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太干净带来的麻烦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90年代第一次回国,那时某一线城市的水里,还有一种小红丝的虫,是否沙虫?当然肚子会有好几天的反应。

  在温哥华住得更久,直到这种“住在干净地方”的庆幸带来了负面的结果。

  从洛杉矶开车到拉斯维加斯,渐进维城,在一中西自助餐厅停下,吃过午餐到达维加斯的酒店,肚子开始绞痛  ——中饭不是太干净的结果。导致两天的行程都是在房间绞痛吃药间渡过,躺在那里看同行们大峡谷的恣意绽放。

  就在那一年,朋友们约去非洲。想到上面经历,再思非洲那种地方食物的洁净程度,只能望着大象兴叹了。

  又一年,就连夏威夷的cheesecake factory芝乐坊餐厅也不像洛杉矶或者西雅图的那么干净,被折腾得够呛 —— 更令人负面。

webwxgetmsgimg (1).jpg

  那么,你还能去哪里。

  自然首选洁净地。

  世外一般的冰岛,雅静的北欧,心旷神怡。热闹繁华的西欧也还好。

  坐火车从柏林到布拉格,从西欧到东欧。车里也干净,下车坐地铁,刚好是一个周末的高峰期,人挨人的拥挤场面。事实是,到达住地的晚上就感冒了,在夏天。

  春节最具年味的地方当然是祖国,每年都回那里过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春节能落在周末就已经很高兴了,否则就是下完班,出去吃个饭,没有气氛。

  这两年闲,直奔热闹过年地。

  保姆过年要回乡下,放假两周。

  一日我去市场买菜。

  渐进农贸地,必须经过一家狗肉店,气味扑鼻,门口一只光的正在被烤着。我顿时崩溃了,那个场景至今浮现在脑海仍是惊悚。

  这个一击导致免疫系统功能直线下降。走进混乱的市场,买到现杀的鸡鸭,挑选游水的鱼。把这些带血的东西放进推车,然后再买上各种需要的蔬菜水果。市场路很滑,东西翻了一地,在泥泞的地上又把他们通通捡进推车里。一路狂奔,快到家时,车轮坏了。十几年没坏,我用一次就完了。唉。

  回到家里觉得喉咙不适,咳嗽,吃完咳嗽药头剧痛,连忙倒床,这是快过年的那天。所以年三十和正月初一均睡在床上,发烧头疼,腾云驾雾。

  午夜新年的钟声敲响,是被外面震天的烟花和鞭炮声从迷糊中惊醒,虽然到处都说今年过年不准放炮。喧嚣声持续了整整半小时,我连起来去窗外看的力气也没有,只能想象去年同样的情景,从声音听出今年更火爆,热烈。但愿它们带给这个城市的人民幸福。

  严谨爱我的父亲很认真地说:你这次感冒就是因为头一天衣服穿得太少了。“老爸,那天近二十度,而且我还穿了一件毛衣耶。”我不敢讲是因为在脏乱的市场染了细菌,那样得到的回答只有两个字——矫情,出国多年的不得已的通病。

  直到从温哥华毕业后回国工作的侄儿回家过年,看到我重感冒的症状中说了一句“我回来的头半年,每个月都感冒一次,还特严重。”

  元宵节也是在咳嗽声中听外面的烟火和灯。

  就这样,过了一个与感受浓年味儿和吃重口味香辣年货无关的春节。

webwxgetmsgimg.jpg

  一个曾经下过乡的朋友,知识青年到近乎沙漠的地方受教育。水很珍贵,见到一滩水洼,里边是有马粪的,也必须喝。从此,他养成一个坚强的胃,吃什么都不会闹肚子。

  与此相反,加拿大的白人儿童在干净的温室里长大,很容易过敏。吃花生或者别的坚果严重到甚至有生命危险,很不好理解。(连坚果都不能吃,人生的乐趣.. )于是食物中必须严格标明“可能有坚果”。在温哥华住久了就好理解了。

  就是这个理。

  所以,也不必太羡慕温哥华的好山好水好干净。

蓉逸:写作多年,散文,随笔及诗歌;文章多见于北美报刊,《一样的天空》,《影音人生》专栏作者。我可以采集什么呢?至多是美,还有如必需品一样的爱。

1
  • 最新评论
  • 游客

    有头无尾,不知所云

  • 游客

    矫情

  • 游客

    新闻:[url=http://www.bcbay.com/life/immigration/2019/03/01/625575.html][color=#22229C]《温哥华太干净带来的麻烦》[/color][/url]的相关评论 不会去超市买菜吗?家里有保姆还舍不得那几个钱一定要去农贸市场买吗?