的原因不就是废气吗。

  努力再努力然后回归的其中一个版本是:我骑着自行车行走在田间。蓦然回首,发现儿时的伙伴,他们去到大城市,飞黄腾达,到最后的心愿也是骑着自行车行走在乡间,那我还努力干嘛。

7873EA04-EE21-4110-A1CC-3005314D3A68.jpeg

  物质生活丰富,返朴归真,极简主义的今天,车就是一个代步,如同以前的自行车(其实在西人眼里早就如此),没必要上纲上线,成为一个人价值的表征。

  这两天奔驰也开始漏油了。车,我们从艳羡到拥有到炫耀到攀比到乐此不疲,大约是羡慕嫉妒恨使得此事轩然大波,一片哗然,可以热闹好几天。

  共享车,优步,还有即将到来的自动驾驶,都是为了更自然的环境,更简单的生活。

  真没想到,许多年的尴尬,不会开车的难言之隐,似乎也可以成为一种正能量了。

6
  • 最新评论
  • 游客

    我今年的任务是 必须学会开车!

  • 游客

    新闻:[url=http://www.bcbay.com/life/immigration/2019/04/19/633433.html][color=#22229C]《奔驰漏油 | 人在温哥华,不会开车也没啥》[/color][/url]的相关评论 唉,开车可以开阔视野,到很远的地方去,博主太容易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